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井栎2020-07-21 11:083,182

  两人喂饱了马继续上路,这回九朔可是光明正大的嘘寒问暖喋喋不休,最后闹的秦佑不得不摆出帝王威严,让他闭嘴,这才消停了。

  两人才离开燕亲王府不到两日,九朔就收到了信鸽传信。

  那是他的势力,即使他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他们的什么少主,可是那帮人还是时时刻刻关注着他的动向。

  信上说,受了水患的地区出现了大量高烧不退的病人,就是流落到其他地区的灾民,也有不少出现这种症状的。

  情况似乎不太好。

  “怎么了?”秦佑看他眉头紧锁的样子,有些忧心的问,“是出什么事了?”

  九朔没有避讳的把信递给他看,“恐怕,水患过后,会出现瘟疫。情况目前还不算糟糕,我们得赶快回国都主持大局。”

  本应该将重心放在疫情上的,目光却在信上的少主二字停留了许久。

  “陛下,他们是…”

  九朔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不用解释,朕信阿朔。”

  这话听着,真像是被美色所惑的昏君。

  不过,信上只是说了个大概,说明他们的势力并不在嘉和境内;或者说,这些人的势力也许并不大。

  而且他们虽然称呼他少主,可是用词比较拘束,最后也只在信尾提了一句,说是他的师傅会过来找他谈话,劝说他回去。

  显然,九朔和他们的关系并不亲近。

  甚至可以看出九朔还是很排斥对方的。

  所以,与其因为这点儿莫须有的东西猜忌一位权臣,倒不如给他十足的信任收买人心。

  秦佑把信递还给他,摸出上回九朔给他的玉佩,一并放在他手里,“阿朔不必同我解释什么,这东西还是你也自己收好。”

  握着那枚玉佩,九朔的脸色变了几变,犹如不可见底的深渊叫人没来由的心里紧张起来。

  那虽然是他作为少主的信物,可是也同样是他父亲曾经送给母亲的定情信物。

  就这么被退了回来,脸色能好就怪了!

  他抬着黑眸幽幽的看着秦佑,眼帘微垂,菱角朱唇轻轻抿起,似委屈似失落。

  “陛下。”

  秦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软糯的呼喊给惊了一下,鸡皮疙瘩落了一地,又被面前阵阵冷气给冻得抱了抱胳膊。

  “嗯?”

  “这是,家传的,定情信物。”九朔捏着那玉佩,那力道保不齐能分分钟让那玉佩转世投胎去。

  秦佑忙伸手握上那玉佩,“我不是那意思,我以为这是你有用的东西。更何况,你也没告诉我这是…是,定情信物。”

  九朔放松了力气,语气仍是幽幽的,仿佛都能看见黑乎乎的怨气从头顶上冒出来,“既然陛下不喜欢这玉佩,那臣重新准备个更好的做定情信物。臣说的清楚明白,陛下可不能再退给我了。”

  真是,那个词说了几遍,还说的那么自然而然,脸皮比城墙拐还厚。

  九朔收回了玉佩,十分嫌弃的丢进了锦囊里,惹得秦佑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

  怎么还和一块玉佩计较上了呢?

  丝毫没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有多么的幼稚,转头就跟变脸似的一本正经的说,“陛下,要不要传信给丞相,让他调集医师药材,送到可能发生瘟疫的地方去?”

  秦佑点了点头,“嗯,先调集一部分过去,不用太多,以免闹得人心惶惶。让各地自己也筹备着。”沉思了一下又说,“顺便传信给燕亲王,让他控制好灾区的饮水,还有生病的暂时隔离起来,防止引发大面积的瘟疫。着令医药司派人前去调查病因,是否具有较强的传播性。”

  让秦佑措手不及的是,还没过两日,他们就被人拦下,困在了一座城里。

  “燕亲王有令,附近的郡县全部封城,不许任何人进出。”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封城了呢?

  一个亲王哪来的权利,直接让两个郡县全部封闭?

  “清晏不应该这么早封城,莫非真的出现了瘟疫?”

  按理说秦清晏应该知道秦佑现在大概的位置,猜也知道还没回到皇宫,这个时候封城不是会阻碍到他们吗?

  “陛下,若是真的出现瘟疫,燕亲王应该等您回到泰和城,由您下令封城。”九朔一早就觉得那秦清晏不安好心,“还未确定是瘟疫就提前封城,摆明了是想连您也一块儿困住。”

  “所以阿朔甩开了跟着的人,一路带着朕走小路?”秦佑问。

  九朔惊讶的挑了一下眉头,没想到他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燕亲王派人尾随,不知是何目的,臣只好把他们甩掉了。”

  管他什么目的,我家陛下的行踪,是你能随便打探的吗?我跟陛下的二人世界,是你能随便打扰的吗!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情况不明,还是先找个地方隐匿起来比较安全。

  想办法混出城,赶紧回到皇宫。

  但是看那城门楼戒备森严的样子,想不亮出身份混出城是不可能的了。然而如果表明身份,恐怕麻烦危险都将接踵而来。

  “公子,跟着我,可好?”九朔询问秦佑的意见。

  秦佑点了点头,既然他有办法那就跟着好了。

  跟着九朔进了一家药房。

  药房的掌柜殷勤的上前,“两位是找医师诊脉,还是来拿药?”

  两人并排而行,同样气质不凡看不出是主仆的模样,让人下意识的觉得他们的地位相同,许是亲友。

  秦佑不明白他来药房做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

  九朔问掌柜要了纸笔,写下一张药方。

  说是药方也不像药方,毕竟那几位药材混杂在一起,但凡懂点医术的人都该知道,治不了什么病。

  掌柜的看完药方之后,眼神扫了一下四周,严肃的将那张方子工整的叠好收进袖子里,亲自引着他们去了后院。

  这家药房的后院是存放药材,供药房自己人居住的,倒还宽敞的很。后面一排木屋整整齐齐的,就如这里的人一样,训练有素整齐干净。

  他们跟着药房掌柜进了一间屋子,屋子的书架上竟有个机关,打开后便出现了一个地下室的入口。

  地下室面积不大,也就方圆十丈大小,地面略微潮湿,空气有些阴冷。

  四周都是坚固的石壁,还配上了几个石桌石椅。

  “公子请坐。”药房掌柜的恭敬的对着九朔说。

  九朔隐晦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秦佑,只见秦佑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不用管自己。

  药房掌柜误把他当做九朔身边的掩人耳目的随从,他也就将错就错的退后了半步站在九朔身边,静静的看着他落座。

  九朔坐在那个位置上,倏忽间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威严的令人不敢直视。

  药房掌柜更加恭敬的问道,“公子是想出城?”

  九朔目光落在他身上,让他禁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赶紧继续说道,“现在确实没办法直接出城,公子可以暂时住在药房,这里绝对安全。”

  “我记得,这里都会留出密道。”九朔瞧着那面石墙冷声说。

  药房掌柜连声告罪,“公子恕罪,这地方我们也才来不久,密道还未修缮,前头还没挖通。若是要从这出城,等密道完工恐怕至少还要半个月。”

  “那就先在城中找个僻静的宅子,我晚上再来。至于这边的密道,我给你七天时间。”九朔说完直接起身朝地下室外走去,秦佑也一声不吭的跟在他身后。

  独留那药房掌柜还没回过神来似的,站在原地喃喃自语,“真的,要变天了。”

  离开了药房,两人并排走在街道上。

  九朔微微偏过头凑近秦佑,压低声音的说,“陛下可怪臣不敬?”

  怎么会。

  秦佑向来秉持着自己要宠的人,当然得给面子的原则,自觉的不打扰他家将军做正经事,怎么会因为这种细枝末节计较。

  “阿朔刚刚真好看。”

  ……

  九朔现在有点怀疑,他们家小软糕看上他完全是因为脸。

  这对话,怎么那么像祸国殃民的妖妃和色令智昏的昏君?

  “家师对医道颇有研究,各地都开了医馆药房。”不管秦佑在不在意,这些九朔还是要跟他解释的。

  “他四处云游,这些医馆药房就是落脚点。”九朔有些好笑的说,“也许是名头太大,总有人找上门来扰他清净,索性每到一处就命人挖条地道,方便跑路。”

  他说的半真半假,秦佑也就当听着好玩儿。

  能在天下开满医馆药房的人,岂能是一般人?

  只是医师,那刚才的掌柜为何神色如此恭谨?

  秦佑听着他的话半眯着眼脑海中牵起一丝疑虑,随即爽朗的笑着回应,“令师真是有趣的人。”

  一回头,却见身旁的九朔黑了脸,毫不掩饰的把嫌弃和烦躁挂在了脸上。

  说曹操曹操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军大人很忠心(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军大人很忠心(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