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有趣的小东西
阿由2020-10-07 22:342,871

  常在道:“二姑娘说我朝律法不可替,定远侯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傅译禾睁开了眼,饶有兴致地道:“是么?”顿了一下,脑海里浮现了沐遥那炙热的眼神,他含笑着说:“倒是有趣。”

  对权利的追求吗……

  想到这里,傅译禾嘴边的笑容扩大,原本只是路过听见那个婢女的话想来看个热闹,顺便看看能不能找个由头端了定远侯府,那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纤长的手指不由得把玩起了自己的黑发,傅译禾眼里划过一丝不明的神色,又想起沐遥最后那一副楚楚可怜委屈巴巴的模样,他笑着喃喃道:“定远侯府的嫡女,倒是个有趣的小东西……”

  话音落下,他幽幽地说着:“去查查那位二姑娘,她和传闻中的她,可是一点儿也不一样。”

  常在点头,他也是有相同的感觉,那位二姑娘,虽看起来柔弱,但是他总觉得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属于野兽一样的危险气息,她耐心的潜伏着等待着猎物的出现,然后快速给予致命一击。

  这样的人,竟然被姨娘打压了十五年,他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督主说的没错,确实应该好好查一下,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

  晚些,沐遥都打算上床睡觉了,忽然,一只绑着纸条的飞镖从屋后飞进来直直插在了柱子上,沐遥柳眉一簇,但却并不意外,走上前拔下了飞镖拿下纸条查看着。

  上面只写了五个字。

  “子时,老地方。”

  沐遥嘴角一勾,走到蜡烛前把这个纸条烧了,之后她坐到梳妆台前,把那黑色的飞镖放在桌上,拿起梳子慢慢梳起了头发。

  模糊的铜镜也藏不住她姣好的容颜,但与平日不同的是,此时的她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眼里也有着满满的邪肆。

  烛光之下铜镜之中,她右眼角的那一颗泪痣给她添上了几分妖冶之气,让她好像变成了夜晚下山捉人的妖物,整个人极美也是极其危险。

  打开衣柜找到一席黑色的斗篷穿好,她又从梳妆台的雕菱花木盒中拿出了一个锦袋,再把桌上的飞镖放在身上。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她吹熄了房间的所有蜡烛,摸黑搬来一个凳子爬上了方才被打破一个洞的小窗,之后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站在一座名叫“日月街”的石牌楼前,沐遥跨了进去,里面热闹非凡,放眼望去多的是一些身着清凉的青楼女子在招揽客人,除此之外还有喧嚣的赌场、喝醉酒闹事的流浪汉、打架斗殴的男人,等等等等。

  没有在正街上多呆,她转了几个弯绕到了一条极为偏僻的小巷子中,巷子很狭窄,同时也很暗,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最好不过。

  从灯火通明的地方忽然进到这里,沐遥的眼睛有些看不清,所以她没有冒然进去,而是在巷子口停了一下,待适应后才走了进去。

  里面依稀站了一个人在那儿,那人听见了脚步声打开了火折子,一束微弱的火光照亮了这片黑暗。

  “呦,二小姐来了啊。”男人调笑着看着沐遥。

  他莫约二十五六岁上下,中等身材,长了一张风流才子的脸,倒也算是好看,只不过眼中遮掩不住的恶意却暴露这个男人并不是什么好人。

  沐遥没有走进男人,只是从身上掏出之前的袋子丢给了他,冷声道:“尾款。”

  男人接住后也没打开看,随手就塞进袖子里,之后拿着火折子一步一步靠近沐遥,眼里带了几分邪意。

  “我都替二小姐做了这么多了,二小姐打算如何谢我?”

  男人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沐遥,眼里的那一份邪意如同是在看一个不着寸缕的人一样,这让沐遥十分不舒服,斗篷底下的脸也冷了几分。

  不言其他,沐遥单刀直入,“你想如何?”

  听见着话,男人笑了,倒是有那么几分好看,“我也不想如何,就是想和二小姐赏一夜月色。”

  话中虽是赏月,但脑子没坏的人都能听出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哦,是吗?”沐遥尾音一扬,“如果我拒绝呢?”

  男人笑的越发灿烂了,“二小姐拒绝也没什么,只不过我怕控制不住自己会说出去什么。”

  话到这里他肆无忌惮地靠近沐遥,绕着她走了一圈,深深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茉莉花淡淡的香味混着少女独有的体香钻进他的鼻腔,让他陶醉不已,从半月前在这里见到这个女人,他就想要占有她,为了达到目的,他不辞辛劳的完成着她一个又一个的命令,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想到这里,想到沐遥因为自己喘息的样子,男人的血液就沸腾起来,心里也灼热起来。

  沐遥也没有动,站在原地说着:“你会说出去什么?”

  男人笑的肆意,他抬着火折子弯腰凑近沐遥的脸,借着火光打量着美貌的好似不属于人间的她,“就比如你是如何找到我、让我具体办了什么、其中细节又是什么,等等之类。”

  “呵呵……”沐遥忽然轻轻一笑,笑声像是风铃一样。

  看着这样的她,男人脑海里浮现了一句话,“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句话或许形容的就是眼前的这人,不仅如此,朱唇皓齿吹气如兰的她同样令他无法自拔,他难以想象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把他眼里的对自己的狂热看了个明了,沐遥淡笑着,眼角的泪痣也像是在闪耀着,她语气里带着几分诱惑的味道,“没得商量?”

  男人以为沐遥要退让了,笑的越来越狷狂,“当然没得商量。”

  沐遥依旧是笑着,冲着男人勾了勾手指,眼里浓浓的引诱之色,男人的心在这一刻像是被猫挠了似的,一步步靠近沐遥,但却生生错过了她方才一闪而过的狠厉。

  “咚咚咚——”

  寂静的夜里男人能够清晰听见自己的心跳,他慢慢走进沐遥,本想一亲芳泽,哪知等待他的却是死亡。

  只见沐遥眼神一变,瞬间掏出之前的飞镖毫不犹豫插进了男人的心口,动作一气呵成甚至一滴血都没溅到她身上。

  剧痛袭来,男人好像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沐遥,像是完全没法相信这么个娇弱美好的女子竟然会杀人,而且手法竟然如此娴熟,直直插在他心脏上。

  但是留给他思考的时间也就这么转瞬间,他很快就倒地没了呼吸,手里的火折子也掉到地上完全熄灭。

  望着那个人,沐遥眼里完全没有一丝怜悯和内疚,从和他交易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这个人对她的企图,也料到了如今的这一幕,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决定与这样危险的人合作,只因为这个人对她的兴趣越大,办起事来就越会卖力。

  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沐遥潇洒转身离去,这条巷子再一次安静了下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翌日,借着买女红用物的由头,沐遥带着湘筠出了门,面色如常,像是昨晚的一切都不曾发生一样。

  按照她的身份,出门是可以乘坐马车的,奈何沐覃实在偏心,听了阮姨娘的枕边风愣是把她们母女应享有的权利一一夺走,导致她现在只能徒步上街。

  街上,沐以微和老夫人刚巧坐着马车回来,微风吹起了帘子,沐以微一眼就看到了长街之上身着浅粉色衣服带着面纱的沐遥。

  柳眉顿时一簇,沐遥,她要去干什么?想着她平日几乎都不出门,沐以微觉得这得让人去查查了……

  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人来人往,小摊贩们卖力的吆喝着,逛街的人们面上都挂着笑容,也是难得出来,沐遥便慢慢悠悠的走着,花了些时辰才到了彩衣阁。

  彩衣阁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衣服店,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客人,光是站在门外就能清晰的感受到里面的嘈杂。

  跨进店门,就闻见一股很清新甘甜的香味,令人心旷神怡,很好的驱散了身上的疲乏感,店内的装潢也很好看,物品也是分区分类归置好的。

  布料、成衣,都按照颜色整齐的摆放着,看着就让人舒服不已,服装区的墙上还挂出了时下最新款式的衣服,吸引了不少小姑娘,试衣间里也都排起了长队,人人手里都拿着一两件自己心仪的衣服,眼里满满的欢喜和期待。

  看着这一幕,沐遥想起了自己最开始来到彩衣阁时那些胡乱摆的衣服,浅浅笑着,果然还是这样好一些,看着舒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