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给孩子认个王爷爹
墨色谦桦2020-04-22 15:412,444

  “我……我其实还没想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她现在也没脸面对曲青离,逃似的离开了。

  曲青离顿时愣在了原地。

  青白玉镯被他攥紧,指尖发白。

  他缓缓抬起头来,抿紧薄唇,墨眸中席卷着铺天盖地的无望和受伤。

  难道她在骗自己吗?

  ……

  怀孕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般砸在了莫韶华头上。

  一连好几天,她整个人就瘫在金塌上,皇宫也没心情去了。一手摆弄着那晚男人留下的白玉佩,一手摸着自己还平坦的肚子。

  心中早把男人骂了个千千万万遍。

  唉!

  有了孩子,她也不好让心中完美形象的曲青离当接盘侠。

  但要是继续留在王府中,又出现了另外一个棘手的问题。

  她身为一个弃妇嫁过来也就算了,居然肚子里还带一个。秦年虽是断袖,但她也不能如此明目张胆的给他戴绿帽子吧。毕竟他堂堂王爷也需要尊严脸面的。

  要不,一不做二不休喝堕胎药,反正那晚只是个意外,她也不认识孩子的父亲。自己权当没有这个孩子。

  可转念一想。

  不不不行,她舍不得,这毕竟是她第一个孩子。再说她身体太差,也承担不了药流的风险。

  莫韶华苦思冥想,突然一记想法闪过脑海。

  要不,嫁祸给秦年?

  他虽是断袖,但毕竟还有男人那玩意。只要迷惑他睡上一晚,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有名分了。到时候说不定能让他还在皇上面前抬起头,还得感谢自己呢。

  至于曲青离……反正他现在在忙东洲瘟疫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脱不开身,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说吧!

  “王妃,这是您最喜欢的龙井。”

  小宁递来茶杯,莫韶华只是瞧了一眼并没有接,淡淡忧愁道:“小宁,以后不必准备茶叶了,我以后只喝温水了。”

  小宁疑惑的看着莫韶华,王妃不是总嫌温水没滋味吗,怎么突然变了口味?

  “你见到四爷了吗?”嫁祸得趁早,等肚子大起来可就难了。

  听到莫韶华终于开始问起秦年,小宁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最近王府谣言四起,她还真以为莫韶华被秦年冷落了:“王爷今天一直在书房,哪儿也没去。”

  “嗯,你去膳房端来茶点,等会儿我送去一些,四爷整日忙碌公务定辛苦的很。”

  “是,小宁现在就去。”王妃终于对王爷上心了,小宁不知有多开心,连忙去膳房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糕点。

  莫韶华赖在金塌上许久,才懒懒起身。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心疼的摸了摸消瘦的小脸,又轻轻拍了自己的肚子,嗔怪道:“唉!你是硬生生摧毁了你娘的初恋。罢了罢了,也怪你那个神秘爹乱播种。这几日娘努力给你认个王爷爹,你可听话些不能闹你娘。否则坏了计划你跟娘都得浸猪笼听到没。”

  书房中,秦年放下手中从边关传来的信封,从匣子中拿出夜明珠,眯着凤眼瞧的入迷,完美弧度的嘴角轻挑:“能够这么快稳住东洲瘟疫,普天之下不一定会有第二个人能做到。”

  这个半尺高的小丫头,真是越发给秦年带来惊喜。

  咚咚——

  书房门被敲响了。

  “进来。”

  听到里面秦年慵懒的话传来,站在门口的莫韶华将薄貂取下,又把锦绣领口拉低,才满意的接过小宁递来的食盒推门而入。

  “稀客啊,王妃今日不进宫,怎么有空搭理本王?”

  莫韶华眯起大大的眼睛讨好的笑,将食盒放在他面前,过来给他揉肩:“这不是听说四爷最近忙碌公事太过辛苦,我听着实在心疼,就马上推了宫中的事,专门来伺候您嘛。”

  秦年别过头,冷哼一声:“堂堂太医院御封的一品女官,屈尊给我捏肩,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夫妻之间哪有那么多身份界限。”这个傲娇的老男人当真难伺候。

  莫韶华脸上的笑挂的都有些僵住了,他却一眼都不看自己精心准备低领装。这弯的也太厉害了吧,看来掰直他还得使出绝招。

  “四爷,您尝尝这糕点。”莫韶华使着巧劲儿,惊呼一声,专门往他身上倒。

  秦年大手一捞,莫韶华稳稳落在他怀抱中。

  “四爷。”莫韶华故作娇羞的低下头,却蓦然瞧见了他手中的夜明珠。瞬间睁圆了眼睛:“这不是我丢的那颗东海夜明珠吗?”

  不会错的,它就是那么大颗,那么亮,所以它才价值连城。

  可是它怎么会落在秦年手中?

  莫非,秦年就是她夜夜痛骂的偷珠贼?

  “这夜明珠是你的?本王还以为没人要了,才捡来的。”秦年理直气壮道。

  “其实这颗夜明珠是当年太子送我的定情之物,后来被我不小心给弄丢了,幸好四爷捡到了。”忍下想要爆粗口的愤怒,莫韶华没忘自己前来的目的,赔着笑想要拿走夜明珠。

  秦年却拿着夜明珠躲开了,悠悠开口:“本王夜夜独自睡冷枕时,最喜欢拿这颗珠子照明,没有它我怕是以后会难以入睡。”

  这不明摆着不想还她嘛。

  奸商!无良的奸商!

  上次贪了她一包宝贝也不追究了,但东海夜明珠可是她穿回二十一世纪的关键,她怎能也不要了?

  “这颗夜明珠对我真的很重要。你到底想怎样才能还给我?要不我拿其他宝贝跟你换!”

  她越是表现的想拿走,秦年就越是不肯给。

  他眯起凤眼,将夜明珠拿远,低声危险问道:“是夜明珠对你重要,还是送夜明珠的人对你重要?”

  完了,秦年不会误会她跟太子秦臻私底下有什么关系吧!

  可是她又跟一个古人解释不清楚夜明珠到底对她有着什么意义。

  真是太难了。

  “给王妃两个选择,一是把它送给本王,二是本王毁了它!”秦年把夜明珠举得远远的,一点儿边都不肯让她碰到。

  又威胁她!

  好!这是他的地盘,她忍!

  “那四爷可要好好善待我价值连城的东海夜明珠啊。”她咬牙切齿道。

  “自然!”秦年还恬不知耻的开口。

  莫韶华深喘着气,言归正传,她拼命往他胸膛钻:“四爷,你有没有觉得这书房好像格外寒冷啊。”

  她就不信了,面对这样的投怀送抱,他这个老男人就一点儿都不心动。

  秦年眯着凤眼,任由她认真的将自己衣服拱的乱七八糟,可就是坐怀不乱。他倒想看看她究竟想干嘛。

  莫韶华无比努力了一番,他却一点儿回应都没有。心一横,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薄唇。

  美男的唇,她也占占便宜。

  浅尝辄止对秦年来说,仿佛就是把钥匙,一旦打开,洪水猛兽,可就再也关不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贫穷王爷炫富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贫穷王爷炫富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