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
神侧颜特困生生2020-06-02 10:523,808

  相亲不外乎是那些老掉牙的流程,询问一些学历和工作还有家庭背景的事情,但于丹妮并不在意这些,因为她聪明的头脑和勤恳的工作态度足以让她有信心经济独立。

  沈凌风抬头看着她:“要喝点什么吗?”

  “卡布奇诺吧”。

  沈凌风轻轻地看了她一眼,嘴唇又薄又软,充满磁性的声音说了两个字:“一样。”

  于丹妮以前在相亲时并不紧张,但这一次,当她看着沈凌风的眼睛时,她的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跳,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对她的窘态感到好笑。“我的名字叫沈凌风。”

  “嗯,沈先生,”她抬起眼睛说:“沈先生,你是跟安娜一起上学的吧?”

  “我和吴昕一起上的大学,现在和安娜住在同一个社区。”

  于丹妮点点头,从办公室里得知安娜的所在的小区并不简单,它似乎是隶属于军队。

  他和安娜住在一个街区,所以他们都是军区出来的孩子?

  于丹妮没有问,只是用一种不唐突的态度看着他,沈凌风穿着一套深色的意大利西装,一件洁白无瑕的衬衫,衣领整整齐齐,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举止从容优雅,显然不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

  于丹妮之前的约会都很直接,互相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几次,都是因为她的家庭情况,对方只能遗憾地跟她说再见。

  不知道沈凌风是不是也会这样。

  据吴昕和安娜说,你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姑娘。”

  她知道有些事情不得不说:“我的父母年轻时就去世了,我只有一个年迈的祖母和一个弟弟。”

  “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祖母和弟弟?”

  她点了点头:“嗯。”

  在别人看来,这简直是婚后的累赘。

  所以,很多人拒绝和她交往。

  但沈凌风却安慰道:“辛苦你了”。

  声音坚强而温柔。于丹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沈凌风一双深邃的眼睛,英俊的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照顾这位老人和弟弟,还要读书上班,可真不容易。”

  她什么也没说,但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是的,照顾老人,照顾弟弟,勤工俭学攒学费,起早贪黑拼命上班。

  十年就这样过去了,真的很艰难,要不是今天这个男人提起来,她都差点忘了这些苦,反而习以为常。

  眼下,沈凌风这么温柔地说出来,她觉得这十年的无助挣扎,足以让她伤心哭泣。

  于丹妮把手指放在膝盖上,轻柔地抓着裙子,压在剧烈疼痛和虚弱的心脏上。

  服务员不声不响地端来两杯咖啡。

  沈凌风帮她接过咖啡,轻声说:“如果我能为你做点什么,请尽管说。”

  于丹妮沉默了,轻饮一口热咖啡,帮助自己?他能怎么帮?还是只是客套一下?

  于丹妮不知道,但沈凌风从心底里评估了这个女孩。

  她很安静,懂事,冷静,勇敢,善于学习,聪明。

  这些条件加起来足够她找个好男人,前提是要隐瞒她的家庭背景。

  但她显然不想隐瞒自己家庭,即使家里很穷,也知道这些会给自己减分,但她还是坦率地说了出来。

  他根本不关心她的家庭,沈凌风只是问道:“当律师是一种很累的工作,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专业呢?”

  于丹妮喝咖啡时,突然停顿了一下。她眼里闪过复杂的感情。

  “我为什么选择当律师?”她喃喃地说,手指抓得更紧了。

  对面,沈凌风看到她的小举动,若有所思地改变了话题:“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

  “这不是个人偏好的问题。”她把手指抓得很紧,心里隐隐作痛。

  于丹妮抑制住颤抖的手指,平静地把咖啡杯放在杯架上,抬起眼睛,冷冷地说着话:“我见过一些陷入绝境的人,面对不公正的待遇,他们把律师作为最后的依靠。”

  是的,有时候律师可以成为那些陷入困境的人的救星。

  而当年她那的贫困家人,那一年却找不到这样一个救星。

  所以,她一直在努力,想要自己成为这颗救星。

  许多年后,当于丹妮说她为什么当律师时,沈凌风仍然记得她的脸,那冰冷而坚毅的眼神,让他感到刻骨铭心。

  同样,多年后每当有人问她为什么当律师时,那一年的记忆涌上她的心头。

  时间过得很快,离开时,沈凌风提出要送她回去。

  于丹妮礼貌地拒绝了。

  在她看来,没有男人喜欢家境贫寒而且还有一段故事的女孩。

  另外,她的家庭情况也不值得拥有这么优秀的男人。

  也许人家来的原因,只是为了看在朋友的脸面上走走过场?

  “我还有别的事要做,自己开车回去吧。”

  这辆车是去年从安筱慧那里买的二手的,安筱慧是个只知道花钱的剁手党,刚开始工作,还在念研究生,就有钱买车。

  安筱慧换车的时候,还不忘撺掇着于丹妮买车。在安筱慧的盛情推销下,她脑袋一热买了一辆车,这样她就可以去上班,送于晓东去学校。

  于丹妮没有打算全款买它,所以安筱慧让她以较低的价格分期付款。

  约会结束后,她一个人回家,经过红绿灯时手机震动。

  她拿起话筒,那是于晓东的声音:“姐姐,你怎么还不回家?今天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菠萝饭。”

  她温柔地抬起嘴唇和眼睛:“我被堵在路上了,我很快就回来。”

  8点也是交通堵塞的高峰期,在红街拐角处排着长队。

  她可以和于晓东再谈几句,在那边,当于晓东听到交通堵塞的消息时,就迫不及待地要挂电话。

  “好吧,如果你饿了,就先吃吧,记得吃完好好做作业。”

  于晓东敷衍地回答后,匆匆挂掉电话。

  于丹妮到家时已近九点钟了,一进去,就看见奶奶在织围巾。

  旁边坐着的是自己的弟弟于晓东,他正在学习临床医学。

  今年19岁,是这个城市海滨大学医学院的一名新生。

  于丹妮吃完饭,把白色的瓷碗放在桌子上,走到于晓东面前,平静地说:“姐姐今天去相亲了。”

  于晓东瞪着眼睛,眉毛开始有点担心了:“姐姐。”

  于丹妮从他手中接过碗。

  当于丹妮拿起碗时,她轻轻地碰了碰于晓东的手指,发现他的指尖有点凉,忍不住提醒他:“这些天不热,不要总是站在风扇前面。”

  他身体不好,经常生病,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于丹妮就不止一次在半夜把他抱到附近的诊所。

  每次,看着弟弟发高烧,迷迷糊糊的叫着妈妈,她都会哭的像个泪人。

  当爸爸妈妈离开时,她发誓要照顾好于晓东。

  但是弟弟从小就很虚弱,容易生病,每次于晓东发高烧,她就吓得要死。

  她担心弟弟会离开她,这个世界上,她只有弟弟和奶奶这两个亲人了。

  “姐姐,没有人催着你早点嫁出去,干嘛要去相亲呢!他们跟你没有感情基础,也许对你一点都不好。”于晓东劝她道。

  她把椅子向后一拉,坐了下来。“感情是需要慢慢发展的,晓东。”

  “如果是姐姐喜欢的人,我会祝福姐姐,可是,那些参加相亲的男人,你根本就不喜欢!”他一丝不苟地像个大人一样说道。

  “但我想结婚。”

  “没有感情,何必着急结婚?”这个问题击中了她的心,她抬头严肃地看着他。“于晓东,你忘了,我不需要感情。”

  是的,她不需要一段感情才能结婚,她只需要的只是一纸证书。

  她想在林枫回来之前结婚。

  她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

  所以,当于丹妮谈论她的婚姻时,她仍然可以安静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平静如水,不动声色。

  看着这一切,于晓东的心在隐隐作痛,手指紧紧攥成一个拳头。

  他皱起了眉头:“姐姐,你可以忘掉林枫吗?生活总是要往前看的,人不能总活在过去。

  但于丹妮充耳不闻:“姐姐也不能陪你和奶奶一辈子,该结婚的时候自然要结婚。”

  于晓东不再说话,转身去自己的房间拿外套。

  她抬头看了看墙上老旧的时钟。“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买点东西,很快就回来!”于晓东匆匆答道。

  奶奶正在客厅里织围巾,她举起手来对着老花镜好奇地问:“丹妮,这么晚了,晓东要去哪儿?”

  “我不放心,我要去看看。”

  她只吃了碗里一半的白米饭,放下筷子,连拖鞋都没换就跑了出去。

  一路走到楼下,环顾四周,只见在社区广场对面有一个细长的身影,隐没在树荫里。

  于丹妮着急追上去,广场上挤着密密麻麻挑广场舞的老爷爷老太太。

  一位善良的阿姨看见了她,指着小区里的小桃树树林方向 “丹妮,你找于晓东吗?我看见你弟弟刚刚在往那边走。”

  “谢谢。”

  于丹妮立刻朝那个方向走去,但她在小树林里走了久都没有看见于晓东。

  走出小区,看到一个像于晓东一样的影子,这才追上。

  十点钟,街上空无一人。

  当于丹妮看到影子的时候,她就一直跟在他后面跑,喊他,但前面的男孩仿佛听不见她的呼喊,头也不回,直到她追着来到一个酒店附近。

  晓东以前从来不这样的,他要做什么?

  于丹妮想了很多,下意识地用手去摸手机打电话,手一摸,突然发现家里的手机没拿出来。

  她皱起眉头,环顾四周,只有几个人从旅馆里出来。

  于丹妮咬紧牙关,走到前台的服务员面前,走上前,说:“我可以用一下电话吗?”

  服务员有些左右为难:“对不起,我们酒店的电话有规定,不能往外拨。”

  附近没有公共电话,旅馆的电话又不能用。

  于丹妮说:“我能打110吗?”

  服务员楞了:“额,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

  “我要报警,谢谢。”

  于晓东有点不对劲,她很担心他。

  她伸手去拿电话,服务员却没有回应。

  服务员很担心报警会给自己的生意带来麻烦,不想多管这闲事,于丹妮有些生气“小姐,我弟弟失踪了,我真的很着急!”

  不等她说完,一阵刺耳的叫骂声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循声望去,路对过,两个男人正在不断推搡叫骂着一个瘦弱的男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于睡,总裁大人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于睡,总裁大人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