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真相大白
明旭2020-06-10 13:562,730

  有十来个人的模样,都恭恭敬敬地停在韩烁身后。

  韩烁眼睛一眯:“二弟怎么也在这儿?”

  “听闻这两日大哥一直待在宫内,明日就是最后期限,不知大哥你进度如何?”

  韩元看着他脸上没有半点悦色,大抵猜到了情况。

  他望着韩烁背后的一团黑色,露出惶恐之色:“你背后那是什么?”

  韩烁侧身以便他看个清楚,随口解释道:“一具女尸!”

  “何来的女尸?”

  韩元的瞳孔骤然放大,他往前靠了几步。

  忽然一阵微风袭来,他顿时闻到一股让人作呕的味道。

  “老样子都死了好几日了!”韩元往后退了几步。

  “如此看来,大哥是毫无进展啊。”

  韩烁脸色一滞,抖了抖衣袖,然后信步走向韩元,在于他擦肩而过之时,撂下一句:“若没有事,我先走了。”

  韩元弯了弯嘴角,回头叫住已经走出几尺的韩烁:“大哥不想知道我查到了什么吗?”

  闻言,韩烁回头,一脸诧异地凝视着他。

  “你且说说!”

  虽然在他眼里,韩元这弟弟十分不靠谱。

  多年来他经常与自己相争,如今这话也带着炫耀的意味。

  虽是如此,可事关公主的性命,韩烁不得不放下防备和成见,等待他的解释。

  韩元勾了勾薄唇:“把人给我带上来!”

  一中年男子被侍卫压了上来,然后直接跪地。

  “这是?”韩烁打量着这个眼生的男人,倒看不出名堂。

  “你来说!”韩元用眼神示意他。

  男子赶紧磕头,哭喊着道:“少君不关我事啊,我只是奉人之命做了一个酒壶。我从未害过公主啊。”

  韩烁目光冷厉,他扬声追问:“是什么样的酒壶?”

  “青釉白壶。原本只是寻常之物,可按那人的吩咐,小的在酒壶里做了一些机关。壶柄是空心的,可放入其他液体。柄上有一个灵珠,可控制液体与壶中的酒混合。若是用此壶下毒,那么只需把灵珠往上一推,壶柄就会打开洞口混着酒一同往外流去。”

  这……

  韩烁忽然想起那有毒的酒瓶,正是青釉的。

  原来如此!

  “何人让你烧制的?你可看清楚那人的模样?”韩烁只想一探究竟。原以为那个侍女一死,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却没想到还有转机。

  “那人每次来我店里,都带着黑纱帽,所以小的不曾看清他的样貌,但从声音上可以判断,那人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

  “男人?”韩烁有些诧异。

  情况变得越来越负责了,就连韩烁都有些理不清思路。

  “此话当真?”韩烁故意抬高音量,眼底闪过一丝冰魄。

  跪在地上的男子被吓得瑟瑟发抖,只好将事情从头到尾地和盘托出:“启禀少君,小的不敢有所欺瞒。交易完成之后,我本可以拿到一笔丰厚的酬劳,然后回家乡生活的,可……可谁知刚出城门不远,就有人追杀我,害我一家老小都丧命,只有我一人逃了出来。真是一人贪心残害全家啊!”

  男子十分懊悔,痛哭不已。

  韩烁大体明白已经是怎么回事,转而望向韩元:“那二弟打算怎么办?从目前的线索可以推断,这侍女还有帮凶,既然这个侍女已经死了……”

  韩元接过话茬:“那就引蛇出洞,抓住那个男的。”

  韩烁没有反驳,而是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尸体,淡然道:“吩咐下去,就说下毒的侍女没死。人已经被抓住,被扣在清凉殿。”

  白芨闻言,赶紧回应:“是,少君!”

  所有人等皆守在清凉殿的各个角落,只等有人自投罗网。

  然而苦等多时,除了有进来换夜灯的人,再无人进来。

  韩元正疑惑这个办法是否有效,一旁的韩烁一脸坚定:“为今之计只有等。放心吧,等不及得不只有我们。”

  果然,一个黑头黑脑的男人出现在偏殿的屋檐之下,他探着脑袋,正左顾右盼,看看周围有无异样。

  韩烁戳了戳韩元,示意他目标出现。

  韩元本想动手,却被韩烁拉住衣服后背,压着声道:“再等等!”

  “再等人就跑了!”

  韩烁嘴角微微上扬:“不会,好戏马上开始。”

  “你果真没死?”循声望去,那个男人正现在一个女人的身后,一脸惊讶。

  女人一言不发,站在原地。

  男人神色忧忧,语气坚硬:“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宫内人多眼杂,你还在这里出现?不要命了吗?”

  见女人还是保持沉默,他垂下腰间的手,偷偷亮出一反了月光的匕首,直接往前一扑。

  众人见韩元的手势,赶紧闪现出来,所有人都把弓箭对准那个男人,吓得他赶紧松了手,匕首从他衣袖里滑落而出。

  男人一脸茫然,但当他看到缓缓转过身来的人的面孔,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那分明就是一个男人的面孔!

  好一出抛砖引玉!

  抓了人自然第一时间要送到城主面前,此事总算有了眉目,城主也答应放了公主,言审这个宫人。

  宫门外,韩元和韩烁将要分道扬镳。

  这次下毒之事也算暂告一段落,韩烁颇有感慨,他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二弟为何愿意出手帮我?”

  韩元扯了扯嘴角,噙着一抹放荡不羁的笑:“大哥多虑了,我是念在公主的情面上,我才掺和进来的。说到底我是在帮公主,而不是大哥你!”

  韩烁脸上的笑容也不断加深,拱手行礼:“告辞!”

  言罢,转身回府。

  一大清早,陈芊芊就被告知可以出狱,被人接回了幽月宫。

  青儿在听到有人推开庭院的门时,赶紧望去,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人影。

  牵挂担忧公主数日,今日总算见到活人了。

  “公主,你可回来了!奴婢担心死了!”青儿快步迎上去,抱住公主的手臂,激动得眼泪直流。

  “好了。公主我吉人自有天相,哪能轻易就死。走,进屋去!”陈芊芊拉着青儿赶紧回屋。

  沐了浴,洗却身上的污秽之气。

  进了食,恢复身体的点点元力。

  一切皆已回归正途,陈芊芊忽然想到一事,问道:“我都做好今日要被处斩的准备了,怎得又忽然被放了出来。”

  青儿有些意外:“公主不知道吗?是烁少君和元少君合力救了您。”

  她这几日也是担心得紧,原以为公主进宫赴宴,晚间就能回府,却未曾料到,主子差点一去不复返。

  “元少君也就罢了,他韩烁能有这么好心?”陈芊芊半信半疑。

  韩烁这人她清楚得很,此人冷酷无情,断然不会帮自己的。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听人传的。”

  正说着韩烁的身影就出现在房门口,陈芊芊赶紧换上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吩咐道:“青儿,我累了,要小憩一会儿。”

  言外之意就是要把无关人等赶出去。

  韩烁怎会不知道她的意思。

  青儿正纳闷公主为何态度突转,听到背后慢慢靠近的脚步声,才猛然回头。

  “少君好!”青儿颔首,微微一蹲。

  陈芊芊掀开花团锦簇被,刚躺好却被人扯住胳膊,拉了起来。

  “怎的本少君一来你就睡觉?”韩烁的声音清冷,夹带着质疑和责怪。

  陈芊芊甩开玉手,整理好衣衫后,才睨着他:“我不过就是困了,难道睡不得?”

  “自然睡得,只不过本少君也有点困了,不如借公主的床靠一靠。”韩烁随即一屁股坐在陈芊芊的旁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打死不合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打死不合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