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女人谁敢抢?
明旭2020-06-12 15:155,606

  【天才编剧陈芊芊昨晚凌晨自杀!】

  【惊爆!一美女醒来不到24小时,又割腕自杀!】

  市中心一间高端医院的房间内,清一色的白,唯有靠近储物桌的角落摆了一棵绿的发油的常青树。

  陈芊芊坐在病床上,刷着微博,接连不断的消息充斥着眼球。

  看着各大媒体报道着自己的消息,心情十分沉重。

  韩烁坐在旁边,默默地望着她,眼神流露出点点怜惜:“真的回不去了吗?”

  陈芊芊闻言,眼泪顺着脸颊,慢慢滑落,滴在屏幕上。

  她哽咽了许久才吃力地说出一个字:“嗯!”

  难受无比!

  这个原本属于自己的世界,一夜之间竟变得如此陌生。

  眼前的男人跟她所爱之人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可她十分清楚,此人非彼人。

  她爱的是韩烁,那个生活在玄武城的韩少君,那个与自己同床共枕几载的男人。

  “如果可以,我想重来一次。”陈芊芊的声音有些沙哑,温热的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掉,黑色长长的睫毛沾满了晶莹的泪珠。

  “我不介意陪你一起。”韩烁情不自禁地牵起她的手。

  对于这个女人,他只有稀薄的回忆,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种爱她入骨的感觉。每次看到她,他的心都会隐隐作痛。

  他伸出修长的五指,替她抹了抹眼泪。然后又掀开白色的被子,把她打横抱起,慢慢往天台走去。

  今夜风很大,吹得人脸颊疼。

  韩烁轻轻地把她放下,然后牵着她的手渐渐靠近边上的栏杆。

  “芊芊,你确定不会后悔吗?”韩烁站在高台上,迎着风,一脸微笑。

  她偏头平视着他,嘴角一弯,哭着摇头,月光下面容唯美,皮肤好像撒了银粉,在闪闪发光。

  “回去就意味着重新来过,你不再认识我,我不再认识你,你确定非要这样做吗?”

  相比这种极端的方式,韩烁愿意等,等她慢慢接受陌生的自己,即使他们现在相处有些别扭那也没关系,他相信他们一定会重拾在花垣城那段美好的回忆,他不想这个傻女人赌上自己的一生。

  陈芊芊咬了下嘴唇,眼睛红彤彤的:“我已经想了很久。我不会后悔的。即使费劲精力重新认识你,我也愿意。我做你的玄武城少君,我做我的花垣城少城主。我迟早会让你重新爱上我。只不过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好好活在古代,不再分开。”

  韩烁静静聆听着她的声音,仔细地看着她的一颦一蹙。因为他想记住眼前的这个女人。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古代一眼认出她。

  昨日祥云同时进入两人的梦里,告诉他们只有二人一同放弃这个时空才能回到过去。它还提醒,平行时空会受到很多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再次穿越会有很大的变动。

  虽然面临各种风险,可陈芊芊和韩烁还是达成了共识!

  再苦再难,他们也得回去再续前缘!

  韩烁俯视高高的楼房,底下如同万丈深渊,他眉毛一挑:“陈芊芊,遇上我算你倒霉!”

  “那你下辈子要对我负责!”陈芊芊吸了吸鼻子,此时的冷风似乎也不再冰冷了。

  话音刚落,两人身体瞬间如同羽一般轻盈,飘着飘着突然被一道强光包裹,周身都是刺眼的白。

  这里是哪里?

  为什么好冷?

  为什么好痛?

  嘶!

  阴冷潮湿的地牢里,有涓涓流淌的水声。

  陈芊芊低着头,白衫被血染得通红,鬓角的发丝湿了,挂着水珠,一点一点地往下滴,滴在红色的池水里。

  意识逐渐清晰,她动了动身,隐隐感觉到两条粗铁链紧紧地锁住了双脚,动弹不得。锁骨上似乎嵌着两个锈迹斑斑的铁钩,痛得锥心。

  “为什么会这样?”

  她微微睁开眼眸,看到被染红的池水已经没过膝盖,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灌入鼻中。

  突然,沉重的铁门被推开,一道光亮传入幽暗的地牢。

  “你还没死?” 他声音清冷。

  陈芊芊循声,努力抬眼望去,揣着微弱的气息:“是你?”

  韩烁一身金丝黑羽锦袍步步而来,浑身散发戾气,如地狱修罗一般。

  “你为何把我关在这儿?”

  他笑了,笑得诡异,令人发寒:“公主记性怎么如此不好?你接近本君,偷我龙骨,这些你都不记得了?”

  陈芊芊恍然大悟:自己竟然暴露了!

  来玄武城三月有余,她费尽思心接近韩烁,就为了夺回龙骨。却不曾想东西没找着,自己就先栽了进去。

  她的嘴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冷道:“龙骨乃我花垣城的镇宝之物,明明是你偷盗在先,竟敢恶人先告状。”

  这男人果然卑鄙!

  “东西在谁手上那就是谁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本君原打算留你一命慢慢折磨。现在看来这流水般的酷刑,也没能让公主学会低头,既然如此……”

  韩烁故意拖长声音,眼角划过一丝凌厉:“来人,送公主上路!”

  没有多余的怜惜!

  没有多余的顾虑!

  有的只是冷血无情的果决,如同高声宣判的阎罗爷!

  一个满目狰狞的小厮走上前来,他拔出腰间的匕首,手一发力,“呲”的一声,刀子便直直地捅入她的腹部。

  陈芊芊两眼骤然变大,眼睁睁地看着韩烁笑容恐怖地朝自己摇摇手:“公主,好走!”

  我去!

  就这么领盒饭了?

  那龙骨怎么办?

  花垣城怎么办?

  他怎么办?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陈芊芊大声呼喊,整个人从梦中惊醒。

  入眼都是花花绿绿的图案,看起来应该是花垣城图腾。

  哦,原来是在马车里!

  “公主,你怎么了?”一道紧张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陈芊芊揉了揉疼痛的脑袋,猛然想起现在是在和亲的路上。

  “没……没事!”她吐了口气,有些惊魂未定。

  还好刚刚只是一个噩梦!

  不过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虽然她没有记住韩烁的长相,可是那种阴森入骨的感觉,她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浑身打颤。

  她缓了缓神,然后微微掀开轿帘,一双明眸忽闪忽闪,仔细观察着外面。

  窗外,酒楼鳞次栉比,街边小贩叫卖吆喝着。信步街上的多是男子,或风度翩翩,或温文尔雅,个个俊朗不凡,让人目不转睛。

  “一个个长得跟歪瓜裂枣似的,这玄武城的男人也不过如此。”

  陈芊芊放下车帘,移开视线,可是嘴角的哈喇子却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

  百尺宽的大道上,城民们聚集在街道两侧,护卫们挡在拥挤人潮的前面,险些抵挡不住。

  看着闹哄哄却又甚为壮观的场景,一男子忍不住疑问:“这是谁啊?好大的阵仗!”

  “这你都不知道?那车内坐着的是花垣城的三公主。传言此女有沉鱼落雁之貌,天下多少男人渴望得之。”一位头挽发髻,横插玉簪的男人拿胳膊肘捅了他一下,挑眉道。

  “是那位刁蛮任性,整日假面随身,从不以真面示人的芊芊公主?”

  “没错,就是她!”发髻男一口咬定。

  旁边一位肥头大耳的胖子大笑一声:“哈哈,一场交战,把公主都输给我们了!我听说花垣城的女人,最恃才傲物,祖祖辈辈都轻视男子。如今风水轮流转,她们尊贵无比的三公主,竟也落入咱们手中。”

  “今时不同往日,花垣城早已不敌当年,她们要想活命,当然要得讨好我们,这不乖乖把三公主送来了。”一黑衣男子偷笑道。

  还有个身材矮小,看起来十分机灵的男人过来凑热闹:“哎,我听说这三公主前阵子貌似染了怪病,所以那边才肯让她外嫁,看样子是活不久了。”

  “岂有此理,送一个将死之人过来,岂不晦气,这花垣城城主安的什么心!”匹夫粗眉一竖,气上心头,破口大骂。

  说话间,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策马而来,后面跟着一队侍卫,步伐整齐。

  男子身长八尺,面如温玉,一件仙气飘逸的青蓝祥云裳,也藏不住他嘴角放荡不羁的笑。

  他的出现,勾起一片骚动。

  男子无心顾及大家的惊讶和言论,手执缰绳,催促马力,横亘在道路中央,翠羽剑眉下的一双星眸,唯独锁定前方那辆朱红色的马车。

  “能让本少君这样兴师动众,三公主你还是第一个。”男子勾了勾唇,望着前方不远的马车轻声说道。

  车内,陈芊芊听闻外面似有异动,车轮转动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她惊恐地望着前方,头上的金丝凤冠上的流苏不住晃动,传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回禀三公主,前方有人拦住去路。”丫鬟青儿掀开车窗回复道。

  “何人敢如此放肆?”陈芊芊皱了皱眉头。

  这好不容易进了玄武城,眼看着顺顺利利就能入府,现在打哪杀出来的程咬金?

  陈芊芊自知夺取龙骨是她此行唯一的目的。

  此物原是花垣城的镇城之宝,世代相传,是花垣城民心中的圣物,可玄武城竟派细作,悄悄把这秘宝偷走了。

  为了避免花垣城人心大乱,城主封锁消息,派她前往。

  她务必要在消息走漏之前,找到龙骨。

  原本一路上风平浪静,没人发现她的企划,还差一步就可以顺利落座于此了,怎料半道却杀出这么个货色。

  青儿刻意留心几眼,答道:“奴婢不知,但看他气宇不凡,想来是哪家达官贵人的公子吧!”

  “哦?那你让迎亲大人问问他,为何阻拦我们的去路?”陈芊芊冷静了不少,看来不是什么恶霸抢亲。

  想来也是!她可是奉命和亲,关乎两城的利益。敢当众拦住送亲仪队,此人身份必然不可小觑。

  “程大人,今日乃我三公主的良辰吉日,为何偏偏有人拦住去路,此意何为?”

  骑在马背上,跟在花车后的男人闻言,抬首一视前方,耸了耸肩:“想来又是哪家公子哥寻衅闹事了,大伙暂且等会,再走就是。”

  说罢,抬手示意其他人停下。

  “你说什么?哪有让一个公主等一个公子哥的道理?”侍女气得面红耳赤。

  堂堂三公主竟然要等一个闹事的泼皮?

  玄武城的男人还真是目中无人,到底不把女人当回事。

  “青儿,既然程大人要我们等,那咱们就等等吧。”

  “公主!你何必跟他们客气!”婢女青儿心中有千万个不服。

  陈芊芊带上面具,对着刚走到窗边的大人浅笑道:“原来玄武城的治安这么差,若是在我花垣城,若有当街拦路者,送他牢房一日游。”

  大人不以为意,冷哼一声:“但这里是玄武城,公主且等着!”

  “嘿,你个老匹夫,要是误了我家公主的时辰,你吃罪的起吗?”青儿虽然外表柔弱,言辞却是犀利。

  “一口一个公主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大人满不在乎,垂首拍拭自己官服上的灰尘,生怕自己沾了这些人的晦气。

  陈芊芊朱唇微启:“大人莫见怪,我家婢女是个直性子!”

  “哼!”程大人翻了翻白眼,打心底瞧不上花垣城来的女人。

  这差事原本他不想干,可城主点名要他负责,这才勉为其难派人马来把公主拉回去。

  哪知这帮人竟还把自己当个人物!

  “你!过来!”

  忽闻有人大喊一声,程大人赶紧望向前方拦路的公子。

  莫说这声音还有些熟悉!

  “元……元……元少君!你……你……怎么拦在半道?”他吓得身体一个激灵,脸色顿时变白,又惊又恐。

  元少君?

  玄武城哪里来的元少君?

  她要嫁的难道不是烁少君吗?

  陈芊芊一脸懵:“我没有写错剧本啊?”

  这《猛虎嗅蔷薇》是她在穿越之前的作品,书中的城主只有一个儿子,名叫韩烁,怎么又多出来一个?

  陈芊芊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穿错了时空!

  “本少君是奉城主之命,来迎接三公主的。尔等不必惊慌,快快随我入襄江府。”男子坐在马背上,并无下马之意。

  大人面露难色:“启禀少君,城主事先告知,要我等务必把人送到城主府。况且这三公主还并未被指派嫁给何人,所以微臣不敢擅作主张。”

  “这么说来程大人是要驳我面子了?试问天下之大,有什么是本少君拿不下来的?你要是知趣,就把人给我乖乖送到府上。不然,有你好看!”男子冷哼一声,眼神寒如冰魄。

  青儿倒吸一口凉气,身子微微往左侧一靠:“公主,我看这位公子不好对付。”

  陈芊芊咬了咬唇:“青儿,你说这玄武城城主有几个儿子?”

  “两个啊!世人皆知这玄武城有两大少君,一个端庄淑睿,一个顽劣成性,公主怎会不知?”

  陈芊芊一慌,差点漏出破绽,灵机一动适才圆了谎:“嗯?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是想考考你,看你够不够格给我办事。”

  说罢,陈芊芊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青儿的脑门。

  她揉额笑道:“公主放心,奴婢奉城主之命保护公主,定会助你一臂之力。青儿是经过千挑万选的,自然有些好处,一定会忠心耿耿地协助公主早日完成目标。”

  “你的心意我知道!”陈芊芊语气平淡。

  “不过这元少君可是出了名的风流人物,真怕他惹出什么事来。”

  陈芊芊倒是沉下了心。

  说到底她看上的是少君夫人的位置,只要那个男人能为自己所用,做谁的妻不是妻。

  她不挑食!

  前边两人还在僵持,气压瞬间低到谷底,躬着身的人脸色难看极了,他着实进退两难。

  “程大人,你果真要跟本君对着干?”元少君勾了勾凉薄的唇角,清冷的声音从唇缝里挤压出来。

  程大人满脸尴尬,瞅了瞅少君,又望了望花车,犹豫不决:“这……”

  元少君抬眼望向那辆马车,发生高喊:“三公主,在下是玄武城二少。今日冒昧拦截皆因爱慕公主,公主何不与我一起回府。襄江府舒适宜人,定不会让你玉减香消。”

  青儿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捂嘴偷笑:“三公主,我看这元少君对你挺痴情的。”

  “痴情个屁,你懂什么?他堂堂一界少主,竟敢当众轻浮我,把本公主当什么了?青楼里任人挑选的妓女吗?”陈芊芊揪着裙摆,柳眉一挑,长长的指甲几乎嵌入肉里。

  青儿赶紧住嘴,一股低气压弥漫在周围。

  韩元等候半晌也未见半点回应,忽然脸色一沉,放出豪言:“今日谁都可以走,唯独三公主给我留下。”

  “元少君请冷静!”程大人慌了,不顾地位尊卑,不由出言。

  韩元剑眉微皱,挥动长臂,拔出腰间佩剑,剑尖直指程大人的脖颈:“你要是再废话一句,定让你人头落地。”

  “少君息怒,少君息怒!”程大人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傻话,吓得全身发抖,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坐下来。

  “来人,接三公主入襄江府,择日成婚。”韩元一声令下,身后五六个侍卫走上前来,直往花车走去。

  择日成婚!呵,哪怕只是演戏,她也不要嫁给这样霸道暴虐蛮不讲理的男人。

  “公主,怎么办?”青儿的神色慌张。

  陈芊芊摸出放在怀里的匕首,握紧,身子往前微微一倾。

  “我看谁敢!”徒然,一阵呼声由远及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打死不合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打死不合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