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辰正(七)
三言其寒2020-07-15 11:152,095

  安必得自家的房间修建完全是由他设计,墙壁厚实不说,还藏有许多暗道,他深谙狡兔三窟的道理,从卧室后面更挖有通道,通往他另外购置的宅院。

  这些宅院里面平日都无人居住,一直保持着封存的状态,就为了在万一有敌人闯入的时候,能给自己留一条活路,为此夫人没少嘲笑他胆小如鼠。

  “银环,银环?我回来了,你在哪儿呢?”安必得边脱铠甲,便大声嚷嚷着夫人的名字,往常情况听到他叫嚷后,夫人都会在里面出来相迎,只不过是面带怒色。

  人家是大家闺秀,与出身山野草莽的安必得自幼受的教育便大不相同,最少不会在院中叫嚷,让邻居听的惹人笑话。

  一边是巡查司的官府所在,里面住着的除了当值的官吏外,就是写单身汉的军兵,他们买不起房屋,就住在官邸的大通铺内,唐朝的宿舍环境可不差,生活所用之物一应俱全。

  唯一不好的是这些单身汉经常会趴墙角偷听安必得的家事,一个是对在家里的将军好奇,安必得怕老婆是出了名的,这些军兵们虽然口中不说,但都心知肚明。

  另一方面就是偷看李银环,这位年轻的少妇对单身汉的诱惑力超乎想象,军兵在街边遇到她时,要比见到安必得还要恭恭敬敬。

  安必得心情顿时大好,因为并没有见到夫人发火,心里想着可能是夫人良心发现,同意他那些琐碎的缺点,不再搭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

  等安必得走进后院发现,院中的丫鬟今日一个不见,有洗完的衣服放在木盆里也没人晾晒。

  带着疑惑轻轻推开卧室的门,桌子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明显是走出后不久。

  “不会夫人有事出去了吧?外面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贼人。”安必得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却没有任何行动,而是拿着茶壶做在床板上,大口喝着温茶。

  忽然感觉到屁股底下有些不对劲,这床板比往日还要高上一些,今早自己起床的时候分明还不这样。

  再看床上的被褥,自己临走前是收拾好的,此时却乱糟糟的,于是狐疑地掀开床板,在这之下有条暗道,安必得取来佩剑,纵身钻了进去。

  暗道通着的是跨越两条街坊的一处偏僻小院,只有他与夫人两人知道这暗道的存在,除了从外面没事会来看看之外,安必得一年到头都不见得能来一次。

  太平年间没必要天天往暗道里跑,这暗道对于虎背熊腰的安必得而言,多少有些狭小。

  废了好半天的劲,安必得才从一口枯井内趴了出来,再顺着滕悌爬到院中,就听见房间里有动静。

  难道是家里进贼了?时间长了不来,被流浪汉占据也不是没有可能。

  安必得提剑走到近前,蹲在窗外轻轻用手指捅破窗户,里面所看到的景象不由得令他勃然大怒。

  里面有一男一女躺在床上,正做着那不堪入目之事,女的安必得熟悉,正是李银环,他的那位尊贵的夫人。

  另一位面相陌生,是安必得从未见过的年轻男子,看不到正脸,但看屁股是挺白的。

  “好你个李银环,看起来那么规规矩矩的人,背地里背着我做如此苟且之事!那你可就害了你爹!”

  安必得之所以不立刻闯进去,还是他想到了李吉,现在一向骄横的夫人有了把柄,那他可要好好盘算盘算怎么利用了。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里面动静越发激烈,不多时便潮起潮落,重归平静。

  “小美人儿,你家那个壮汉,都满足不了你,我这副小身子骨,可怎么受得了?”这男子声音好听,有些阴柔的感觉,听起来让安必得浑身难受。

  李银环打趣的笑道:“坏人,你的技巧那是那莽夫可比的,要不是我爹让我这么做,我才看不上他呢,我这就给你些钱,去买点人参补一补,我可不能没有你。”那银铃般的笑声,是安必得所无福消受的,在嫁给他后,夫人整日的脸色阴沉,不苟言笑。

  “那哪行,那是夫人攒下来的钱,一个巡查司的头儿官职也不大,我听说那人参可是金贵。”

  “要光靠那点饷钱,还不够莽夫买酒吃喝的,巡查司的肥差,坏人你可想象不到呢,那些军兵小卒见了我献的殷勤,可都拿给你了。”

  安必得听着越是来气,怪不得有时候手下人说的话,自己有些听不懂,原来是话里有话,自己夫人收了贿赂,却没有告诉自己。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看着那莽夫,他今日一早出去办差,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李银环走下床榻,一点点捡起遍地散落的衣服,那场景让安必得看在眼里,火冒三丈。

  “寒食节整个巡查司都要在外值守,他忙得很,夫人你还是上来再玩耍一会吧!”

  又是一阵男女嬉闹,动静更加难以入耳,安必得实在是听不下去,便将大门一脚踹开,从里面锁住的木杠没撑住这一脚,应声断裂。

  “啊!谁啊!”两股异口同声的尖叫伴随着安必得大步流星走到床边,伸手掀开花被,明晃晃的长剑顶在那男人的胯下。

  吓得那男人一动不敢动,面色苍白口中哆嗦着说道:“安安安安安将军,我我我这,误会误会!”

  “误会?都这样了还说什么误会?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谁?”安必得愤怒着说道。

  “就在将军后门外卖豆腐的王武,请大人高抬贵手手……饶我一命。”越往后说越是没底气,到后面逐渐没了声音。

  李银环则面色一变,反而训斥起安必得来:“你来这里坏我好事作甚?老老实实当我李家的走狗多好,别在这多管闲事!”

  “一对奸夫淫妇,李银环你个贱人,还好意思说我!信不信我这就打开房门,将你们俩都扔到门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十二时辰2:寒食之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十二时辰2:寒食之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