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打掉鬼婴
小芒果大人2020-03-16 15:472,133

  这话像是一下子点醒了予安,予安忙道:“没有,只有一个你云家的结界!如果有予家的结界,我肯定会知道!”

  云千尘接着道:“这就是说,根本没有两道结界之说。而且我刚才就在想,既然那个伙计那么爱慕烟三娘,即便是死后也对着烟三娘的生魂纠缠不休,为何会允许烟三娘和予,那仙门名仕,私定终身珠胎暗结。他日日夜夜在思雨楼,不可能一直不知道此事。更何况那仙门名仕可不止去了一次!”云千尘本来下意识想说予宗主,但是怕予安心神不宁,便急忙改了口。

  予安闻言也思索起来,过了半晌对着云千尘说道:“云尘兄,这事怎么想怎么不对,你说如果是你,在明明有家室的前提下,在外面拈花惹草,你还会大老远的第二次,第三次继续去同一个地方,拈同一朵花惹同一株草吗?”

  “我不会!沾花惹草!”云千尘非常肯定的说道。

  “我是说如果!”予安无奈的道

  “那我也不会!”云千尘回答的分外认真。

  “好好,你不会,那继续听我说!尤其是第二次,那女子都有孕在身了,既然无法负责任,烟三娘又不知他真实身份。为何不偷偷留下一笔钱,然后不要在去找她就好。怎么可能又在她分娩之时特意过去,就是为了害她母子双亡!不管他是不是我阿爹,看那样子也是个大家主,想要悄无声息的杀一个孕妇,办法多的是,怎么可能用那么无聊的方法!所以说……”

  “云尘兄,小心!”予安突然撇见一抹黑影从云千尘身后袭来。

  谁知云千尘早有准备,一把拔出佩剑,朝身后之人刺了过去!

  云千尘的剑自然是极快的,怎料剑尖刚刚刺到什么东西,但是一抬头竟然什么都看不见了,那身影借着大雾四处躲藏,犹如鬼魅。

  那身影时隐时现,并不主动攻击,隐隐约约能看出来是个头戴纱帽的黑衣男人。

  予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云尘兄,掩护我,我要听魂,他应该就是刚才故事里那个伙计,他肯定有事要告诉我!”

  看着予安席地而坐,闭上了眼睛,云千尘立刻挡在了他的面前防备的感受着,周围的动静。

  予安仔细聆听捕捉着周围灵魂的声音,很快便找到了那男人的声音,这次他不在怀疑真假,因为那男人的声音中竟然夹杂着一个女子的声音,正是烟三娘。两个人同时在予安耳边娓娓道来,慢慢的画面一点一点清晰了起来。

  这个故事和之前鬼婴讲的,竟然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故事。

  原来烟三娘和那伙计本就是夫妻,二人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理所当然的成了亲。

  夫妻二人很是勤劳,竟然合力开了一家小酒楼,而这小酒楼也做的越来越红火。

  有一天半晚突然来了一个蒙面道士,酒足饭饱之后突然开始发难,指着烟三娘的丈夫,就说他被恶鬼附了身。

  上去就是拿着刀在烟三娘的丈夫身上脸上割去,没一会那男人便流血过多昏厥了过去。

  那道士一边拿刀指着烟三娘那奄奄一息的丈夫,一边问着烟三娘的生辰八字。

  烟三娘看着丈夫这个样子,哪里还敢说谎,直接报了出来。谁知那蒙面道士,竟然狂笑了起来,一把推倒了烟三娘,侵犯了起来。

  事毕,那蒙面道士只说了一句话:“十个月之后,生下来给我,不然你们都得死!”说罢便像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烟三娘顾不得衣衫不整,赶紧去看自己的丈夫,好在两个人都没有性命之危。

  本以为是一场噩梦,谁知过了一阵子,烟三娘竟然真的怀孕了。那烟三娘也是个烈性女子,当晚就喝药给打掉了。

  又过了几天听闻那天闯入思雨楼的蒙面道士,被发现惨死在戚家村外一处偏僻的荒地里。发现的时候尸体都烂出了白骨,散发着阵阵恶臭,那蒙着脸的黑纱也松了,漏出了里面疤痕众横交错的丑陋面孔。

  这下烟三娘终于放下心了,而他的丈夫,虽然被毁了容,但是没受什么重伤,很快也就恢复好了。

  本以为日子会一直平静的过下去,可谁知烟三娘又有身孕了。本来是喜事,烟三娘和丈夫都十分开心,可谁知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从怀孕那天起,烟三娘便日日做噩梦,梦到一个面目狰狞的小婴儿不停的质问她,为什么不要他,为什么要抛弃他。不分昼夜的听见婴儿的啼哭声。戚家村从此也动不动就出现横死街头的村民,死状及其惨烈。

  直到烟三娘分娩当日,那鬼婴才隐约现了形,一边哭嚎,一边往烟三娘肚子里钻,想附身在那马上要出世的婴儿身上。烟三娘的丈夫想阻止,也被那鬼婴击倒在地。

  眼看那鬼婴离自己越来越近,烟三娘护子心切,竟一把推开了那鬼婴,拿起一把剪刀,一下剖开了腹部,忍着剧痛把肚子里的婴儿提前拿了出来。

  烟三娘趁那鬼婴没反应过来,把自己刚刚出世的女儿塞给了她深受重伤的丈夫。

  男人撑着最后一口气带着他们刚刚出世的女儿逃出了戚家村。跑了好一阵子,差不多到了江都才放心下来。随便放在了一个大户人家门口,男人不舍的亲了一口小女儿。便转头回了戚家村。

  谁知,刚进戚家村便看到思雨楼燃起了熊熊烈火,他想也没想便冲进了思雨楼,同奄奄一息的烟三娘一起在大火中化为了灰烬。

  本以为死便是解脱,没想到死了之后烟三娘和他丈夫的阴魂,依然被那鬼婴所牵制。包括戚家村所有被那鬼婴所杀害的村民,甚至是被鬼婴骗进来杀掉的人,皆是无法离开戚家村,更无法投胎转世。

  想到这予安突然心中充满了愤怒,各种负面情绪一股脑的涌入了予安的身体,顿时五脏六腑又一次剧痛,正在予安濒临崩溃之时。又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安儿!安儿!醒来!安儿!”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鬼婴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才不是邪神大人(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