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秘
常书余2020-07-22 15:262,417

  每个间谍都必须轻按收听信息。

  通过与女官进行交流,赵凡学会了许多他想知道的事情,但是他对一件事非常好奇。

  “段姑娘不知道我是否可以随便问你一件事?”赵凡学会了古人的仪式说。

  “请叫我赵大哥。”为了响应赵凡的请求,段月和小兰不再称他为赵壮士,而是取了一个更近的名字赵大哥!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县令的作用。尽管段月是个女儿,但看不到这个时代的女性都应该拥有的那种风骚。

  聪明的外观使段月变得更大。

  赵凡感到惊讶,所以他不再掩饰,直奔重点:“段姑娘,你是如何成为县令的?如果不方便,你可以不说!对不起。”

  在封建时代,女性的官僚地位非常罕见。

  尽管大唐的民俗是开放的,但赵凡隐约记得在武媚娘上台之前,似乎没有女性官僚作风的先例,所以想问一下。话刚过去一半,他突然发现段月的脸上有些悲伤。小丫头瞪着他。似乎对自己的问题非常不满意,因此他迅速换了住嘴道歉。

  “实际上”段月暂停了。“没什么可说的。整个昌新县人士都知道这一点。皇帝早年不接受禅宗让步时,父亲挽救了皇帝的性命。一位官员担负了一半的责任,但不幸的是,我的父亲由于过早死亡而未能获得荣耀,然后我的哥哥无缘无故地失踪了。多亏了皇帝的怜悯,我才得以当县令。“

  段月似乎在谈论与自己无关的普通小事,但赵凡仍然感到悲伤。尽管内心仍然存在一些疑问,但仍然尴尬地随意交谈,不得不改变话题:“哦,是的,你是如何进入那些贼人团伙的视线?”

  “我们对此不太了解。也许是匪徒匪徒来到广良的地方。”段月对此进行了思考,不确定地回答。

  “逃犯?”赵凡喃喃自语,眉毛间充满了疑问,但他习惯了各种贼人凶手,他只是为了夺取段月两个人的性命而奔跑,这不能是所谓的黑帮,引人注目。

  首先,一枪枪不会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

  其次,逃犯都是为了钱而奔逃,他们通常不是为了钱,也不愿与官员有任何联系。即使被官员发现,他们也只会逃避继续犯罪,也没有冒险冒险被完全追捕官员的危险。

  如果这个行人真的是一个逃犯,他只能说唐代的贼人太草率,太笨拙了。

  赵凡详细介绍了内心的想法,也提醒了段月。一群人从哪里冒出来的。见面后,他们没有为钱说话,也没有打算绑架。遇到的第一件事是用刀杀死。

  看来这群人的来历不简单

  他们为什么要杀死自己和小兰?

  知道这群人的意图,段月皱了皱眉,但仍然不知道原因。相反,小丫头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小姐,你是说团伙与我们正在调查的案子有关吗?”

  所谓旁观者是明确的。

  在小兰的提醒下,段月感到高兴,皱眉认真思考。

  看着主人和仆人之间的表达,赵凡的职业病发了,问:“什么案子?”

  这句话一出,段月就记得那个救命的恩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会告诉他吗?

  段月犹豫了。

  从远古时代到现在,案件的情况一直保密,但是在何种程度上取决于处理案件的人。

  段月认真考虑过,或者决定粗略地谈论案子,不是为了挽救生命的宽限期,而是要说一下赵凡对贼人的分析,足以令人信服。

  也许他能看到她无法达到的要点?

  带着一线希望,段月简单地讲述了案子的全部故事。

  事实证明,最近在昌新县中有几起妇女失踪案。受害的一些妇女是已婚妇女,另一些是黄花少女。他们之间的唯一联系是,这些女人都是从邻居嘴里的美丽的人。

  另外,目前尚不清楚凶手是谁,目的是什么,甚至还不清楚失踪妇女是死还是活。

  县里发生过这种恶性事件。作为县令,段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破案,为了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案件,段月今天与私人小丫鬟一起私下走访了各地的失踪地点。是否可以找到相关的线索,却意外地在遇到了一群贼人。

  赵凡知道案件的真相,很钦佩段月的心,而且这样的父母官很少。但这不意味着他同意段月的破案方法。

  首先,由于私人访问需要穿上官服,所以是否不知道与人打交道最不愉快的事是与官府打交道?哦,对,应该像雍正帝,微访问私人访问是否不好?

  其次,你知道失踪的都是女性。段月没有任何自卫手段,敢于在犯罪现场四处走动。是不是害怕他们也会被带走?

  在与段月分享了各种想法之后,主人和仆人都惊恐地看着对方,他们的恐惧在脸上显露出来,但是小兰的想法更多地是在赵凡的形容词上,当时赵凡说道,在讲话时,她哼了一声。赵凡看着她的胸部,只是荷叶的尖头胸部没有任何能力来证明她的正当性。

  “赵大哥所说的是,我似乎太鲁莽了。根据赵大哥的说法,这群人追逐我和小兰是否与这起案件有关?”经过一轮分析,段月已经钦佩赵凡的敏捷人才,迅速抓住机会让他自己分析案例。

  赵凡对此皱了皱眉,说道:“青衣贼人有两种可能性来追赶你。正如段姑娘之前所说,他们只是一群凶猛的黑帮和黑帮。当然,这种可能性另一种可能性是,他们也与幕后真正的凶手保持联系。你想冒险追逐的原因肯定是因为你有一些线索,或者你与他们非常接近。“

  在分析了赵凡之后,他看着,问:“你有任何有用的线索吗?”

  “有用的线索?今天我们拜访了许多家庭,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段月皱着眉头,仔细考虑了他访问时发生的事情。突然,眼睛变得闪亮。她伸出手从怀里拿了一个玉佩。她喃喃地说:“这是玉佩的主要线索吗?”

  “你是如何获得此玉佩的?是在犯罪现场还是在受害者家中发现的?”赵凡问。

  “不是。”

  段月捏住玉佩,摇了摇头,然后告诉赵凡玉佩的由来。

  原来,这个玉佩是由祖母在她家门前捡到的。不知道它来自哪里。

  在门口?

  赵凡对段月中的玉佩表示怀疑。这是一款具有独特茎型和非凡雕刻技巧的荷莲红玉。

  乍一看,它看起来像一个翠绿的荷莲,即使不是一个小小的缺损。在一个角落里,整个身体都被破坏了,为后代妥善保存。

  也许有可能在沪市更换一栋三层楼的别墅。

  这是什么?

  赵凡的眼睛突然闪了一下。他在玉佩上看到一个非常细的点。该点就像一个小字,但实际上太小了,不比芝麻大很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