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更加好奇
常书余2020-07-22 15:262,133

  “我很好。”华服女子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试探性地问:“好吧,儿子,卿颜看起来像我吗?”

  她没有提及。她提到赵凡看着几乎相同的脸,然后她又迷路了。

  “年轻人?”她轻声呼唤,醒来的赵凡再次谨慎地微笑:“这不像你,你比她温柔得多。”

  华服女子笑了,她从赵凡的回顾性眼睛和嘴角得到了真正的答案,这使她对赵凡的口腔中的卿颜更加好奇,但她不再对此进行询问,而是改变了话题:“儿子,我们去吃饭吧。”

  “等等,刚才发生了什么。”赵凡停止了讲话,但是华服女子看到了他​​的担心,做了一个空白的表情,用口头上的疑问:“现在?刚才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刚到这里,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听到。“

  “谢谢。”听完她的话,赵凡松了一口气,然后尴尬地耸了耸肩:“好吧,姑娘,你可以打扰吗?”

  华服女子没有讲话,但给了他空白的表情。

  “好吧,你能为我找到西装吗?”赵凡真的很尴尬地说,不得不对华服女子进行“了解”。华服女子好一阵子都没有回应,听到了赵凡在谈论衣服。

  ,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赵凡,然后,“啊”,她突然眼前的景色红了脸,跳了起来,转过身,低声说:“主人,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会回去。”然后她像小步一样逃跑,看着走开的身影,赵凡脸上的微笑再次消失,眼中只有一丝悲伤。

  华服女子并不意味着让赵凡等待更多。在半小时内,她带着全套衣服回来了,包括淫秽的裤子,裤子,绿色的长袍和一条。

  她的视力很好。这套衣服,包括鞋子,非常适合。穿上赵凡后,没有任何束缚,也没有太松的感觉。

  “麻烦姑娘,谢谢。”赵凡拉直了衬衫,从莫卿颜那里拿了蓝色的丝绸围巾,然后将长发扎成马尾辫。

  经过精心设计的赵凡之后,它看起来像只狗,特别是最后一束长发,使他增加了一点骑士精神,看着人们完全消失了。我看到的悲伤和痛苦似乎已经改变。她忍不住惊呆了,对赵凡越来越好奇。

  这个人真的很奇怪,他怎么能这么深深地埋葬感情?顺便说一句,有了那个卿颜,她真的看起来像我吗?

  “拜托,拜托!”穿着整齐的赵凡礼貌地拱起了他的手,并发出了邀请的手势。华服女子被唤醒并康复,“哦”做出了反应,然后转身走在他前面,一个又一个地走在走廊上,两个人没有任何联系,但是华服女子一直在猜测有关赵凡的一切。

  尽管后屋不大,但走廊上有很多转弯处。两人走了几分钟才到达客厅。在酒楼,赵凡对段月有了新的理解。

  他面前的段月和小兰已被冲洗。与以前的尴尬相比,两者的形象发生了巨大变化。小兰还可以,但是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是它看起来仍然像个未发育的小姑娘,而段月看起来像是新的形象。

  虽然它仍然是男人的外表。但是,这将不再是官服,而是富有的年轻人的服装。她的头发是皇冠状的,穿着白色的长袍,腰上覆盖着白色的玉佩石,她的小巴掌脸很精致,而且五官很好。她的双眼间有英雄气息,微笑中透着凉爽的风格。详尽无遗。

  通常情况下,赵凡必须欣赏额外的戏剧性,但是在击中华服女子之后,他并不愿意谨慎。

  “卿颜姐,你这么久了,食物很冷。”当段月看到这两者时,他们迅速邀请赵凡坐下,同时对他们为什么这么晚表示好奇。

  “那个”华服女子迅速席卷了赵凡,犹豫着不知道用什么借口来偏转段月,但是赵凡突然说:“这归咎于我没有穿衣服从山上出来,结果是这个姑娘必须取代我寻找的衣服。”

  “是的,我帮助儿子找衣服。”看到这一点,华服女子迅速回声。

  在这方面,段月毫无疑问,因为在遇到赵凡之后,她没有看到他有任何行李,但是小兰怀疑地看着了两个人。作为丫鬟,大约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西装。她知道。

  为什么不能超过两个季度?

  但是,她还很年轻,并且没有深思熟虑。相反,她在段月的指导下为赵凡和段月倒了一杯酒。

  “赵大哥,感谢你白天给我喝一杯。”段月举起酒杯并举行了仪式。

  “段姑娘有礼貌,道路不平坦。”赵凡举起了酒杯,并用段月的酒杯敲了敲,但他没有等段月做出反应,而是转过头喝了酒。看到这一点,她别无选择,只能带着痛苦的笑容来喝酒。

  其实她的酒量不好,这杯酒只是想表达她的感激之情,她准备喝一口,但没想到赵凡在她面前变干,自大,惊讶地击败了她,无奈的夏不得不喝了它和槐一起,一旦她进入喉咙,她的喉咙就很热。

  另一方面,赵凡就像喝一杯开水,一点也不喝。但是实际上,这杯葡萄酒确实与赵凡的白开水没有太大区别,赵凡在下一代中已经生活了20多年。

  尽管该酒在大唐达到了一个小高峰,但纯度仍然不足。最强的烧刀只有大约30度,所以醉仙子李白会喝满100杯酒而不会喝醉,那东西仍然可以做成一首好诗。如果在以后的世代用60-70度的纯白米代替它,更不用说一首诗了,喝100杯无酒精中毒已经是一个奇迹。

  菜肴非常饱满,但赵凡的食用就像嚼蜡一样。他不吃一口就停住了筷子,并用一个水壶喝了自己。与当下的有趣和幽默相比,他此时更无聊。。

  “赵大哥,食物不符合你的口味吗?”段月尴尬地问,赵凡带着不安的笑容摇了摇头,擦干了杯子里的东西,这使段月感到很奇怪。他正要质问,并被华服女子所阻止,他知道内幕:“月妹,你和,你是怎么认识的?我从小兰听说他救了你,对吗?他是如何拯救你的,她在小兰中没有说清楚,让我们再说一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