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燎烈炽热,瑟娜女王
炽热心灵2020-02-16 22:122,948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暗金色堡垒,城墙巍峨屹立,上面站立着一个个全副武装气势汹汹的卫兵。

  那就是天风内堡,高贵阶层的聚集地。

  外城皆贱民,内堡皆贵族。

  这似乎是一条亘古以来未曾改变的真理。

  除了地理位置极度优越的皇城,王城,在任何的基地市中,都是如此这般的建筑布局。

  如果这样,就能多出一道面对无穷尽的黑暗源兽冲击时的坚固防御,何乐而不为呢?

  外城的人任其死活……

  以贱民之血染红黑暗的王座,以贱民之命来平息暴躁的源兽。

  这是掌权人一贯的作风。

  陈开宇走到了钢浇铁铸的城门前,旁边站立着两个卫兵。他将代表自己身份的本子给守堡的卫兵看了一下,卫兵不耐烦地催促他快点进去。

  无视那种夹杂着厌恶的目光,他挺起胸膛走进了堡垒内部。

  陈开宇诧异地看着脚下这种用青灰石铺成的整洁且宽阔的路面,完全不同于他经常走的那些泥泞道路,破落不堪的道路……目之所及,道路全部都是采用这种昂贵的堪比食物的青灰石。

  内城的人,可真有钱啊!陈开宇舔了舔嗜血的嘴唇。

  被精心雕刻的道路两旁,栽种着一棵棵火红到近乎耀眼的凤凰树,绚丽夺目,精妙绝伦。

  陈开宇仅仅在课本上看到过这种来自堕落高原的树,树身树叶无一处不是火红色。

  简介上说这种树生命力顽强,且极具观赏性,而且这是新时代被辐射的大地上所孕育的新品种。

  他走近一棵树旁,欣赏着那燎烈炽热之美。

  “先生,请让一让,我需要修剪这棵树。”一阵沉稳有力的声音传来,这令陈开宇吓了一跳。

  他茫然失措地环顾四周,发现空无一人。

  “我在你下面。”

  陈开宇低下头,看到了一个仰头看着他的小侏儒。

  他身穿一袭缩小版的燕尾服,打着整齐的领带,脚下踩着一双锃亮的皮鞋,脸上挂着如深宅大院里管家的那种无暇笑容,冷漠,又叫人无从挑剔。

  “哦哦。”陈开宇急忙闪身,他破烂不堪的衣袍随风摆动。

  接着,小侏儒提着一把巨大的剪刀刷刷地把那棵凤凰树上杂乱无章的枝叶清理掉。

  火红色的叶子屈服于钢刃之下,凋零下去,凄美的令人心碎。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很难想象那些人是如何驯服这种有着异常暴躁性格且坚韧不易屈服的人种,这个小侏儒彬彬有礼的样子让陈开宇有点想揍他一顿。

  返回到街道上,他四处扫视着周围的建筑物,服装店,修理店,各种类型的门店应有尽有,琳琅满目的商品甚至有的直接挂在门外。

  古典、开朗两相宜,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

  与外城死灰色不同的是,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着华丽与耀眼之美。

  内堡和外城仿佛就是两个完全迥异的世界。

  有太多新鲜的事物出现在了陈开宇的眼前,仅凭他在学校里面修习到的匮乏理论,是完全不足以支撑起他对世界观的架构。

  所以说,古圣人有言:实践出真知。

  这才是真真正正万古不易的真理。

  忽然,行走的他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手掌般大小的呢绒玩偶,模样很像那种潜伏在北地大陆的双头北极熊。

  于是,陈开宇停了下来。

  他想要看一下价位。

  接着,在店主审视的目光下,陈开宇足足在那里滞留了三秒钟。

  五十白源币。

  他嘴角咧了咧。

  这般大小的玩偶竟然有着如此昂贵的价格,很难想象那些贵族后代们的稚嫩小手所抓着那么多的小玩意,而目的仅仅是为了玩耍。

  精致玩偶的背后,代表了难言的血和泪。

  陈开宇准备走了,他的确很想买下这个小物件,但……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街道上传来了异样。

  在那一端,一辆马车慢行着。

  这是辆旧时代极具代表性的两驾马车,银白镶金的车身神秘而优雅,铁制的蒸汽车灯被擦的锃亮。

  驾车的是两匹深黑颜色的高头白驹,不掺半分杂色。

  驾马的是两个红发的异域武士,他们有着孔武有力的身躯,身上披着钛合金制作的铠甲,将前胸,小腹等身体的要害部位护住。

  铠甲下是深灰色缀着淡蓝色条纹的制服,脚下的黑色长筒靴被擦得锃亮,由黄金制成的马鞍十足亮眼。

  这是两个高大英俊,冰冷傲慢的武士,他们火红色的短发好似在燃烧。

  在马车前面,随行着三个身着黑色燕尾服的侍者,里面流露着雪白的衬衣,以及熨得整整齐齐的绯色领结。

  马车后面,十六名全副武装的卫兵小跑着,他们武装着轻火力,腰间别着弧形弯刀,刀鞘散发着血腥味。

  马车快要行走到陈开宇所待的街道,他急忙闪避到一隅,他担忧惊扰了马车里面的大人物。

  “多么可怜的人啊!”

  在马车行驶到陈开宇刚刚驻留的小店门口,一个极具魅惑的声音从车厢里面传来。

  陈开宇不动了,他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披着的如垃圾般的破旧棉袄,以及一条露着大洞的黑色裤子,用衣衫褴褛来形容他都有些过奖了……衣不蔽体才是正确的形容方式。

  刚才那句话是不是在指他呢?

  他有些诚惶诚恐了起来,暗自低垂下了眼帘。

  一位侍者走到马车前,缓慢地打开了车门,然后平举起手臂,弯下了肩。

  车门内,露出了一只精致的手,手指纤细修长,扶在了侍者的肩上,指甲线条无可挑剔,一看就被细心修理过。

  从马车内走出来的,是一位身着宫廷盛装的女子。衣着是极致的灼热火红色,一如道路两旁那燎烈的凤凰花。

  曲线妖娆动人,风姿绰约,让人心神荡漾。

  她的青丝高高盘起,用深红玫瑰花纹的钻石发带束成发髻,绯色的头发透着魔幻般的诱惑,长长的睫毛花蕊般垂下,浅红色的双眸带着典型式的贵族式冷漠,嘴唇曲线丰富。

  外露出来的莹白雪肤会让人真正明白旧时代所谓的骨肉匀亭的真正含义,如薄胎瓷般细腻晶莹,薄如纸,洁如玉,令人不敢触摸。

  无论从哪个角度方面看,无论处在哪个时间空间,她都符合最严苛的美人标准。

  婀娜神秘,袅袅婷婷。

  “今天是献祭日,该赏。”女子带着女王般的口吻命令道,然后优雅转身返回到了车厢内。

  侍者缓缓踱步到陈开宇面前,看着侍者那锃亮发光的黑皮鞋,陈开宇深灰色的瞳孔微微收缩。

  细心如他,发现那鞋底,与地面有着一公分的距离。

  侍者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淡紫色的源币,扔到了陈开宇的身旁,然后轻盈离去。

  马车驶去了,银白色的车身四周刻着大大的古体字,‘瑟’。

  旁边的店主,张着的嘴巴足够塞下一个炎赤鸟的蛋。

  长时间待在内堡做些玩偶生意的他,清楚地明白那个字所代表的含义。

  全天风城唯一一个能配得上这个字的人,唯有瑟娜女王。天风内堡的三大掌权人之一,宫廷议会的真正主宰者,以及黄金帝国唯一的异姓皇,北莽皇者的女儿。

  到两驾马车完全驶离了街道,陈开宇才缓缓抬起头。

  那股浓郁到极致的燎烈炽热之美消散了。

  他抬起头,注视着天空的那份耀眼。

  这是他第一次,完全从内心深处所迸发出来的欲望:他想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了。

  原因不是那令人眼花缭乱的商品,也不是那美轮美奂的建筑物,而是那个……妖娆冷酷如女王般的优雅女性……

  陈开宇捡起了那枚施舍于他的淡紫色源币。

  赤橙黄绿青蓝紫白,这是这个时代源币的划分标准,以百单位为进制。

  他走到了商贩面前,那个小店老板脸上清楚地写着‘付钱就是大爷’的神情。

  “这个双头北极熊的呢绒玩偶,我要了。”陈开宇淡淡道,他扔出了那枚淡紫色源币。

  “好嘞,五十白源币。”

继续阅读:第14章:猎人大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墟文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