第十四章,见紫檬
闻欢凉2020-06-03 14:403,787

  “长平郡主……长平公主,还是不太好吗?”

  “嗯。她还是不吃东西,看见吃的就想吐。”

  微微皱了眉,看着两个人交握的手想了一会,“明天,能让我去见见她吗?”

  “你想见她?”

  “我去劝劝她吧。”

  苏淮生满脸纠结,“她对你一向不好,上次刚醒估计还是迷迷糊糊的。现在不一样了,这么个情况,我害怕真的闹起来,你会受委屈。”

  “不会的。”赵苏语晃着他的手,“我不见她。你放心好了。”

  “你不见她怎么劝她?”

  “山人自有妙计。”满脸狡黠。

  苏淮生勾了勾她的鼻子,“好,明天我带你一起进宫。”

  第二天赵苏语到了惜洛阁,按她所说没有去见洛长平。只是去找了和赵苏语一样,缠绵病榻的紫檬。

  皇后的特殊关照,紫檬身边也有两个丫鬟伺候着。比起洛长平的激烈反应,她倒是好点。只是脸色惨白不见血色,药也喝饭也吃,只是吃的少一点。

  看到赵苏语小脸上一如既往的是戒备,赵苏语随手拉了个凳子坐下,“你和青柠关系很好吧。”

  “关你什么事。”

  “是,不关我什么事。可惜了你家公主,日日为了此事发愁。”

  “郡主怎么了?”洛长平的情况,皇上下了禁令,任何人都不得私下讨论。当然,苏淮生和赵苏语是个例外。

  “哦,你不知道啊。那算了。”作势要走,果然见到紫檬紧张的就要爬起来,伸手去拽她。这下是放心了,看来这个紫檬还算是个忠心的。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今天就做一次善事吧。你家郡主这段时间一直躺在床上呢,除了喝药什么都吃不下,端过去就开始吐,还天天看着床幔哭。”后面一句是赵苏语加的,她不知道洛长平哭不哭,只是夸大一点总没有坏处。

  看到紫檬一脸担心,摆摆手,“善事做完了,我走了。”

  出去和苏淮生站在一起,没等多久就见到紫檬被两个丫鬟架着往洛长平的房间走。赵苏语冲苏淮生眨眨眼,拉着他悄咪咪的跟在后面。

  两个丫鬟守在门口,看见他们俩就要行礼,苏淮生连忙拦着,挥挥手让她们下去。

  站在门口,听着里面两个女声的狼哭鬼嚎。哭够了哭累了,苏淮生才端着一碗青菜粥进去,放下就走。

  碗再端出来,就剩半碗了。苏淮生大喜,总算松了一口气。

  “别给她上肉食,一点肉星都不要看见。”赵苏语在厨房吩咐完,就和苏淮生一起出宫了。

  “苏苏你可真是我的宝贝,还是你有办法。”

  宝贝被他说的脸红了,“没。只是你们都太关心她了,关心则乱。”

  “哎。不管怎么说,谢谢你苏苏。”

  赵苏语笑笑,“不客气。”

  “呵。”苏淮生也笑了,又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有你真好。”

  成功看见她的脸爆红,两个人这会都不说话了,安静的往回走。

  洛长平看到紫檬,瞬间眼泪就下来了。两个女人散着头发,抱着大哭起来。

  哭着哭着,紫檬去倒了水,一起打着哭嗝喝完,又继续抱着哭。

  哭累了哭不下去,紫檬红肿着眼,端着那碗粥,喂到洛长平嘴边。

  洛长平不想吃,紫檬就举着手,瞪着眼看着她。

  推来推去她都紧端着不松手,实在拗不过她,洛长平吃了。

  一口气吃了半碗,紫檬的欣喜肉眼可见。把碗送出去就回来陪着她,洛长平往里面挪挪,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紫檬上来。

  紫檬诧异的看着她,摇着头表示不行。洛长平也不说话,像刚刚紫檬那样,盯着她,手就放在边上。

  站了一会左右为难,最终紫檬还是脱了衣服进了被窝。一进去洛长平就贴过来,抱着她的手臂。

  折腾这么久都累了,紫檬原本有很多话想和洛长平说,结果没一会就闭着眼睡着了。洛长平听着她轻轻的鼾声,眼泪没入发根,也闭上了眼睛。

  洛长平吃了东西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冯葶婉和简崇逸的耳朵里。

  简崇逸放下在纸上染了个大黑圆的毛笔,挥挥手让暗卫下去,又喊来了小余子,“长公主府修建的怎么样了?”

  “回皇上,监工来话说,快了。”

  “行。让他们再加快速度,最晚明天给我建好。赏金翻三倍。”

  “诺。”看样子还得多喊点人,不吃不喝不睡觉的建啊。

  “建好之后让,皇后娘娘去。国库里的东西随便拿,把她的府邸给我装的漂漂亮亮的。”

  “诺。”赏了那么多东西,还拿。国库不是无底洞,都快空了啊。

  “先这样,你下去吧。”

  “诺。”

  冯葶婉听见这个消息立马就想往惜洛阁跑,报信的小丫鬟说长公主睡着了,她才息了心思。问了来龙去脉,知道是赵苏语在背后出的力,摇摇头,真是冤孽啊。

  想了想,还是让人从自己的小库房里挑了些东西赏给她,她没出面看样子就是不想揽事,估计也知道长平不待见她。赏点东西,这事就算过去了吧。

  冯葶婉在自己宫里走来走去,还是兴奋的不行。晚膳一下子用了两碗,成功积食了。被冯嬷嬷扶着,去御花园晃了一个时辰,才放她回去休息。

  洛长平睁开眼,看着帘帐有点呆。她穿过来之后睡眠质量就不好,老做梦,这段时间更加厉害,几乎是整宿整宿不闭眼。今个儿倒是难得,一觉睡到自然醒。

  旁边的位置已经空了,紫檬应该是起床了。正想着她呢,她就进来了,手上端着药,“郡主您醒了。喝药吧。”

  “好。”被她扶起来,闻着那气味就不想喝,整张脸皱到了一起,“好苦啊紫檬。”

  “哈哈我就知道。”紫檬从袖子里掏出个荷包,神气的拿出了几块麦芽糖,在她面前晃,“郡主吃一块、喝一口好不好?”

  “好吧。”咬着牙喝完,麦芽糖也被她吃完了。

  “郡主真棒。那我们吃饭吧。”其他人已经在布膳了。自从洛长平生病,小厨房做的东西都是直接送到她房里。

  “你吃了吗?”

  “还没有,等郡主吃完我再吃。”

  洛长平拽住她,“我们一起吃。”

  “不行郡主,这样不和礼数。”

  “没那么多事。”接过她手上的碗,自己喂自己吃,边吃边含糊不清的喊,“你快点,快吃。”

  紫檬眼眶微红,“诺。”端着碗看着她,陪着她一口一口的吃。

  洛长平的状态肉眼可见的好起来,比起之前那几天现在可是好的不行。皇上和皇后的心情也好起来,宫里环绕的乌云总算是淡了些。

  她整日就拉着紫檬陪在她身边,一步都不让离,睡觉都要一起睡。虽然不合礼数,但也没人敢说她什么。

  又到了每日中午的消化环节。在自己的小院子里,从这头走到那头。有些喘了,摆摆手表示结束。拉着紫檬在石凳上躺下晒太阳。

  “洛长平。”有两天没来的冯葶婉咋咋乎乎的跑进来,“你快点感谢我。”

  “嗯?”

  “你都不知道,你的府邸被我装的有多好看。我都想搬到你那里去住了。”

  “我的府邸?”

  “对啊你的公主府邸。”冯葶婉端了一碗茶一口喝完,半点没有皇后的样子。

  洛长平点头,“所以,我能搬出宫了吗?”

  “咳咳。”冯葶婉被呛到了,咳了半天。

  “能。”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洛长平脸上的丁点笑意瞬间就消失了。

  冯葶婉感觉到气氛不对,小口小口的喝着水坐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能出宫了。公主府邸建好了。具体的位置皇后知道,让她送你。”

  “多谢皇上。”

  简崇逸站了半天,没再说什么。洛长平悠闲的闭着眼睛晒太阳。

  看起来是一派祥和,实际上诡异的让冯葶婉和紫檬瑟瑟发抖。当机立断的站起来,拉着紫檬就走,“我饿了。你陪我去小厨房端两盘糕点吃。”

  洛长平想拦,紫檬不能走。冯葶婉没等她开口,嚷嚷道:“把你的小丫头借我一会还不行。放心不会出事,出事我把自己赔给你还不行吗。”

  洛长平闭嘴了。冯葶婉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好歹是在惜洛阁,都是自己人,冯葶婉也毕竟是皇后。简崇逸一副阴沉样子,让她们继续留在这也是为难人。

  “长平,对不起。”洛长平还是闭着眼睛,眼皮子都没动一下。对不起?简崇逸,你到底说了多少遍对不起。

  “我知道,你很生气,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但是,这句抱歉是我欠你的。我欠你的太多了。”

  洛长平敏锐的感觉到他话里有话,仿佛不只是单指青柠这件事。但她懒得管,什么都好,还是不吭声。

  “你放心,我不会再纠缠你了。你要是需要什么,就说一声。不想和我说,告诉冯葶婉也行。”

  简崇逸像是在自言自语。洛长平不理他,他也不恼。“你要是想走,就和冯葶婉说一声。”

  说完了看着阳光下,洛长平白到反光的小脸,简崇逸很想冲上去,抱住她。狠狠的,抱住她。手指动了动,最终还是一脸颓然的走了。

  洛长平睁开眼,“来人,去请皇后娘娘。”

  冯葶婉被人三催四请的带到洛长平房里,满嘴油光。紫檬也一样,跟在她后面。

  洛长平看到她的样子笑了笑,递了张帕子给紫檬,“去,有什么东西收拾一下,我们可以走了。”

  “诺。”紫檬不好意思的笑笑,擦干了嘴就去收拾衣服。

  冯葶婉摆着一张脸对着洛长平,洛长平好笑,从柜子里又抽了一条帕子出来,“快擦了吧。都是做皇后的人了。”

  冯葶婉这才开心了点,挑挑眉,“你要出宫?现在吗?”

  “嗯。你不是说府邸装好了吗。不过不是现在,我还有点事要去做。”

  “皇上同意了?”

  “他说随我。”

  “……行吧。”冯葶婉也说不上来自己是高兴还是失落,扯了自己腰上的玉佩挂到她的衣服上,“这个呢可以让你随意出入皇宫,可以经常来找我啦。你还有啥事要做?”

  “公主是什么级别?比起昭仪哪个更厉害?”

  “你问这个干吗?”冯葶婉望向她眼底的深色,握住她的手,被冰的一抖,“除了皇上,太后娘娘,其他人你都不必害怕得罪。”

  “好。”洛长平声音不高不低,“你帮我个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月光的米虫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