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全是男丁
西风独酔2020-05-24 08:152,330

  赵立看得目瞪口呆,何炎焱推了他一把:“你先走!”

  走在最后的何炎焱发现,每走一步,石阶就会隐去一个,等他完全站在木屋前面,后面的梯路已经完全消失,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造出来的这个路。

  不容多想,云婆婆已经从木屋门口移到何炎焱眼前,他没被吓到,身边的赵立倒是被吓得不轻,这老婆子用的是瞬移?这武功难道不是在电视剧里才有?

  “小娃儿!多年不见,长结实了。”云婆婆的拐杖在何炎焱和赵立的肩膀各自敲了两下。

  “云婆婆!多亏有吉水寨,否则我们这一帮人不知道要被被雨水冲到哪里去。”何炎焱陪着笑脸表示感谢。

  “不说那个,听吉吉说你们找到救水冬的方法了,是这样吗?”云婆婆将话题拉到她感兴趣的本体上。

  “是赵立找到的方法,他家世代中医,这些病应该难不倒他,不过您这儿寨里的药材不知道全不全?”

  何炎焱指指赵立,赵立立即接下话:“是的,我们需要的药材有活物,所以……”

  “进屋来说。”云婆婆转身就往木屋走。

  又被打断话头的赵立,心里跑过无数只老鼠,拥拥堵堵,吵闹无比,但是,作为一个世代医馆的传人,风骨还是有的,他点点头看向何炎焱。

  何炎焱知道赵立看自己的意思,抿嘴偷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赵立张着嘴巴楞了一下,安心吞下后面的话,跟在云婆婆的身后慢慢往木屋门走去。

  走进去才发现,木屋的格局跟下面寨子里的木屋差不多,都是看着小空间大,并且都有暗门,推开暗门后,都能到另一个地方。

  屋内有不少人,不过他们的脸部表情都很木讷,目光都集中在云婆婆的脸上。

  赵立在屋内仔细看了一圈,发现好几道暗门。

  心中暗想,整那么多暗格,是怕仇家追杀吗?

  这些人隐世在此,八成是这一辈子都用来制造机关和暗道了,难道是前朝余孽?

  哈哈哈!想到这儿心中忽然一阵激荡,居然没控制好表情,让云婆看出他在笑。

  “小赵娃儿!你有什么喜事?”云婆婆显然是不太高兴,气势也比刚才强了一个格子。

  “不是不是,我只是很开心在这里能遇上棘手的病情,而且这个病将由我来主治,要知道这个病我只在太爷爷的手记中见过,并未亲手医治过,想来有些兴奋,失态了!抱歉。”

  赵立被强大的气场压制,立即收起胡思乱想,施礼正色回话。

  “你说说所需药材,我们好做准备。”云婆婆没有计较赵立话中真假。

  “其实药不多,只是需要药水与针同下,所以才需要先准备药材。”

  赵立再次施礼,医仙附体,声音也变得飘忽:“药材需要狼尾、狐眼、童狗鞭,牛泪、羊须、马尿,配上石青草,山茄子、乌头和马钱子,最后加入兔血熬制而成的汤药一锅。”

  “此药三碗内服,剩余的都用来浸泡,我算了一下他发病的时间,所以今晚十点前必须汤药熬成,过了那个时间,就回天无力了。”

  赵立说完做了一个停顿,然后才再次开口:“这些药对于云婆婆来说应该不难找齐。”

  “嗯……”云婆婆听完就保持了一分多钟的后鼻音,然后就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有人都盯着她看,她也不着急,一边思考一边用拐棍在地上轻轻地杵。

  大约又过了三分钟,她睁开眼睛说:“石青草,山茄子、乌头和马钱子我有,但是这狼尾马尿的就不好弄了,马尿?我这山里到哪儿去找马?”

  “也是!就算山下现在找马也没那么容易,何况这还是在山里,更何况我们平时几乎不与山外有联系,这可如何是好?”刚才站在云婆身后的三人之一,说了一委婉的、找不到马尿的原因。

  “恩……”赵立也学云婆婆,发出一个长长的后鼻音。

  “赵立!没有别的替代品吗?我知道你们中医有许多药是可以置换的。”何炎焱看看时间,又过去一小时了,再晚怕是准备不完这些药,就算准备好了估计人也救不回来。

  “置换是可以的,不过药效会不会差点意思,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这个病我只是在爷爷手记上见过,并没亲自实施过治疗过程。”赵立有点为难,“万一……”

  “小赵娃儿!你且试试试换一下,能治我老云婆定会好生谢你,治不好我们也不怪你,他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云婆婆很明事理的样子,忽然又诡森森地问,“还有多久活头?”

  “啊?”赵立楞了一下,吉吉在边上顶顶他,小声说是水叔叔的大限还有多少。

  “哦哦!病人过了今晚,应该还能有几个小时吧,死撑活挨吧,挨过那些脏器坏死的过程,就该上路了。”赵立摇摇头,慢慢说出。

  “那就请小赵娃儿换一下药,死马当活马医吧。”云婆婆笃定地说。

  “好!那就用猪尿混合雷公藤,置换马尿。”赵立也跺跺脚狠狠心,说出了置换的药名。

  “那配方量呢?”云婆婆又问。

  “这里。”赵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写明了每样药的计量,“根据泡澡桶的计量,药需要准备二十份。”

  “听见没?立即去办!野猪尿就行。”云婆婆沉声发号施令。

  云婆婆的声音完全不像是一个垂暮老者该有的,何炎焱听得心头一震,余光瞥了一眼老云婆婆,确认是她无误,这才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看吉吉。

  “吉吉!赶紧去准备,我们也回去做好施针准备,再准备一个大木桶到时候药水全部倒进桶里,然后找两个人把病人固定在桶里就行。”

  “老何说的对!”赵立竖起大拇指。

  一群人哄一下离开了云婆婆的木屋。

  再次走在云梯上,赵立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担心,他脑子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旋转,不说出来难受,说出来吧又觉不妥,奇奇怪怪看了何炎焱好几次。

  跳下云梯后,吉吉走远,何炎焱回手给了赵立一巴掌,不悦地说:“老赵!有话就说,鬼畜畜的干啥呢?”

  “老何!我忽然发现,所到之处,所见之人,除开老云婆剩下的都是男丁。”赵立这才小声提问。

  “往水冬的吊脚楼走。”何炎焱推着赵立往那边走。

  “你咋不说话?”走了几步,赵立发现何炎焱并未回话。

  “你这问题我见到木木的时候就想过了。”

  “我也是那时候心头咯噔一下,一个念头冒出来。”赵立附议,“你没看见屋内的人也都是男丁,只是年纪不同罢了。”

  “对哈。”何炎焱带着马虎眼,他其实是不想在寨里逗留太久,躲过山洪万一躲不过人祸,那还不如被山洪冲走。

  “对个锤子啊?”赵立翻着白眼,“你说这寨子里的女人都去哪里了?没有女人哪里来的孩子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险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险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