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噬骨散
明旭2020-06-12 15:532,392

  陈芊芊欲要喝下,韩烁当即假装身体往前一扑。

  公主身体不稳,直接侧倒,手中的酒杯也飞溅出去。

  “烁少君,您这是干嘛?”陈芊芊怒了。

  要整她,也不带那么明目张胆的。

  殿上的城主明显一怔,静观这场闹剧。

  韩烁假装尴尬,连连道歉:“都是本君不好,一时没坐稳,竟害得公主的酒洒了,我向您赔罪。”

  说罢,他招了招手:“白芨,给公主重新斟一杯。”

  他身后的侍从赶紧拿起,身后侍女手中的酒壶,然后走到公主身侧,轻轻一倒。

  “公主请吧!”

  韩烁满脸笑意,可是他越笑得灿烂,陈芊芊就越上火。

  韩烁你个王八蛋,喝酒你也要戏弄一下我。

  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芊芊抿了一小口:“当真是好酒!城主果然好手艺。”

  城主弯了弯嘴角。

  她放下酒杯,回头望向韩烁,手指着桌上的酒壶,梨涡浅笑道:“少君把酒都给我了,还真是贴心啊。不过我怎好霸占所有,不如少君拿我的那瓶。”

  “不用不用,宫中美酒甚多,本君随时可以喝到,公主还是自己慢慢喝吧。”韩烁婉拒。

  陈芊芊起身,一把夺过身后侍女手里的酒壶,靠近韩烁。

  “哎,公主。”侍女连忙叫住,两手还微抬着,来不及阻拦。

  陈芊芊自顾坐在韩烁身边,然后一脸阴笑地给他倒酒:“少君快喝,这可是你未来妻子亲自给你倒的酒,你可不能拒绝我的好意。”

  韩烁蹙眉,眉宇间有些发黑:“我为何要喝?”

  “因为我是你未来的妻子,给夫君倒酒,岂有不喝之理。”陈芊芊淡然道。

  “本君还是不喝了,公主的好意我心领了!”

  陈芊芊咬牙:岂有此理,这是不给面子!

  “既然少君不喝,那只好我一个人享用了。”说着陈芊芊收回手臂,然后正准备喝下去。

  突然一只手抢了过去。

  嘿!这个王八蛋,就知道戏弄我!

  陈芊芊心底腾升一股怒气,碍于情面,不好发作。

  韩烁眼神一暗,又突然眯起,嘴角噙着笑:“本君思来想去,觉得公主的话很有道理。既然公主已经认定我就是你未来的夫君,那么我当然要喝。”

  他接过酒樽,垂首望了望清澈的液体,没有半点污浊。

  众目睽睽之下,他慢慢地端起那杯酒,面对着坐在大殿上另一端的大臣们,举酒示意,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陈芊芊偷偷一笑,以为自己得逞,赶紧给韩烁添了一杯:“来,少君接着喝。”

  韩烁此时脸色犹如铁石,特别僵硬:“你确定吗?”

  “那当然,这可是我亲自为你服务哦。本公主从小养尊处优,哪里伺候过别人,这份荣宠也只有少君可以得到呢。”陈芊芊简直要笑成一朵花了。

  韩元一直盯着两人有说有笑的,眼酸不已,眼底似有熊熊大火在燃烧。

  韩烁,你给我等着!

  抢妻之仇,不共戴天!

  韩烁笑意暖暖,然后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陈芊芊接着又倒:“来,少君,酒要喝尽了才好。”

  韩烁又一杯入肚。

  反反复复喝几大杯,足足喝了三分之二壶。

  看你这下喝得撑不撑,敢欺负我陈芊芊,定让你喝得头昏脑胀。

  果然下一秒,韩烁手捂胸口,五指紧抓着衣口。

  他赶紧扭头,往白芨所站的方向前倾而去,然后再用手偷偷地点了胃上方的几个穴,一股液体从他体内吐了出来,连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血!是血!少君你怎么了?”白芨惊叫,赶紧扶住脸色苍白的韩烁,“快传太医,快传太医!”

  在座的各位大臣,无一不被眼前一幕所震惊,纷纷投去了目光。

  陈芊芊被吓傻了,只是喝了一点点酒,又怎会吐血。

  韩元来不及反应,他身边就有一位大臣大喊道:“这酒有毒!”

  “有毒?”韩元快步到韩烁面前,望了一眼酒杯里残存的酒,然后将桌上的葡萄放一颗进去,瞬间变成炭黑。

  “这,怎么会?这酒里为何会有毒?”陈芊芊惊得脸色煞白。

  她极力冷静下来,逼迫自己理清思路。

  陈芊芊,你可是著名大编剧。什么桥段你没见过,快想想是怎么回事。

  “对了,这酒是我这边的,莫不是有人原想毒害我?”陈芊芊终于找到了突破口,眼睛直直望向刚刚端酒壶的宫女。

  所有的人都循着她的视线望去。

  宫女浑身发抖,脸色发白,吓得连连跪地:“公主明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何以敢毒害公主,况且我与公主无冤无仇,我为何要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

  “岂有此理,你还敢狡辩。”陈芊芊气急,站起来就准备给侍女一巴掌。

  城主大声呵斥:“够了!先传太医。”

  一旁的韩烁早已昏迷过去,白芨两眼通红,不停地呼喊着自家少君。

  “公主,我家少君不过是想娶你罢了,你不愿意也不用下此毒手。当真是最毒妇人心啊!”白芨边哭边怒吼。

  陈芊芊脑袋一片空白,所有种种都指向了她。

  韩元望着陈芊芊惊慌失措地跌坐在地,不免心疼。他坚信自己心爱之人,定不会做出此等狠心之事。

  三位太医匆匆赶来,放下药箱就给韩烁把脉,然而他们的表情越来越慌。

  片刻过后,三人都跪在地上:“城主!烁少君中了噬骨散,此毒无色无味,易溶于水,但却有剧毒。常人吃下此药定会当即毒发身亡,但因少君吐出大部分毒药,还暂且留有一命。但这毒会攻心,眼下最紧要的是把少君送入寝殿,容臣几个为少君施针,把体内毒素逼出来。”

  “少君,你要撑住啊!”白芨声音都哑了。

  望着速速离去的身影,陈芊芊竟然有些自责,她深知是自己连累了他。

  殿内乱作一团,剩下人等,全部听候城主裁决。

  韩元沉了口气,指着地上的侍女厉声审问道:“你!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解释清楚。”

  侍女神色衰落,惊魂失措地回复道:“奴婢奉命与各位侍女送梅花酒入殿,然后给公主倒酒。怎知公主又把酒倒给烁少君喝,这期间只有我和公主接触过这酒壶。”

  “这样说来,这问题就在这个酒壶里的就酒。”韩元分析道。

  侍女斩钉截铁:“奴婢准备的酒绝没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试试便知!”韩元指了指桌上的酒,身后的小应准备过去拿起来。

  侍女抢先一步,拿起酒壶,然后拿了一个空杯,倒满一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打死不合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陈芊芊:打死不合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