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一样的保镖,夏姐威武
瑾小瑜2020-06-24 11:122,474

  今夏被陆绎气笑了,转身挽着凌岳就走。

  陆绎见此,瞥了一眼两个人交握的手臂,挑眉?

  男朋友?小丫头片子早恋!

  凌岳感觉到身边的人散发着怒气,偷偷的看了一眼后边跟着的人,到底还是大着胆子。

  戳了戳今夏,“姐,您这保镖什么来头?”架子挺大啊!不过这句话没敢说出来。

  今夏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你大爷!”

  凌岳:……

  夏姐火气太旺,惹不起、惹不起。

  凌岳的一句话戳到夏姐的痛处,今夏干脆连凌岳也迁怒上了,抽出手臂,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走到包房门口,想伸手推门,狗腿子凌岳急忙走上来。

  “姐姐,我来!”

  说完推开包厢的大门,屋内吵吵嚷嚷的声音顿时静下来,十来双眼睛齐刷刷的射向今夏。

  不知谁先带头喊了一声,“夏姐来了!”

  今夏不爽归不爽,但是她一向不会迁怒别人。

  当下对着屋内的人点点头,扯了扯嘴角,“继续,继续,不用管我。”

  说着在靠门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很快,手边就有人递过来一杯酒。

  今夏抬头扫了一眼,不认识,于是微微一笑,以示感谢。

  凌岳见此挤在今夏的一边,“夏姐,最近忙什么呢?还有新戏吗?”

  今夏将伸到自己面前的脑袋扒拉到一边,看了一眼跟进来的人,没作声,转头跟凌岳讨论新戏去了。

  不过片刻,今夏就觉得身边的沙发陷了下去,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道传入鼻端。

  今夏对味道很敏感,一下子就闻出了那是某香水品牌限量版的香水,曾经今夏买过用来送人。

  价格不菲,心里有些诧异,这个保镖倒挺奢侈。

  凌岳的视线看向今夏另一侧的那个保镖,许是气势摄人,到底还是没敢当着他的面问今夏。

  倒是陪着今夏闲扯,不大一会儿,另一边有人叫凌岳,今夏摆摆手示意他不用管自己。

  伸手去捞桌子上的就被,不过在快碰到杯子的时候,手腕被人握住了

  今夏低头,视线落在手腕上,陆绎的手此时正握在上面,目光不自觉地被吸引过去。

  不得不说,有些人真是老天爷偏心。

  脸好看就算了,手也这般好看。

  陆绎的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并不像一般男人的手那般粗糙硌人。

  掌心带着薄茧,握在今夏细嫩的皮肤上,有些痒。

  让她不自觉的动了动手腕。

  陆绎却误认为她要挣开,不自觉的带了点力气,“别动。”

  今夏被这严肃的语气惊到,偏头看向陆绎,只见他眉头紧皱,眼神扫过面前的酒杯。

  偏过头看着今夏,“酒里有料!”说完之后,对着她挑了挑眉,无声的询问。

  “……”今夏没反应过来酒杯里有料是什么意思,不过陆绎那种怀疑的眼神,倒真的让她生气了。

  什么意思?难不成以为是她自己放的?

  压着怒气瞪了一眼陆绎,手腕一使力,挣脱陆绎的束缚。

  端起酒杯,凑到嘴边。

  陆绎看见今夏的动作,犹豫了一下,伸手想拦下来。

  只是未等碰到今夏的手腕,就被她的动作吸引住了。

  只见她先是凑近酒杯闻一闻,又用舌尖舔了一下,紧接着眉头紧紧皱起。

  红唇紧抿,眼神锐利起来,先是不动声色的扫视了周围一圈。

  紧接着蹭的一下站起来,抄起桌子上的空酒瓶,啪的一下摔在地上。

  屋内闹哄哄的气氛顿时一窒。

  凌岳坐在今夏的一边,就偏过头跟别人说了一会话,没成想出现这种变故,急忙伸手去拉今夏。

  还没碰到今夏衣角,斜里伸过来一直大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力气大的像能捏碎他的骨头。

  凌岳脑门上渗出汗水,偏头一看,是夏姐的那个保镖,眉头一皱就想呵斥。

  许是知道他的意思,陆绎手上微微用力,凌岳顿时感觉自己的这双手要不保了,急忙指着今夏摇头。

  陆绎没松手,微微抬头看着袁今夏。

  小丫头似是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端起手中的酒杯,眼神中泛着邪气,霸气张狂,

  “那个王八羔子给爷酒杯里下料,站出来!”

  陆绎这才松开凌岳,收回手臂,瞥了一眼气场全开的姑娘,眼神玩味。

  这姑娘,有点意思。

  屋内鸦雀无声,甚至音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关了。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夏姐发火一向没人敢惹。

  记得当初有一次,不知哪个不开眼的调戏了夏姐,结果被夏姐一脚揣在命根子上,住进了医院。

  袁女士知道后,还放了狠话。

  从那以后,轻易没人敢招惹夏姐,如今不知道谁竟然敢给夏姐下料!

  突然今夏勾了勾嘴角。

  这个表情被一直注意她的凌岳落尽眼底,有些肝颤。

  他打小跟今夏相识,一个小学、一个中学这般混过来,别看这姑娘娇娇柔柔,可是个不好惹的主。

  尤其是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就代表有人要倒霉。

  当下偷偷的往旁瞥了一眼,想看看那个保镖在干嘛,这一看,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那保镖正拿着手绢擦手呢,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整的手绢,正仔仔细细的擦着刚刚握住他的那只手。

  夏姐说的没错,这就是一大爷!

  今夏看了一圈场中的人,最后视线落在角落里的一个男孩子身上。

  嘴角的笑意加深,对着那人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凌岳一看,这人是他带过来的,再也顾不得,急忙站起来。

  “姐姐,这人是我带来的,一哥们的弟弟,说是你的粉丝,还是个学生呢!”

  袁今夏看了凌岳一眼,“我粉丝?那你问问他……”

  顿了一下,视线从凌岳身上移开,看向角落里默不作声的男孩,语气微凉,“这杯酒,是怎么回事儿?”

  凌岳一愣,也不知道是不敢相信自己带来的乖孩子,会给酒里下药,还是被今夏的语气惊到了。

  今夏见他这幅样子,好心的提醒道:“这杯酒是他给我的。”

  “我没有……”角落的男孩满脸涨红,“这,这杯酒不是,我给你的。”

  “哼。”今夏突然推开挡在身前的凌岳,三步两步走了过去,拽出男孩子的左手。

  “凌岳,开灯。”

  “哦~好!”

  凌岳还没等行动,灯亮了,转头一看陆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灯光开关处。

  只是谁都没注意到这处的小插曲,目光都集中在男孩的手上。

  被今夏举起来的男孩的左手,此时拇指和食指上带了一点白色的痕迹,一看就是擦过没擦净的,要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今夏放开男孩的手,好心提醒道:“弟弟,做坏事的时候,记得别心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现代版:夏爷的贴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现代版:夏爷的贴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