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白雾红衣1
夏一跳2020-07-22 13:513,126

  林敬闻言,也是倏地一笑道:“算是我多此一问,蓟兄你自滇北而来,对江南自然也不熟悉,想来应该也不识慕容家这号人物。就连我久居江南,此前也未有听说过,不过,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越是神秘的东西,我越是好奇,总想去窥一窥究竟。”

  眼下,面对眼前这种迫在眉睫的形势,林敬和蓟连却云淡风轻的论起了闲话,分明就未有将那已经逼近到眼前的红衣身影放在眼里。

  说话间,那红衣身影终于穿越层层迷雾,抵达到了三人的眼前。

  便在此时,容婳终于看清楚了那红衣身影的全貌。只见他身着一身新郎的喜服,喜服上绣满了金绣繁丽的花纹,头戴红冠,腰系鎏金环佩,足蹬黑底云纹靴。棱角分明的脸上缀一双冷峻的桃花眼,居然有种勾魂夺魄的俊美。

  林敬奇道:“这是……逃婚了?”

  他话音刚落,便见眼前飞来一根流星锤,极其迅捷,此前根本就未有任何征兆。容婳情不自禁的大喊一声,“当心!”

  林敬急忙一个旋身避过,在那流星锤转而击向容婳之时,他的急忙掣剑上前挡了下来。而那红衣人的流星锤却似毒蛇一般,紧紧的缠着他的长剑不放,林敬只好一手持剑,一手出掌和他拆了起来。

  而那红衣人出掌的速度竟是比流星锤飞来的速度更快,林敬只察觉到一阵阵迅猛的掌风劈面而来,根本就看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出掌的。他只好用尽毕生所学,拼命的抵挡着红衣人的进攻。

  容婳也一直在旁目不转睛的观战,试图找出那红衣人的功法师出何处。然而,纵然她已经看得眼花缭乱了,却还是未有看出半点端倪。

  渐渐的,林敬便落于下风,容婳心下一焦急,便欲出手去助。却见蓟连的刀已经快了她一步,他那把骇人的长刀,通体泛着森然的白光,直冲着那红衣人的背影而去。

  然而,那红衣人察觉到背后有人靠近,便急忙掣出流星锤,朝着蓟连而去。

  林敬这才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却也不忘大声冲着蓟连道:“蓟兄,你先撑一会儿啊,我先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蓟连因为此前已经和这红衣人战了一轮,基本已经摸清了他的武功路数,但因为不熟悉江南的门派,所以并不知晓这红衣人的来历。所以,也只好遂了林敬的心愿道:“那你便看吧。”

  在他回答之前,林敬便快速的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那红衣人方才的出招拆招路数,眼下又见他和蓟连拆了起来,心里是越看越狐疑。

  突然,他转过身向容婳询问道:“婳儿,你可有看出什么不妥之处?”

  容婳道:“我方才粗略的看了一下,觉得他的武功路数和那岚家十分像,但是却又有点不同,可是,具体哪里不同我又说不上来。”

  林敬道:“婳而你跟我想我的一样,不过,我有一种直觉他一定和我们凌虚阁有关,包括此前那些鬼面人。”

  不待容婳回答,他又重新携剑迎了上去,和蓟连一起对阵起来。

  此前,他和蓟连从未有过共同对付同一个敌人的机会,眼下面对这红衣怪人,二人却是出奇的默契。林敬因为持剑身形轻巧,所以便负责攻上,而蓟连用长刀,则负责攻下。原本他们各自和那红衣人对阵,便会稍显吃力,但眼下二人分工合作之后,却令那红衣人渐渐的招架不住了。

  就在林敬和蓟连准备一击致胜之时,那红衣人便使出一招海底捞月,击退了二人的双管齐下,跃身逃离了这片雾海。

  蓟连欲追,却被林敬叫住了,“不用追了,我想日后我们应该是有机会再遇上的。”

  蓟连闻言,便将长刀收回鞘中,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容婳见那红衣人逃离而去,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却又蹙眉道:“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今日已经打草惊蛇了,还是先找个安全之地歇息片刻。”

  林敬道:“好,不过方才我好像下手太重了,不知道这小孩什么时候会醒,我可没力气再扛着他走了。”

  他话还未说完,便见蓟连径自朝他走了过来,什么也没说,直接将顾之行扛在了肩上往前走去,渐渐的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容婳和林敬面面相觑,急忙跟了上去。

  三人因为方才的恶战,都有点疲惫不堪,但却也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着行了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听闻到了一阵水声传来。

  容婳喜道:“有水声,出口应该就在前方。”

  为了以防万一,林敬便持剑走在了最前面,容婳紧随其后,蓟连则扛着顾之行走在了最后面。顾之行似乎还在睡梦之中,时不时的还传来一阵磨牙之声。

  循着水声的方向,差不多又行了半个时辰,迷雾也渐渐的稀薄起来,不多时便见一束天光从前方照射了进来,林敬急忙跑了几步,待看清楚眼前的画面时,便兴奋的朝着身后的二人道:“婳儿,蓟兄,你们快来看,原来这出口竟然是如此仙境之地。”

  能令林敬发出如此感叹的实在是世间少有,容婳心下好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等她也看清楚了眼前的状况之时,心底也是为之一震。蓟连紧跟而来,站在了她的身侧,她无意中斜眼看了他一眼,却也是见他难得的愣住了,似乎也是被眼前的景色震撼得难以言表。

  三人眼前的地方其实是一处悬崖,但悬崖的对面却是瀑布。那瀑布似乎是和天空相连接的,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天界,哪里是瀑布的源头。瀑布一路倾泻而下,崖底是连绵不绝的氤氲雾气,根本就看不到崖底究竟是什么地方。而在瀑布的四周,却悠然的腾飞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物,有些像鸟儿,有些又像仙鹤,还有些像白鹭,都是些在世间不曾见过的物种。而他们所在的崖边却长满了很多不知名的野花,红黄紫蓝,五彩斑斓能和天上的云彩媲美。再加上三人身后的那片迷雾,整个画面看上去似是天上仙境一般。

  突然,顾之行的声音在三人的耳边响了起来,他道:“我这是死了……还是来到了天堂?”

  容婳还未来得及回答于他,便见他被蓟连潇洒的一扔,他便直接摔倒在了一旁的草地上。索性,草地上长满了青翠的新草,摔上去也并不会感觉到疼。

  容婳却还是不放心道:“你没事吧?”

  顾之行一骨碌的从草地上爬了起来,胡乱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袍,向容婳满脸堆笑道:“劳容姐姐担心了,我没事。”

  随即,他继续震惊道:“我方才就不应该多此一问,这一看便是天上才应该有的啊,若是真的去了阴曹地府哪能有这样的景色看。”

  林敬道:“你怎么就这么确定这就是天上呢?这万一就是地狱呢?”

  顾之行不假思索道:“怎么可能呢?我们三个也许死后是会下地狱,但容姐姐心地善良,那是肯定会去天上的。”

  容婳满脸为难道:“这算是夸我吗?但为什么我总觉得背后有点凉飕飕的?”

  顾之行顾不得回答,急忙从身上掏出纸笔来,又开始不停的边念边记录。容婳见状,急忙招呼林敬和蓟连就地坐下,稍作休息。

  林敬接过容婳递过来的水袋,先行递给了蓟连,蓟连却低声道:“不用了。”

  林敬也懒得再询问,径自喝了起来。突然,他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兀自喃喃道:“我方才想了一下,那个红衣人我好像是见过的。”

  容婳道:“其实,我也有那样的感觉,但却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林敬道:“有一个地方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穿着一身新郎的喜服呢?犯不着因为要追杀我们,而连媳妇儿都不娶了吧?”

  顾之行闻言,急忙转过身来道:“方才你们在说什么?若我没听错的话,你们刚刚是被一个身穿新郎喜服的人追杀了?”

  林敬道:“怎么?你认识啊?难道还随了礼?”

  顾之行道:“不是,我是说正经的,你们赶紧给我说说那人都有些什么特点,指不定我还真的认识。”

  林敬满腹狐疑,蓟连一副你爱说不说的模样,容婳见状,不忍打消他的积极性,急忙回答道:“方才迷雾之中出现了一个红衣男子,他穿着一身新郎服,使用的武器是一根流星锤,而且武功路数极为诡异,但十分快,掌法快得令人根本就看不清楚。”

  顾之行越听脸色越难看,待容婳说完之后,他的脸色便惨白一片,月牙眼里似乎还有一些惧意。

  林敬见状,纳闷道:“怎么了?难不成还真不是活人?”

  顾之行沉重的摇了摇头道:“并非如此,而是死而复生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