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王爷说:他惧内
墨色谦桦2020-05-13 17:532,323

  皇后意犹未尽的点点头。

  莫韶华以为成功让皇后明白秦年不是断袖。然而她并不知道,那天秦臻骚扰莫韶华的事情被皇后看的明明白白,也扎扎实实的想歪了。皇后以为秦臻已经把莫韶华拿下了,内心还揣摩着,该怎么吹那股东风。

  “昨日怎么没见你进宫?”

  莫韶华刚换好衣服从皇后的寝宫出来,就遇见最不想见到的太子秦臻。

  她冷冷的别开头,绕过他:“与你无关。”

  “我知道前日是我太过鲁莽,你莫要生气了。”秦臻用身体挡住她,从月牙袍袖中掏出一支镶嵌红宝石的簪子,没经过莫韶华同意,就把它插在她的发髻上。

  “算是赔罪。”秦臻面容淡然,丝毫不像前日气急败坏的模样。

  这是什么不要脸的人?

  骚扰不说,还事后光明正大的跟她说话。

  真是孰不可忍,莫韶华暴躁的脾性瞬间被激发。她伸手粗鲁的把簪子取下,正要把它摔给他。却不想一道悠悠的话语从背后传来。

  “王妃和太子在此情意浓浓,本王是不是要回避?”

  莫韶华僵硬着回头,秦年晦暗的凤眼正死死的盯着自己,还有他身边娇羞的曲白净也投来一种难以消化现状的表情。

  丈夫和小三撞见了妻子和男人。

  这也忒尴尬了吧。

  莫韶华讪讪的放下手,赔笑道:“太子和表妹还在这里,四爷可千万不能开玩笑。”

  “这不是妾身走路不小心撞到了太子,还把太子手中的簪子撞掉了,我帮他捡簪子来着。”

  说完,莫韶华强行把簪子塞给秦臻。

  “还不快过来!”秦年凤眼悠悠撇来。

  莫韶华赶忙乖巧懂事的站到秦年身边,还不好意思的冲曲白净尴尬一笑。

  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只准男人三妻四妾,她身为一个女人,只能暂时乖乖躲避在秦年的威严之下。

  当着秦臻和曲白净的面,秦年霸道的将莫韶华搂在怀里:“太子若是找本王王妃没其他事,那我们夫妻二人就先走了。”

  秦年到底哪根筋搭错了?吓得莫韶华浑身僵硬只能被迫被他押着走。

  曲白净在后面紧追几步:“秦年表哥。”

  “回去告诉东洲王,本王惧内。王妃不发话,本王谁都不敢娶。”秦年居高临下瞥了一眼怀中一动不敢动的莫韶华,抿唇幽幽开口。

  惧内?她从哪只眼睛都没看出来他有一丝丝惧内的意思。

  把冷锅甩给她,直说他想逮着她一人坑不就行了,何必拐弯抹角的。

  眼看早把太子和表妹曲白净远远的甩在后面,然而秦年的步伐却越来越快,莫韶华实在是跟不上了。

  她停下脚步,从他怀抱中挣脱出来,喘口气:“四爷,我今日在太医院还有些事没有处理,您就先回府吧。”

  砰!

  擎天红柱上,硬生生烙下秦年的掌印。莫韶华屈着腰背,被堵在柱子和胸膛之间,进退两难。

  内心对自己生平第一次被壁咚的激动,在她抬头看见那张比自己还美上百倍的脸,又想起他是断袖,瞬间只剩下了满满的可惜。

  “我当真小瞧你这小丫头了,对我不理不睬,转身就如此大胆在宫里跟太子卿卿我我。”秦年挑起她的下巴,凤眼中正酝酿着铺天盖地的怒意。

  身为王爷还是要面子的。

  她懂!

  于是,莫韶华乖巧的对秦年说:“四爷放心,从此往后妾身会小心行事,在宫里见到太子定躲得远远的。绝不会让人瞧见误会。”

  秦年手一抖,差点儿没控制住掐死面前的莫韶华。

  她的意思不就是,在外人面前会克制自己,那若是躲在没人看见的角落里,就能肆意妄为了呗。

  “既然如此,那本王问你,那晚为何拉着我行鱼水之欢?”秦年压住下心中怒意。

  面对秦年的兴师问罪,莫韶华早已在心中编排许久。

  她利索的从秦年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半蹲行大礼:“这就是一场误会。那天我不小心误食了纯药。由于药效过猛,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四爷别生气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推辞合情合理,认错态度诚恳,让秦年抓不住一丝想要质问下去的理由。秦年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用不上力气还倍感难受。

  罢了罢了!眼前只不过是小丫头,一根手指都能捏死的脆弱。自己还是不跟她一般见识。秦年脸色黑的面如锅底,幽怨的看了一眼莫韶华,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等他走远了,莫韶华才缓缓起身,愁容暗扉:秦年果然因她私自给他下药而愤怒。也怪她棒打鸳鸯,这下不仅要想着补偿何枉生,还得委身去哄秦年。曲青离也躲着自己。

  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东洲疫情控制的很稳定,莫韶华也不必经常进宫去太医院看着。就有心在府中哄那位傲娇的老男人。

  “四爷,我按照您的要求,在天食斋大厨的指导下,给您熬了雪莲桂花粥。您尝尝?”

  侧坐在他身边,莫韶华仰着一脸讨好的笑容,亲自舀了一勺卖相不错的粥喂进正在看书的秦年口中。

  一碗粥下去,秦年连眼皮都懒得抬。却把莫韶华累的浑身是汗。

  “今日天气有些闷热。”

  她赶忙帮他去掉腿上盖着的羊毛毯。

  “这字太小,本王看的累。”

  她卑躬屈膝的拿着满是繁体字的书卷,磕巴的读着。

  许是她伺候的太过舒服,到最后这位大爷懒得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饭”

  “热”

  “读”

  此人太过刁钻,甚难伺候。奈何莫韶华心生有愧,只得任劳任怨,全程还得赔笑着。

  她莫韶华啥时候这么憋屈过!

  说到底还不是肚子孩子他爹惹的祸。把她名利双收、美男入怀的穿越梦想给活生生碎成渣渣了。

  要是被她知道那晚男人是谁,她恶劣一笑,还不亲手扒了他的皮!

  “啊切!”秦年毫无征兆的打了个喷嚏。

  把幻想报仇的莫韶华给拖回现实。对上秦年悠悠瞥过来的凤眼,谄媚一笑。赶忙给他拿了毯子盖上,体贴道:“四爷可别感染风寒了,不然我得多心疼啊!”

  “嗯。”秦年哼了一声,暗中瞧见了她的不服气,故意开口:“不是某人背地里说我坏话就好。”

  “怎么会,怎么会!”

  莫韶华站在他身后,咬牙切齿的恨不得现在就喂他点儿药。杀杀他的势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贫穷王爷炫富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贫穷王爷炫富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