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孽缘
泪落深渊2020-06-22 11:045,095

  春天是一个很美的季节,远处的小山已经穿上了绿衣裳,近处的柳枝随风飘摆,人们穿行在大街上,也许没有烦恼的过着。站在柳树下的这个人,身穿一身白,带有灰色的图案,后面还跟着一位书童,书童向他身边,贴近耳边说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这时书童在前边带路,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

  舞娘是一位漂亮的女子,脸上带着些笑容,单薄的衣服随风而动,手里还拿着一束桃花,上面还开着几朵分红的小花,这颜色好像是从她脸上取下来的,看她的打扮,也许是一个富豪的女儿。她正要去她父亲给她买下的奇香园。奇香园,这里来了许多人,而且这些人各怀绝技,今天是舞娘比武招亲的日子。他们这些人都见过舞娘的舞姿,优美的线条,美妙的动作,迷人的姿态,使人痴痴发呆。也许这一切是从这里发生的。

  天诚走到一座桥时,只见一个又脏又恶心的乞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你会毁了这个世界,这世界因你而灭亡。人们因你而受难……”话还没有说完他早躺下睡着了,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天诚也没有在意,他不相信这个疯子的话,只见他向奇香园走去。书童并不在意,只在意的是早一点来这。天诚正要走进门时,后面来了一个人一把来住了他,把他向后拽,这个人就是舞娘。她来晚了,想快点进去,没想到天诚还是向前走,把舞娘来了过来,舞娘没有站稳倒在天诚的身上天诚转过身来看是谁,也到了下去,没想到舞娘的嘴轻轻的亲了一下天诚的脸,这两个人看着对方,两人呆呆的看着对方。两人呆呆地看着对方。书童却大声地叫了起来,“公子,没事吧。”舞娘赶紧起来,而且脸上好似挂着两个熟透的苹果,只是说了句对不起,向里面跑去。

  天诚站来拍拍身上的土,向里面走去。人还挺多,不过已经走了一半了。只见这擂台上的人还在呐喊。每个人都想娶舞娘,可是这半天下来的,走的差不多了。天诚看了看剩下的那几个人和擂台上的人。天诚走上擂台,只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他向天诚攻来,出手又很又快,每一招都打向要害。天诚轻松的躲过了这几招,并打开折扇扇了两下,他明白这个人是谁了,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打去,最终还是被天诚废了他的武功。下面的几个看出了天诚是为了个人的事来的,他们几个想赶快走,没想到天诚把几粒金锭打了出去,他们到了下去变成了废人。天诚摇了摇折扇就走了。这是一个男子出现在他面前,“别忘了还有我呢!”

  “我不是来着打擂的。”

  “少废话。”舞娘轻轻摆手,地上的花瓣飞了起来,集聚在她手里,她轻轻向天诚挥手,手里的花瓣立刻变成飞镖打向天诚,天诚只是挥了挥手里的折扇,没有一个飞镖伤害天诚。舞娘却轻轻挥手,桃花困住了天诚,接着她向天诚后背击出一掌,这一掌被天诚接住,反把舞娘扣住,舞娘生气地说:“放开我。”天诚放开了她,舞娘摸了摸手腕,周围的花瓣还在飞舞,这时舞娘脱下自己的衣服,天诚闭上了眼,因他知道这个人是谁。舞娘脱下男装露出了一身舞装,天诚还闭着眼,舞娘亲了他一下问:“你喜欢我吗?”天诚睁开眼看着舞娘,眼中流露出渴望的神情,他的心跳在加快,他很快就忘了自己的身份,轻松地回答了舞娘的问题。他和舞娘走了,带着花瓣。

  书童回去了,皇后在大厅等着天诚的回来。书童见了皇后心里就害怕了起来。“奴才参见皇后。”

  “我问你,他去什么地方了,为什么没有回来。”皇后大声地说,像只母老虎。

  “不知道,没有告诉奴才。”书童脸色大变。

  “不说是吗?来人给我用刑。” 书童看这形式不好,“皇后娘娘你饶了小的吧,我说。”

  书童把事情的经过全告诉了皇后,最后还是把书童杀了。这件事还没解决。

  天诚与舞娘来到一座小山上,山腰盖着几间房子,他们在这里呆了三天,天诚找了一个借口去洗澡了。舞娘等了很长时间,就出去找天诚。她没有找到天诚,她回到房间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舞娘,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因为我现在不能带你回家,等到下回来找你时,我会带你回家,很快很快,就会回来接你。”

  她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她好想家,她准备好了就走。今天阳光明媚,她也好开心,她也希望遇见天诚,但是没有,大门关着而且还没有人打扫过,她推开门,让她大吃一惊人们都躺在地上,她跑了进去看看她的父母还活着没有,她跪了下来抱着母亲的尸体,她明白了,自己爱上不该爱的人,上下五十多口人命因自己而死。突然两个黑衣人出现在她眼前,舞娘知道只要自己不死,他们是不会走的。

  “是天诚让你们来的吧。”

  “不是,是皇后要娶你的性命,”他们向舞娘走来。

  “不用说了,来吧。”舞娘准备好了。没有想到舞娘让这两个黑衣人死得很惨,死的那样的痛苦。舞娘走了,带着恩怨,带着恨,她没有想到自己有了天成的孩子,这笔帐她要算。她没有等到天诚。

  天诚不能再去了,因为他的皇后已经有了天诚的孩子,他的妾也有了她的孩子,他要等到孩子的出生,他不能为了舞娘而放弃他的国君,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舞娘一面,也许在舞娘身上发生的事情,他都不知道,但是好景不会太长。

  十六年的今天,一切开始发生,一切开始爆发。

  这一天舞娘告诉舞女。“你去集市买几样东西,给我带回来。”

  “是,师傅。”

  这一件事要追究到十六年前,舞娘生下舞女以后就不让舞女看见自己的脸,每次见面都是遮脸,让舞女住在另一座山上,则她住在死亡陵,因生下舞女以后就进了死亡陵,她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没想到十二天魔收她为义女,她也得到了更高的法力,尘封的十二天魔为了让舞娘找到皇族的血,破坏尘封放他们出来,但是必须是男性的鲜血,而且还称舞娘为舞魔,舞娘没有让自己的女儿成为魔界中人,而她行善,把她当作自己的一枚棋子,完成自己的心愿,她要天诚也生不如死。

  再看天诚,他每天会梦到那个乞丐,乞丐的话总是使他恐惧,每次都被惊醒,而且白天为失去心爱的儿子而伤心。

  他的第二个儿子天杰,因在花园玩耍,迎着太阳跑,消失在刺眼的阳光下。其实天杰?天仙和天使三魂一体,天杰是黑暗天国的奇出人才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消失在花园里,天杰的母亲常常来花园找,总希望自己的儿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可是没有。

  十六年呀十六年,每一个人都生存在痛苦之中,天诚因自己做下的事情而后悔,不知为什不知错在何处,没有人能理解他的内心,他受尽了折磨,也许这是老天对他的报应吧!总有一天他会承受不住,他不希望这一天来得太快,但是这一天会很快很快。

  舞女按照师傅的话来到集市,这里好热闹,卖包子的可香了,“老板,给我两给包子。”她很天真,什么也没有见过,好像这个世界现在才属于自己,“老板,给我两给烧饼。”她卖完了烧饼却被一个无名的乞丐跟着,这时舞女转过身来,看了看那个乞丐一眼,笑了,“你几天没有吃饭了。“

  小乞丐小声的回答:“两天,”舞女毫不犹豫的把烧饼刚才买的烧饼给了他,还掏出几十文钱给了他。乞丐地下了头说了声谢谢转身跑了。但是,这时对面来了几个骑马的,从人群中穿过,人们都向两边跑去,小乞丐却没有听见背后的声音,就这样马蹄就要落在他身上时,舞女出手了,她轻功还不错,三五步就到了小乞丐的身前,抱起了小乞丐,用脚蹬了一下马头飞出十丈之外,面对着马蹲下身子,看了看小乞丐说:“你没事吧。”

  “没……没事。”也许是刚才吓的坏了吧!

  “小心一些回家吧。”

  “谢谢姐姐,我一定记住你的,再见。”小乞丐走了,舞女站了起来。

  “何方神圣,敢拦住我家少爷的路,不要命了。”左边的一位大喊道。

  “我看,不是我吧。”

  “你说的是谁。”他生气地说。

  “你。”这个字说出口以后,那个人跳下马,拔出剑想要教训舞女,他没想到舞女用了几粒石子就让他动弹不得,如被宰割的羊羔任人宰割。舞女收拾好东西就转身走了,这位少爷也就是天胜,追了上去,跟在 舞女的身后,总是问舞女的身世,舞女还是不理他,走到山口的时候,却被几个大劫的拦住了去路他们停下了脚步。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声还挺大,没有想到舞女却没有害怕而是拒绝。

  因为舞娘很了解自己的女儿,她就在树梢上躲避着,舞娘却笑了,“天胜呀天胜,你父亲没有教你武功吗?还不如我以前呢,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舞娘就消失在树梢上。

  舞女这时却对天胜说:“你回家吧。”

  “你能送我回家吗?因为我……”因为舞女看到了他的伤口了,只好答应了送天胜回家。

  爱,开始从他们心田互相存在。不该爱的却爱的那么深沉,也许这是天意,也许是罪过。谁也不会明白,明白这一切为什。舞女送天胜来到城楼,舞女才明白,他身边的人的地位身份有多尊贵,送到这里舞女要走,最后还是被天胜的甜言蜜语打动了,她跟着进去了,大门慢慢地关上了,舞女望着门外的世界,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大门,她走了跟着天胜进去了,她守候在天生的旁边,这时天诚听说自己的儿子受了伤来着看他,没想到天诚第一眼看到了舞女,他加快了脚步走到舞女的面前拉起舞女的手,“我终于可以见到你了,你没有……”

  “国王,我不是那个人,我叫舞女。”

  “你长的太像了,太像了。”

  “相貌想象不一定是一个人长的像的很多。”舞女微笑道。

  天诚闭上了嘴,走开了,天诚身体消瘦了许多,脸色没有原先有光泽,一双渴望的眼,总想找到什么,却还是六神无主,也许这就是老天的报应。天胜与舞女在这几天里玩得很开心,在花园玩得很开心,舞女不知为什么对天胜有了好感。爱的种子在他们心间发芽。但是舞女还是放不下自己的使命,她还要交差。“天胜,我要走了。”

  “舞女,你真的要走。”天胜吞吞吐吐地说。

  “真的,师父让我出来卖东西,好几天没有回去了,回去晚了会被师父责骂的,但是我会回来找你的。”舞女笑了笑。

  “我送你吧。”

  “好吧。” 微风吹拂着柳条,春暖花开。天胜骑着马带着舞女,这一路上有说有笑,到了山脚下,舞女下了马,对天胜说:“别送我了,我师父不想看见别人和我在一起,你还是回去吧。”

  “好吧。”天胜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舞女跳上一棵树,看了看方向开始向前迈出,她的轻功还不错,不到一个时辰就找到了她的师父,她师父面对着石碑,石碑上什么也没有,她师父常常面对着块石碑沉思,也许有什么不能告诉的秘密。

  “师父,徒儿回来了。”

  “ 回来了就好。”舞娘还是面对着石碑,“好像你爱上了一个很好看的男子。”

  “师父,徒儿错了。”舞女跪下了。

  “该走的总要走,留是留不下的,你应该有你自己的选择。”

  “师父,我……” “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心,从小长大你很乖,长大了也应该让你选择自己的人生了。”说完后人早已经走了。

  舞女听了师傅的这番话,她有些欣喜也有些悲伤,却不知如何是好,一只美丽的蝴蝶飞到了她的身边,幻化成人形,“你怎么了?”

  舞女转过头看了看,“你是谁?”

  “我是一只蝴蝶,我叫蝶恋仙,我能帮助你吗?”

  “我给如何是好,师傅让我寻求真爱,但是我也深深的爱着他,我去找师傅,还是他?”

  “你心中,那一个重一些。”蝶恋仙看着她。

  “他重一些。”舞女的脸红了。

  “既然你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呀!”

  “我不后悔。”

  “我们以后做朋友吧!有事就叫三声我的名字,我就会找到你。”

  “好吧。我去找他了,再见。”舞女的脸色开始出现笑容,脸上的乌云已经离去,现在是一个大晴天。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

  舞女回到她以前住过的地方,她看着这里的一切,看着那些陈旧的东西,每一件都给她带有开心的时刻,也许这回是她最后一次看见这些东西,她收拾着行李,舞女流着眼泪出去了,回头看看自己的小庭院,舞女转过身跑向山下,她还在伤心,她明白自己还在想着那些东西,但是,她还是要走,要自己的幸福。天胜还在城楼徘徊,自从舞女走后,他每天都在这里等候,等候舞女的出现,夕阳无限好,只是尽黄昏。他还在城楼上,大门已经关闭了,就当他依依不舍的离开时候,舞女出现了,舞女来了一个飞檐走壁,到了天胜的眼前。天胜拉着舞女走下城楼,回到天胜的房间,桌上摆着丰盛的晚餐,天胜给舞女夹菜,天胜笑的可开心了,正当他们吃到一半的时候,皇后来了。“儿子拜见母后。”

  “舞女见过皇后。”

  “起来吧,胜儿这位就是你朝思暮想的舞女吧,看上去很漂亮,用不用我选一个日子,你们……”

  “母后……”

  “你呢?”

  “一切听从皇后的安排。”舞女的小嘴说话还是那么的甜。

  “好,十五日后是个好日子,到时候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皇后看了看天胜,“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恭送母后。” 他们俩吃完饭后,坐在花园里,天胜抱着舞女一起,看天上的星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的无言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的无言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