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你耍我呢
雪倾城2020-06-30 11:011,692

  纵然现在他还不确定自己对单解语更多的是出于猎奇心理,还是真的对她动了心,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其他男人肖想她。

  “废话,在我眼里单学姐最漂亮!”刘洋河高声赞同。

  和单解语接触越多,越觉得她那个人真实,还不矫情。

  刘洋河话音刚落,瞪向李卓越的眼刀瞬间飞射向他,两个当事人浑然不知那股无形的敌意源自何方,兀自赞叹着单解语的美貌。

  忍无可忍的霍殷词‘啪’一下把酒杯砸在桌面上,“都鸡巴闭嘴!”

  众人吓一跳,不明所以地‘靠’一声,纷纷看着他。

  空气静谧片刻,刘洋河拧眉发出疑问,“霍哥,你今天不对劲儿啊。”

  今天他的坏心情持续的时间有点长。

  “是谁惹咱霍哥不爽了,兄弟们替你去教育教育他!”倪冠秋豪气冲天。

  摔酒杯震得手心疼,霍殷词扶额,吐出一口浊气,心绪渐渐冷静下来,最终没说出实话,“去吧,我妈惹我。”

  倪冠秋脸皮抽了抽,没骨气地尬笑,“那个啥,今晚的酒后劲儿好大,我有点晕。”

  大家以为霍殷词在故意说笑,加上倪冠秋直接从大义凛然变成个怂包的样子十分搞笑,于是,都开始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

  闵豪开口缓和气氛,“都瞎咋呼啥,霍哥也是肉/体凡胎,自然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情不爽。”

  他站起身,又说一句该吃吃该喝喝,转身往包厢外走,临走时暗暗轻拐一下旁边的霍殷词。

  两人都是本市人,家里还有生意上的往来,小时候就认识,关系比宿舍其他人熟很多。

  多年的朋友,默契十足,霍殷词不情愿地起身,跟出去。

  出了包厢门,两人一起去洗手间,闵豪掏出一支烟夹在手指间,没点燃,“说说呗,什么情况。”

  霍殷词双手抄兜,靠在墙壁上,仰起头,“说什么,刚刚不是说了吗。”

  “那话懵懵别人行,我还不了解你。”闵豪把烟放在唇边叼着。

  霍殷词跟家里关系冷淡,从小和父母不亲,偶尔会因为父母而心情不爽,但绝对不会超过一小时,毕竟都已习惯。

  这回的坏心情已经持续一整天,而且有继续糟下去的迹象,闵豪才不信他的说辞。

  听他这样说,霍殷词撸了撸头发,烦躁地掀掀唇,想说点什么,说不出来。

  “靠,你什么也变得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闵豪嗤笑一声,目露鄙夷。

  他一说话,未燃的香烟就在他唇边上上下下摆动,霍殷词双唇紧绷,“你把烟点上吧,我现在不恶心烟味。”

  “啊?”闵豪惊诧,随即笑道:“你今天真有点神经兮兮的,到底遇到了什么摧残心灵的事儿?”

  霍殷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火机,自己动手帮他点燃,“啰嗦,让你点上你就点上。”

  闵豪一脸懵逼,下意识就着火苗吸一口,而后没避着他就吐出烟雾。

  霍殷词也刻意没躲开,吸吸鼻子,想试试自己现在是不是真的不再讨厌烟味。

  然鹅,当轻盈朦胧的烟雾刚一窜入鼻腔,他猛然咳嗽几声,咳得直反胃。

  闵豪瞧着他水汪汪的狭长凤眼,好气又好笑,“你耍我呢?”

  霍殷词捋捋脖子顺气,退后一步躲开他,“我靠我靠,肯定是你这牌子的烟不好。”

  明明昨晚闻着单解语抽烟都没事。

  闵豪低头看看自己昂贵的香烟,转转眼珠,一语道破玄机,“你是不是闻谁抽烟来着?”

  太聪明的朋友容易让人没安全感,霍殷词不自在地清清嗓子,“是烟的问题,不是人的问题。”

  “接着编。”闵豪吸一口,作势又要对他吐出烟雾。

  霍殷词连忙后退,“难闻死了,赶紧掐灭。”

  “行,那你说实话。”闵豪把烟按灭扔进垃圾桶,“跟我还掖着藏着。”

  他让说就说显得自己多没个性,霍殷词翻个白眼儿,“幼稚,小学生啊你,以为分享个秘密就友谊无敌。”

  “你就矫情吧。”闵豪嗤笑,“兄弟是为了帮你出谋划策。”

  出谋划策这个词很有诱惑力,霍殷词做个深呼吸,“嗯……就是有个女生挺漂亮的——”

  接着,他摆出嫌弃的模样,继续说:“除了漂亮也没什么其他优点,脾气不太好,偶尔还凶巴巴的,一点儿都不温柔,没眼力见儿,眼光差,还见钱眼开。”

  闵豪咽了咽唾沫,“我说霍殷词,你想表达什么?”

  霍殷词冷漠脸,瞪他,“——怎么把她落实成女朋友?”

  闵豪伸手要摸他脑门,“病得不轻啊霍哥。”

  “滚,问你话呢!”霍殷词拍开他的爪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过别人之后他被渣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