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水冬的记忆
西风独酔2020-09-10 15:331,108

  “我们都来自很远的地方,途经这里遇上山洪,躲进来避险,没想到刚好赶上你病入膏肓,所以顺手救了,也要感谢寨子里的人给你拼命找来的那些药材,否则我们也救不活你。”

  何炎焱简单复述了赵立对病症的看法,也说了这样的病过五日便开始殃及脏器,两日便可导致各器官衰竭致死,所以他用的方子也很奇特,好在云婆婆有药材,山里能找到野兽。

  “听说最不好找的是狐眼。”何炎焱说完看看木木。

  “也没有,婆婆的木屋上方,有一片林子,林子里各种珍禽,所以损失最大的是婆婆,为了不让小狐狸完全瞎掉,她命大家只去一只,可怜啊!现在那地方,好多一只眼的狐狸,婆婆给它们上了药,好像都在药材地里睡着呢。”

  木木的话真是让大家吃了一惊,云婆婆真是舍得,按说这水冬和寨里的任何人都没有关联,为何单单对水冬那么好?

  “木木!云婆婆真是好人。”何炎焱拍了马屁。

  “婆婆是好人,要不怎么会收留我们?”木木似乎对这个马屁二字没什么兴趣。

  “我还想问呢,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被收留?”何炎焱顺口而出,他就想每次来个顺口下,套点信息。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小时候就在这儿,婆婆对我们很好,她说我们被下了诅咒,无法离开这里,所以让我们安心在寨子里生活,我们也见识了,出去的人最后都在山涧里被发现,都死了。”

  “这么吓人!”何炎焱假装很惊讶。

  “小时候我也怕,现在也无所谓了。”木木一点不像十几岁,一副老卡卡的语气。

  “水冬!你一点都不记得自己的事情了?”何炎焱把话题扯回水冬身上。

  “难怪我记忆中都是成年后的样子,原来我丢失了成长的记忆,我真想不起在吉水寨以外的任何事情,非要说有,那就是梦中。”

  水冬看着窗外的绿叶,幽幽地说。

  “什么梦?说来听听,有些记忆在人的潜意识中深埋,一旦清醒就忘了,但是睡着了身体会提示你那一段记忆很久没被主人开启,所以梦中出现的也许是你一段深埋的记忆。”

  何炎焱立即来了一段绕口令,大家都糊涂了,但是水冬却很认真地说:“如果是这样,那我总是做同一个梦,会不会是大脑细胞在提醒我,那些是我的记忆?”

  “应该是。”何炎焱点头,“你在这里的生活十分简单,如果从前不是这样,那大脑很可能是一再提醒你,你放弃了启动大脑的深层活动功能。”

  “是这样吗?”水冬一袋呆滞,反问何炎焱。

  “一定是,相信我,我是医生。”何炎焱拿出医生的身份,来确立自己说话的可靠性。

  “有两个梦,是反复出现,一开始不记得,后来每次醒来就会多一些片段留下,这些年来,这两个梦就变成了完整的两个故事,我以为人的梦都会反复出现的。”

  水冬叹口气继续说:“我问了云婆婆,她说梦境反复,实则是心魔作祟,让我没事的时候多打坐,点檀香,在木屋上方的小石室内打坐,我照做了,确实是减少了梦的次数。”

  “继续。”何炎焱期待地看着水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险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险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