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喝尿
西风独酔2020-09-10 15:332,881

  何炎焱一脸认真地打着马虎眼,其实他赵立不缺,可是老高惹上的麻烦还真缺,他们去鄱阳湖就为钱而去的,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一阵悲凉在心头游荡,确实是这次出来要是再没有收获,老高可就惨了。

  “没骗我?”赵立盯着何炎焱的眼睛问。

  “当然没骗你!”何炎焱其实是不想拉赵立下水。

  “且信你。”赵立看看时间,感叹道,“这山中一时山外一日啊!”

  “P!”何炎焱一盆冷水直接浇上。

  “你这人一点情趣没有。”赵立翻着白眼踱步到院里,站在古树下看天。

  毛毛雨都不算,只能算是有点雾面水感,湿润的空气却丝毫没有黏腻感,在外面时的灼热感也早已消失,确实想要感叹一番,这地方实乃世外桃源。

  说来也怪,后来几次路过,却从没能找到进寨子的入口,这一次天色雷动却又出现了,看来这老云婆婆实在是有点本事。

  “你想的我早就想过了,我华夏大地能人异士多如牛毛,你没见到不代表不存在,所以这云婆婆的本事我是真佩服。”何炎焱悄悄走到赵立身边站着。

  “你说这寨子里的古树是不是有规律可循啊?”

  赵立摸摸古树,一阵透心凉直接钻入皮肤,他脸色大变缩回手,不可思议地看着老何。

  “怎么了?”何炎焱被他的表情吓一跳,嘴角挂着诡异,“老树咬你了?”

  赵立没说话,何炎焱不屑地伸出手放在了古树上。

  何炎焱的手刚与古树接触,一股寒气瞬间钻入手心,没来得及呼吸,心脏仿佛骤停了一下,然后才恢复跳动,不过这一次它失去了本有的节奏。

  同样不可思议的脸,两人相互对望,实在想不出上次来时这棵树有那么大能量。

  “当年…”赵立踌躇几秒开了口,“当年这棵树,我们几个人围着它抱成一圈,五个人才勉强抱过来,但是并没有这股刺骨之冷啊。”

  “绝对没有,我们当年也是大夏天,云婆婆将我们救醒,就让吉吉瓦瓦带我们下来,也是住在这个院子里,我们坐在树下畅想未来,喝着吉水寨自酿的米酒,最后都醉得七荤八素,东倒西歪睡在树底下。”

  何炎焱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他们几个人在靠在树干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做着不可能实现的梦,超大的树枝树叶遮盖了整个院子,所以那个夏天在这里,他们一点没感受到来自夏天的热浪。

  “这是咋回事?”赵立的手再次往树干靠去。

  何炎焱本想让他停下,不过手没听脑子指挥,自己也再次伸过手,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将手放在树干上。

  那股细细尖尖的冰冷又光速钻进手心,直接到达心脏的位置,心脏如约骤停,两人又对视一眼同时弹回手,并往后跳了一步。

  “你怎么样?”何炎焱上前抓住赵立的手,顺手在脉搏上探了一下,发现这家伙的心跳奇快,脸上皮肤也开始泛红,这种情况多为惊吓所致,可是刚才自己与他同时下手,只有心脏骤停一秒左右的感觉,心跳不规则而已。

  “我~我还好。”赵立腾出右手抓住自己的左手脉搏处,用力按压片刻,脸上的红潮渐渐回落。

  见赵立恢复正常,何炎焱才再次开口:“没事了吧?”

  “好了。”

  “走走,屋里坐着。”何炎焱催促赵立回去。

  “不行!不弄懂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我坐不住。”赵立像只蚂蚁,围着树干团团转。

  何炎焱看看时间,还不到四点,知道拗不过赵立的牛脾气,便自行回屋。

  “猿人!你和林意出去转一圈,找一下吉吉。”何炎焱一进屋就看见袁海洋和林意俩人搂在一起小声嘀咕什么,死老袁一脸奸笑。

  “猿人?”

  袁海洋完全没有反应,还在和林意附耳,何炎焱发现脚边有一只土家自制小木凳,一抬脚凳子飞了出去。

  “啊!”袁海洋的尖叫声咋屋内炸开,刚才还萎靡不振的一群人,全部跳起来查看出啥事了。

  袁海洋一看是何炎焱用凳子砸了自己一下,气焰顿时熄灭,用脚把凳子往边上挪挪,尴尬地问:“咋了?”

  “啊个P股!我喊你没听见啊?”何炎焱丢了一个白眼过去,顺便狠狠瞪了林意,林意吓到浑身一哆嗦,往袁海洋身边又挤挤。

  “老何,出啥事了?”袁海洋感受到女朋友的不安,连忙搂过她,再给何炎焱陪个笑脸。

  “我让你们出去转一圈,把吉吉找回来,我有事跟他商量。”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两次心脏骤停的缘故,何炎焱发现自己烦躁情绪有点上头,一开口就有点想找茬的苗头。

  他也说不好自己怎么回事,就是看林意越看越不顺眼,只好转脸看向赵立带来的几个人,催促他们去院子里守着赵立。

  “行行行,我们这就去。”袁海洋本想再问点什么,但是一看何炎焱的眼珠子能喷火,又给吓回去,吞回问题俩人一起往外走,经过赵立身边时喊了一声,赵立没回话,林意有点害怕,拉着袁海洋快速跑出了院子。

  “馆长?”赵立的随从跑到院子里也发现了他的情况有点失常。

  这平时总是一副温和面孔说话笑吟吟语气温和的馆长,现在居然一副急火攻心的样子,两只眼睛瞪得溜圆,脚下像是安装了滑轮,围着古树不停转圈。

  初始,以为他只是在查看什么一直未果有点着急,再细看,才觉得情况不对。这位大师居然双目毫无光泽,无论脚下的速度有多快,眼睛始终处于呆滞状态,你以为他在看树干,其实眸子里的暗淡说明他已处于失魂中。

  几个随从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慌成一团。

  “哎呀我去!你们还愣着干啥?踹他。”何炎焱在屋里缓解一下自己的暴躁小情绪,出来一看立刻冲几个人大吼,“看什么看?踹啊!”

  “哦哦!”应答的是三号车的司机,他一路上听何炎焱说话,对他有了敬畏之心,毫无犹豫直接上前对准赵立的后腰就是狠狠一脚,赵立哎呀一声直接倒地。

  “馆长!?”其余几人连忙上前查看情况。

  谁也不敢动赵立,何炎焱推开他们蹲在地上探查他的脉搏,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没事了!脉象正在恢复,别担心,抬进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哦哦!”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赵立抬进屋子,放在大椅上,两人一边一个扶着他,才能完全坐稳,否则总是往下滑。

  大约过了十分钟,赵立的神智开始清醒,眸子里消失的光泽又重新绽放,他有点好奇,低头看看自己,又抬头看看大家,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一样,好像刚才经历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而他这个馆长却一无所知。

  “你们…”一开口,赵立就觉得心头有一股浊气直接涌到嗓子眼,他张嘴长舒一口气,这才能好好说话,“你们围着我干什么?”

  “馆长,你没事吧?”一号车的司机跟赵立关系最近,也是一辆车过来的,所以他先开口问话。

  “我能有什么事儿?一个个神叨叨的干啥呢?”赵立起身就往外走,“老何呢?”

  “他刚刚出去了。”三号车的司机叫小河,连忙上前一步回话,“他走之前跟我说,馆长醒来就喝杯茶休息一下,茶是他亲自泡的。”

  “还有这事?”赵立有点糊涂,转身看看桌子上放的茶杯,是他自己的没错。

  “请馆长喝茶,何医生说了,喝完茶才能走动。”小河指指茶杯,一号车的司机小武立即回去抓来茶杯,递给赵立。

  “好吧!老何的话还是要听的,咦!好香。”赵立接过茶杯,慢慢坐回原位,一打开盖子,沁人心脾的香味瞬间包围了他。

  说是一杯茶,其实只有三分之一杯,闻着香气,晃晃杯子,也就喝了两口,杯子就空了。

  赵立咂咂嘴,刚才的混沌之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好奇地举起杯子看了看,确实是自己的杯子没错,放下杯子他才想起一件事,连忙往院子里跑。

  “馆长!”几个人担心他再出事,麻溜追了出去。

  “我没事!”赵立再次站到古树下,抬头看着遮天蔽日的茂密枝叶,刚才的画面完全显现,原来自己一直在围着古树绕圈。

  “我没事了,这老何居然给我喝尿!太过分了。”清醒过来后赵立立即明白他刚才喝的是尿。

  后面传来一阵笑。刚才他说好香的时候,其实大家闻见的都是刺鼻的氨水味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险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险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