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锦衣夜行,吓跑八个
瑾小瑜2020-06-24 11:122,499

  帝都,寸土寸金的皇城根下,一座古香古色的四合院内。

  正屋被布置成办公室的模样,一张硕大的实木办公桌横在屋子中间,桌子后面是一张真皮办公椅。

  此时椅子上面坐了一个人,翘着二郎腿,胳膊放在椅子扶手上,腿间搭了一本书。

  此时这人低着头,看不清楚面容。

  不过这吊儿郎当的坐姿,硬是被这人强大的气场凹成了霸气十足的感觉。

  映衬着后面墙上“锦衣夜行”那四个大字,竟然有一种十分和谐的氛围。

  不过片刻,这种安静就被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打断。

  椅子上的人抬头,露出一张十分年轻英俊的脸,许是因为读书被打断,有些不悦,紧皱眉头,抬眸看向门口。

  此时门口进来两个穿同款西装的男人,长的有七分相似,浓眉大眼,模样周正。

  这两个人看见屋内人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不约而同的露出完蛋了的表情。

  椅子上的人瞄了两个人一眼,就低下头,继续看书。

  见此情形,站在原地的两个人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没人出声。

  陆绎等了片刻,没见有人说话,抬手揉揉眉心,“说!”

  声音冷淡,如同淬了冰碴一般,冻得地上的两人一个哆嗦。

  岑福知道,这是头儿要发表的前兆,当下一咬牙,上前一步,“总裁,袁大小姐她……”

  听到这个名字,陆绎眼神闪了闪,勾了勾嘴角,抬头看向说话的人,“她收下了?”

  谁知岑福摇了摇头,“退回来了!”

  刚刚勾起的嘴角搭下来,声音又冷了一个刻度,“这是第几个了?”

  “第,第八个了。”岑福哆哆嗦嗦的回答。

  谁知道陆绎不怒反笑,“八个!呵,好得很!”

  岑福见自家总裁这个模样,胆战心惊,生怕被迁怒。

  不过想什么来什么,陆绎笑过之后,指着岑福,“岑福,你去……”

  岑福下意识的挺直腰板,“是,总裁,去解约吗?”

  “放屁!”陆绎没忍住爆了一个粗口,吓得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激灵。

  自家老大从小家教良好,按照绅士标准培养,从来没听过他说脏话,今日竟然被气的说脏话。

  看来这个袁大小姐威力不小啊!

  岑福心里暗暗的发誓,以后得绕着这个袁大小姐走。

  可是陆绎的下一句话,彻底粉碎了他发的誓。

  “我让你去给她当保镖!”陆绎看着岑福,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要连个丫头片子都搞不定,就不用回来见我了,直接滚回陆家。”

  “总,总,总裁。”

  岑福被陆绎这句话吓得语无伦次,可怜巴巴的看着陆绎,以期待能引起对方的同情,“我不行啊!”

  谁知道陆绎丝毫不为所动,挑着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岑福。

  “是个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

  袁氏集团的总公司,总裁办公室内,袁今夏穿着紧身裙,化着精致的妆容,指甲染成黑色,长眉入鬓、烈焰红唇。

  像一个从神话故事中走出来的妖精,勾人射魄。

  不过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

  “你们锦衣夜行是没人了吗?小爷我退回去八个了,还给我派这种货色,我看你们是要倒闭了吧!”

  沦为“这种货色”的岑福欲哭无泪。

  自从十天之前,袁今夏她娘,在锦衣夜行下单子,要给自己独女找保镖开始,

  他们锦衣夜行前前后后已经派来八个风格迥异,武功路数不同的保镖,可是还不能满足袁大小姐的品味。

  不是看着不顺眼,就是走路姿势不对,甚至穿衣品味不对,坚持最久的那一个,是第二天退回去的,用的是不爱喝水这个借口!

  而这次,作为锦衣夜行二把手的岑福,亲自出马,却不想一个照面被评为,这种货色。

  自觉被侮辱的岑福,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始作俑者,沉了沉声音,“袁小姐,您若不满意,自然可以解约。我们锦衣夜行是安保公司,不是选美公司。”

  他作为锦衣夜行的领导,自然不会看着别人诋毁自家公司。

  而且这个袁小姐据说是混娱乐圈的,一打眼既不考安保专业知识,也不看武功,专门盯着外表看。

  一看就是花痴,他们的人来不是选美相亲的,而是做保镖的,岂能容忍她这般挑三拣四的。

  袁今夏听出了岑福话中的讽刺之意,笑了。

  饶有兴味的起身绕着岑福转了两圈,八厘米的高跟鞋撞在地板上的声音,好像敲在岑福的心里,让他没由来的戒备起来。

  等了片刻,就见袁今夏低低的笑了出声,走到岑福面前,“你们锦衣夜行不就是号称只有雇主想不到,没有你们做不到得吗?”

  说着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岑福的下巴,“我这还没做什么呢,岑经理就一副被嫖的模样,难不成这就是你们锦衣夜行的,水准?”

  岑福看着面前的少女伸出,红唇一张一合,说出来的话却让他羞愧至极。

  明明身高高出面前少女很多,却在气势上被压倒一头,这种认知让岑福真想从这二十层的高楼跳下去。

  丢人!

  袁今夏在岑福脸红透之前放开他,重新坐在沙发上,头也没抬的对岑福说:

  “回去跟你们老大说,不想丢人就赶紧解约,我保证袁女士不会去找你们麻烦,也不会在背后说你们坏话。”

  也不知道岑福听没听进去,反正,人是走了。

  今夏看着岑福出了门,身子立刻瘫在沙发上,蹬掉高跟鞋,舒舒服服的窝在沙发里。

  若不是袁女士不肯放弃给她请保镖这个念头,她才不会这般费劲。

  但愿那个锦衣夜行的老大能够配合点,主动解约,她也不用这般大费周章了。

  ……

  岑福出了袁氏的大楼,被冷风一吹,猛然清醒过来。

  他,就这么被三言两语打发出来了?

  这回去该怎么交代?

  难不成要告诉老大他不堪被女恶霸调戏,夺门而出?

  他丢不起这个人啊!

  锦衣夜行四合院内!

  陆绎的书翻了十多页,就看见岑福耷拉着脑袋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

  陆绎翻书的手不动了,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岑福一副丧气样子,“老大,我被退回来了!”

  “……”陆绎此时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揉了揉眉心,“这次是什么原因?”

  岑福哀怨的瞥了一眼陆绎,垂头不语。

  “说!”陆绎将书仍在桌子上,看着岑福,颇有种山雨欲来的意味。

  岑福憋了半天,最终憋出一句,“您就当我不行吧!”

  反正他打死也不会说,被一个小丫头调戏了。

  “出息!”陆绎凉凉的瞥了一眼岑福,起身,正了正领带,绕过书桌,向门外走去。

  岑福缩着脖子,问了一句,“老大,您去哪儿啊!”

  “当保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现代版:夏爷的贴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现代版:夏爷的贴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