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一碗药
西风独酔2020-09-10 15:331,596

  “哎~”

  何炎焱一下明白过来,拍着大腿说遭了。

  高维最怕何炎焱这厮说遭了,这货一发疯,能咬人。

  “下午那只舍尿救赵立的小狗狗,可能要惨遭毒手,不行,我要去看看。”何炎焱说完就起身。

  “你坐下吧大侠!对于吉水寨来说,一只小奶狗重要,还是一个人命重要?”赵立和高维又使出在锦荣村的那一套,两人同时按住何炎焱。

  “都重要好吧?”何炎焱调门抬高,表示自己的不满,还骂上了高维的祖上好几代人。

  赵立也不知道该不该笑,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只好生生憋着笑。

  “别按了,我不去还不行吗?”何炎焱不在挣扎,一口气叹得,好像丢了一丝魂。

  “其实只是要丁丁,不会丢命的,我跟吉吉说一下,这里那么多药,随便抹抹就好了,猪皮狗骨的,好得快呢!放心吧。”

  赵立安抚何炎焱,其实也在安抚自己,算是给一条小生命一个交代吧。

  “其实你想想,狐狸不是更可怜?要的是眼珠。”高维看了一眼赵立刚才记录的那张纸,咂咂嘴说,“老赵!你说你这都是什么药?一味一味药的名字看着就头晕,后面更好配的都是毒草,你这是想干嘛?”

  “去你的,以毒攻毒懂不懂?这都是我太爷爷留下的秘密宝贝,老实说,当今世上的医者,能有他那书中记载一半能力,我家医馆的生意也不会好成那样,都开设了旅馆和茶楼业务了,想想多可怕。”

  赵立来了一个医者父母心,一张苦瓜脸讲解医馆的事情,听得何炎焱和高维只想将鞋子脱下糊在他嘴上。

  聊的正嗨,外面传来好多人说话的声音,三人立即开始收拾屋子里的桌凳,腾出地方给他们放木桶。

  推开里间的门,水冬已经不会说话了。

  想起下午还跟他们打招呼,现在却连张嘴都没有力气了,何炎焱也是一阵心疼,人的生命脆弱起来,真是一根稻草都能碾碎。

  “药材都准备齐了吗?”何炎焱趴窗户口看下面的来的人,刚好看见瓦瓦抱着小黄狗,边上下午见过的小男孩,正在哭鼻子。

  哎!他心中一阵悲叹,瓦瓦怀里抱着的正是舍尿救赵立的小黄黄。

  不敢多看一眼,背对着窗户站好,两人正在把木桶往里间抬。

  一群人排好队,依次进入,再依次出去。

  木桶里很快放了一大半的汤药。

  刺鼻的味道让人忍不住心中阵阵翻涌,刚才有的一点点饥饿感已经消失干净。

  这些药配合在一起,难闻就对了。

  “赵医生!这是内服的药,是现在喝还是什么时候喝?”木木端着一个小锅走过来。

  “放着吧!”赵立努努嘴,“待会儿将他衣物除去,抬进木桶,泡上二十分钟让血液循环速度上来后,再说。”

  “好的。”木木放下药,又问,“赵医生!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你留下两个人,一边一个扶住水冬就行,不要让他滑进水里就行。”赵立看看时间,还不到九点半,这些人的办事效率还真高,只是,这狐眼究竟是怎么弄到的?

  不给他时间细想,木木已经喊来四个人,垂着手等赵立发话。

  “动作迅速,让水冬进药桶。”赵立大声说。

  四个人并未去脱水冬的衣服,直接拿剪刀剪坏衣服,三分钟就脱完,直接抬着他进桶。

  因为太过虚弱,水冬根本无法在水中坐着,他们只能一人一边拉着他的肩膀,控制他不会滑下去。

  时间一点一点流失,屋内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都憋着一口气,生怕一开口就会比别人吸进更多的药味。

  五分钟过后,水冬的脑袋上开始冒气。

  拉肩膀的两个人也累得直冒汗,木木说:“你们换一下吧,一人两三分钟不累。”

  轮换两次后,水冬的眼皮子开始微微抖动,一直默不作声冷冷观察的赵立面露喜色:“有效果了。”

  “还不到二十分钟,效果不错。”何炎焱看看时间,开心地说。

  “你们扶稳了,我要开始行针,待会儿无论他如何叫喊,都必须保证他全身浸泡在药水里,听见没?”赵立沉声问道。

  “明白。”

  随后赵立取出银针,摊开后放在桌子上,崇取出一根后,在刚才内服的那锅药里沾了一下,严肃地看着大家,伸出三指在水冬的脑袋上探穴。

  找到位置后,一根针直接刺入,水冬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我去!施针我见多了,没见过这么喊的,再说,刚才都要没气了,这会儿怎么这么能喊?”高维小声嘀咕。

  等眉心一根针刺入后,水冬的脑袋上插满了银针,赵立抹去脸上的汗,看了一眼木木:“给他喝药,第一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险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险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