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的人你也敢动?
瑾小瑜2020-06-24 11:122,476

  醒来之后,今夏也睡不着了,因着有昨晚多吃半碗宵夜的罪恶感。

  索性不睡了,去后院扒拉起来大魔王,牵着跑圈去了。

  大魔王是今夏养的一只哈士奇,吃天吃地吃一切那伙儿的。

  脾气贼爆,不服管教,出了袁女士,谁都敢招惹。

  今夏昨天晚上做梦被它追了一宿,今天便想折腾折腾这死狗。

  一人一狗,刚出大门,就撞到了早起锻炼回来的陆绎。

  看见这人,今夏就想起昨夜那半碗没吃完的小馄饨,头一仰,不理人。

  陆绎也没有料到她会起这么早,有些意外。

  不过这姑娘这副装扮,一看就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

  凌乱的头发被草草的扎成一束马尾,穿着一套运动装,手里的狗子将这姑娘拽的来回晃动。

  看情形是想扑上来,陆绎眉头一动,眼神如刀,射向大魔王。

  然后今夏就看见,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魔王,竟然蔫了,老老实实的趴在自己的身后,不吵不闹。

  今夏瞪大了眼睛看着陆绎,这人这么可怕吗?就算是袁女士,也没有一个眼神就让大魔王安静如鸡的时候。

  她还第一次见到有人单凭一个眼神就战胜一只哈士奇的,他难不成有什么特异功能?

  今夏也顾不得傲娇了,像看外星人似的打量着陆绎。

  不过特异功能没有看见,倒是看见了陆绎透过衣服的,腹肌。

  许是跑步热了,陆绎胸前的运动服敞开,贴身的衣服被汗浸湿,充满力量的腰腹就那般大喇喇的露在今夏面前。

  一时间竟然让她看呆了。

  陆绎见这姑娘牵着狗,也不同自己打招呼,有些纳闷。

  低头看去,却看见对面的人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胸前,眼神火辣。

  这一瞬间竟然让他有一种被非礼的感觉,嘴角微抿,沉着声音开口,“花瓶影后就像你这样出门?没有偶像包袱了?”

  今夏从美色中回过神,才发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心里的那点旖旎的心思顿时烟消云散,咬着牙瞪着陆绎,“你有毒吧!”

  陆绎从容不破的将衣服拉好,看着今夏,眼光微凝,“你眼角,有东西!”

  今夏狗也不要了,直接转身跑了回去。

  ……

  一直到两个人坐在车上,今夏的气也没有消。

  今天司机老王被今夏打发去送张阿姨,她这边则由陆绎开车。

  上午今夏有一个通告,下午要去试镜,今夏不喜欢要助理,往常只有一个司机跟着。

  如今她有些担心,这位陆大爷的脾气,会不会将她的事情搞砸了。

  不过她倒是白担心了,陆绎虽然有大爷脾气,但是做事很认真,手里拎着她的东西,没有一点不耐烦。

  而且,这‘人缘’还十分的好。

  她录完了一段,中场休息的时候,就看见陆绎坐着的椅子周围,围了一圈女人,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当下咬了咬牙,抬脚走了过去。

  这人,是来给她当保镖的,还是来撩妹的!

  心里有些不爽,放重脚步,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看见她过去之后,都不自觉的散开。

  今夏哼了一声,这群人还算识相,便毫不客气的坐在陆绎身边。

  伸手拿过他身边的包,从里边翻出一样东西扔到陆绎的怀里,“戴上,以后在人前都不需摘下来!”

  陆绎捡起来一看,是一个墨镜,有些摸不到头脑,以眼神示意今夏是何意?

  明明才认识两天的人,今夏竟然奇迹般的看明白陆绎眼神是什么意思,这该死的默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思及此,今夏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挡一挡你那张招蜂引蝶的脸,别到时候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场的女人,不知道哪个背后就站着金主爸爸,万一被人误会陆绎勾搭大佬的女人,他一个小小的保镖,有什么能力同大佬抗争。

  今夏自觉很是体贴自家的保镖,无奈保镖太毒舌,白瞎长的那么好看了。

  颜狗袁今夏,第一次觉得光有颜值真的不够。

  陆绎点点头,说了一句,“谢谢!”便拿起墨镜挂在脸上。

  今夏眼角的余光瞥见陆绎听话的戴上,嘴角翘了翘,还挺听话嘛!

  两个人肩并肩坐着,俊男美女,竟然让人觉得十分的和谐。

  只是这和谐却没持续多长时间。

  今夏录完节目,又赶去试镜,陆绎彻底沦为跟班,等在门口。

  却不想,竟然被一个男人搭讪了!

  “喂,你就是袁今夏那妞的新保镖?”

  陆绎靠着墙,臂弯里挂着今夏的包包,正低头思索着工作上的事情,突然被打断,有些烦躁了横了一眼说话的人。

  可惜他带着墨镜,对面的男人并没有准确的接收到信号,仍然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

  “听说昨晚在广寒宫,袁今夏为了你同淳于敏翻脸了?把墨镜摘了,让本少看看你到底长什么祸水样儿,要是真的过得去,本少不介意收了你为民除害了。”

  男人说完,颇为自得的撩了一把额前的刘海,等着陆绎自己摘掉墨镜走过来。

  这种恶少调戏良家妇女的台词,让陆绎掀了掀眼皮,扫了扫面前的男人。

  油头、粉面,衣冠楚楚,看着有些面熟,好像最近手机里总推送他的新闻,没想到私下里确是这般德行。

  袁今夏还在里边试镜,陆绎想着这姑娘看样子挺在乎这个机会,想着不惊动她,便不想收拾这男人。

  便沉着声音,冷冷的说了一声,“滚!”

  男人一乐,觉得这男人有点意思。

  想他司马长安在娱乐圈的地位,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不都是争着往上爬啊!

  这一个小小的保镖,自己能看的上,是给他面子。

  当下伸手去拽陆绎脸上的墨镜,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本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以为欲拒还迎本少就能对你高看一眼,你要是乖乖的跟了我,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眼见咸猪手要够到陆绎的墨镜时,陆绎抬手,拦住了司马长安。

  由于离的很近,司马长安身上的香味直往陆绎鼻子里钻,惹得他频频皱眉。

  突然想起袁今夏,虽化着浓妆,身上的味道却很清新,透出少女特有的甜腻腻的味道。

  司马长安见没摘下来墨镜,有些急了,笃定陆绎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愈发的往上凑。

  见此情形,陆绎开始反思自己最近脾气是不是太好了,沦落到给一个小丫头当保镖就算了,现在不管什么货色都能在他面前叫嚣了!

  他决定,要给眼前这货点颜色瞧瞧,如果搅了今夏的面试,他来给今夏投资。

  当下直了直身子,就想动手。

  只是这拳头还没碰到司马长安,人就飞了。

  紧接着就听见自家雇主暴躁的咆哮,“妈的,我的人你也敢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现代版:夏爷的贴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现代版:夏爷的贴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