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胆颤心惊
一梦千机2020-07-15 11:112,342

  少年宫门口。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朱朝阳带着严良二人走到了角落里。

  “朝阳,你一个人上去么?”严良环顾四周道,“人这么多,要不然我也跟着你混进去吧?”

  朱朝阳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我就是先去看看,顺便上个奥数课,不用担心。少年宫一楼有不少可以玩的地方,你们找个地方等我就行了。”

  三人正说着话,就见不远处穿着玫红色收身长裙的王瑶牵着女儿朱晶晶走了过来。

  “去吧晶晶,妈妈下课就来接你。”王瑶拢了拢耳边的长发,笑着说。

  穿着精致白色纱裙的小女孩儿高高兴兴的往少年宫里走去,朱朝阳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五楼半开着的弧形窗。

  剧中的朱晶晶,就是从那里掉了下来,用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裙子。

  “普普,就在一楼玩,不要上去。知道了么?”朱朝阳对着普普说。

  他隐约觉得自己改变不了什么,但还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又交待了几句之后,朱朝阳到一楼填好报名表上了楼。

  “大家知道这直角坐标系是谁发现的吗?”

  讲台上,一个身穿白色衬衣西装裤,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正点着黑板上的坐标系说着话,朱朝阳从后门进去,弯腰坐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就听到讲台上的人说,“是法国著名数学家笛卡尔。”

  然后他又在坐标系上画了几条弧线,最后一笔落下,变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

  这就是因为这部剧大火的关于笛卡尔跟公主的爱情故事。

  传说那个时候法国流行黑死病,笛卡尔不得已流浪到了瑞典,遇到了丝毫不嫌弃他的公主克丽丝汀,后成为其老师。在日常交往学习中两人互相产生情愫,但国王知道后,大怒,下令处死笛卡尔。

  公主以自缢要挟,最后笛卡尔被放逐回法国。

  说着说着,张东升的目光突然扫到了角落里的朱朝阳,他微微顿了下,而后扶了扶眼镜继续说道,“不过笛卡尔并没有放弃,他不断地给公主写信,直到自己去世。”

  “然而直到他死后,最后一封也是唯一一封信,才辗转交到公主手中。上面写的,就是这个图形的函数方程式,一个只有公主解了出来的数学式。”

  他说完又笑了笑,“当然,这只是个其中的一个版本,也有人说,笛卡尔跟公主根本没有相爱。他是死于肺炎而已。”

  “关于这件事到底是童话还是现实,取决于你们相信什么。”

  剧中的张东升在学术方面可谓是明珠蒙尘,听他将奥数课,让朱朝阳这个穿越过去的人都惊叹不已。

  一张卷子做完,下课铃声也响了起来。

  朱朝阳把写满东西的草稿纸塞进信封,又看了一眼最后一道复杂的大题。剧中就是这道大题上,让张东升得知了朱朝阳的讯息。

  把卷子交到讲台上,他跟张东升对视一眼,露出一个隐晦的笑容,而后离开。

  办公室里。

  张东升把收上来的卷子整理好在桌上一磕,从中间掉出一封信来。

  他静静的看着那封信,直到手心起了一层薄汗,才伸手拿了起来。

  那个在教室角落里的男孩儿,他在六峰山山脚下曾见到过,就在他刚刚杀了人,暗自庆幸自己计划十分完美的时候,见到了他。

  信封上什么都没写,但留了些写字的印记在上面。他立刻用铅笔轻轻划了几下,露出了更加清晰的函数图。连忙翻着卷子找到画了这个图的卷子。

  姓名:朱朝阳。

  班级:初一。

  初一的学生,来这里上他的奥数课……

  难道他已经怀疑六峰山的事情是自己设计的?还是那天他看到了什么!?

  “……东升?”

  一道略有些低哑却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张东升惊得‘蹭’一下站了起来。

  看到了身后突然出现的,徐静的舅舅、自己大学时的导师丁浩。

  “哟,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我进来半天了你都没听见。”

  丁浩的目光顺着他有些惊慌的脸往下,最后落到了他手里的信封上,

  “这是什么东西?学生给你写的感谢信?”

  张东升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教室里朱朝阳临走时看他的那一眼,让他觉得这封信里的内容很有可能跟六峰山有关。而眼下徐静的舅舅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事情已经败露了!?难道这个丁浩已经知道徐静的父母是自己杀的了?!

  不!

  不对。他的计划几乎天衣无缝,警局都没查出来,那个朱朝阳怎么可能知道?而且如果丁浩知道的话,现在肯定不会这么平静的对他了。

  想到这里,张东升露出了一个平和的微笑,“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吧。好久不见您了,丁老师怎么有空来这边?”

  说着他状似无意的把手里的信封放到了张朝阳的卷子上面,准备引着丁浩去旁边坐。

  然而丁浩除了是学识渊博的教授外,还因为心理学上颇有建树,而经常为一些刑事案件做心理侧写,相当于一个破案专家了。

  他对着张东升眯着眼笑了笑,然后推开他的手拿起了桌上的信。

  “想当年我可是对你寄予厚望啊,现在能收到学生的感谢信了也算是不错。这我可得赶紧看看……”

  “丁老师!”张东升一下按住了他拿信的手。

  “这些都是小事,您还是先过来这边坐吧。”

  两人的视线对到一起,拿着信的手跟阻止拿信的手都没有动,气氛一时僵了下来。

  “怎么?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

  丁浩的眼神沉了几分,突然一下从他手里抽出了那封信。

  张东升的拳头猛的攥紧,却没有敢抬头看他。

  倘若信中真的写了关于六峰山的事情,他该怎么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额角渗出的汗渐渐汇聚到一起,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忽然,丁浩大笑一声,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好啊你小子!都能教出这么优秀的学生了?”

  张东升错愕的抬头,然后一把从他手里拽过去那封信看了起来。

  一整张草稿纸上,密密麻麻的写了三四种解题方法。这朱朝阳,竟然能把最后一道题做的这么精彩!

  丁浩自顾自的夸着他,顺便拿起桌上朱朝阳的卷子看了起来,而张东升则发现,草稿纸的最下面还写了一句话。

  “张东升,关于童话跟现实,虚假跟真实,我想跟你聊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秘的角落2之开局一艘小白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秘的角落2之开局一艘小白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