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问罪
阿由2020-10-07 20:422,339

  “要是当年不与你外祖家闹成这样,远儿也不会被阮氏算计……”想到这里,沈若薇的眼里满是伤感和愧疚。

  沐遥只能这么握着她的手给她力量。

  沐远,沐遥,或许他们兄妹俩从出生的那天就注定了与父亲的距离,而在沐遥的记忆里,父亲二字也是没有任何温度的。

  不过她也不稀罕这个,等她找到了兄长,她就带着他们、赵嬷嬷和湘筠一起离开这个狼窝,一辈子逍遥自在!

  看着沈若薇,沐遥柔声道:“没事的娘,有我在呢。”

  “沐遥!你给我出来!”

  一个骄横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随后就是“啪”的一道鞭声,湘筠闷哼也随即传来。

  沐遥眉头一簇,看向沈若薇道:“娘,您在这里等我。”

  说完也不待沈若薇回答,径直走了出去。

  庭院中站着一个与自己一般年岁的人,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杏眼水汪汪的,但这略显可爱的眸子现在却像是粹了毒。

  这便是定远侯府的三小姐,阮姨娘的幺女,沐以柔,也是设计下毒害死沐遥的人。

  无畏的迎着沐以柔走过去,将抱着手臂眼里含泪的湘筠拉到自己身后,她笑着道:“三妹妹找我是有何事?”

  看着沐遥那一张美艳无比的脸,沐以柔气的牙痒痒,她本以为这次能把这贱人除了去,那知她命竟然这么硬,毒也没毒死她,父亲打也没能打死她。

  娇哼一声,沐以柔一鞭子抽在地上,“走!爹爹找你!”

  听了这话,沐遥心里暗暗发笑,她总算等到今天了……

  心里虽这么想,但是她还是装出被鞭子吓到的模样,颤颤巍巍地道:“父亲……父亲可是有什么事吗?”

  沐以柔见沐遥这怯懦的模样心里愉悦了几分,她含笑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她眼里的兴奋沐遥看了个明了,也不多说什么,胆怯地点了点头,悄悄背过手给湘筠打了个手势,就跟着沐以柔走了。

  湘筠见到手势眼神一闪,看着二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后,才缓缓的去了沐遥的卧房。

  屋里的沈若薇听着外面没了动静,一时间有些心慌,待她走出来后院子里哪儿还有女儿的身影,心里越发的不安,她赶紧追了出去。

  半路上遇到了外出回来的赵嬷嬷,赵嬷嬷看着焦急的沈若薇说着:“夫人这是赶着去哪儿啊?”

  沈若薇慌的不行,赶忙道:“方才柔姐儿来了院里,后来她们不知道说了什么,便不见了,我得去寻遥儿。”

  赵嬷嬷闻言心里一惊,把手中的东西交给沈若薇,“夫人先拿着这些银子回去,奴婢去寻二姑娘。”

  沈若薇哪儿能放心,她知道这怕是侯爷又想着问罪遥儿了,上次遥儿还昏迷着就被打了二十大板,这次清醒着还指不定会被罚成什么样呢……

  看出沈若薇的担忧,赵嬷嬷劝道:“夫人您先回屋,阮姨娘恐怕也在,您去了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若是引得侯爷更加不快,罚得更狠了就糟了,还是奴婢去看着好了。”

  沈若薇的眼里有些挣扎,但又无可奈何,深深叹出一口气,她点了点头。

  正厅,明德堂。

  沐覃一袭墨衫高坐在主位上,下方位置坐着美艳的阮姨娘,就见她唇无血色,整个人病恹恹的,那副样子倒是我见犹怜。

  看到沐遥来,阮姨娘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那双含春的杏眼也不着痕迹的瞟着上位的沐覃,像是有些害怕。

  把在场人的表情收入眼底,沐遥行礼道:“见过父亲,姨娘。”

  沐覃明显不太想见到她,厌弃之色都快溢出来了,他冷漠地道:“往后退点,别煞到人。”

  说着又爱怜的对着沐以柔招招手,“柔儿,过来你姨娘跟前坐着。”

  看着这一副慈父模样的沐覃,沐遥心里冷了几分。

  沐以柔坐好,沐覃指着沐遥就大声道:“跪下!”

  沐遥被吓了一跳,怯生生地跪在地上,小声地道:“父亲息怒……不知女儿做了何事惹得……惹得父亲不快……”

  沐覃一巴掌拍在那梨花木桌上,就见整个桌面颤抖起来,“逆女!你做了何事你心里不知?”

  沐遥紧紧把头贴在地上,“女儿……女儿不知……”

  这话明显激怒了沐覃,他拿起桌上的青瓷茶杯砸在地上,恶狠狠地道:“你还不知?早知道你会是如此恶毒心肠,我应该在你出生那日把你掐死!”

  茶杯落地摔得粉碎,滚烫的茶水四下溅开,沐遥轻轻的颤抖着,豆大的眼泪往下落,“我……我没有……”

  见她还要狡辩,沐覃越来越愤怒了,他指着沐遥道:“证据都明摆着了!你自己做糕点拿给柔儿吃,又下了毒,厨房的人都明眼看着!”

  “我没有!那是三妹妹问我讨了去的!”

  沐遥扬起头,泪花在眼眶里打转,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要是别人见着了指不定天大的罪落下来都能免了去。

  可奈何面前人却是不同的,他的心都落在他身侧的女人身上。

  “讨了去?我看你就是故意去遇柔儿的!”

  他许是怒极了,手指颤抖地指着沐遥,“德安!去把厨房的管事嬷嬷提过来,让她来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是。”德安领命后便下去了。

  不多时,就见着一个四十岁上下身材略肥硕的女人与德安一起走了进来。

  那嬷嬷进来前德安就把事情给她交代了,所以她给主子们行了礼后就开始说着。

  “奴婢记着那日二姑娘兴高采烈的进了厨房,奴婢还特意问着二姑娘是来作甚的,就听着姑娘说她新得了玉容糕的做法,想做些回去吃。”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阮姨娘,“后来,二姑娘说是忘了拿东西,吩咐奴婢给她看着糕点,等姑娘回来以后手里就多了一个花瓷瓶,刚好那时候糕点出锅,姑娘让奴婢放着东西下去忙,奴婢那时就觉得二姑娘神色不大对,便留了个心眼,这不,一回头就见姑娘把那个小瓷瓶的东西往糕点上抖。”

  “奴婢赶紧过来追问,二姑娘就说是糖粉,还蘸了一点自己吃,奴婢看着二姑娘的样子,便也没有多想,那知……”

  话到这里这嬷嬷便没有说下去,但后面的话大家都能猜到几分,无非就是那知沐遥真的把毒下到这糕点里了。

  一旁的阮姨娘杏眼里满是惊讶,沐以柔眼里的兴奋之色也是越来越浓,就见她那与阮姨娘九分像的杏眼微微一敛,再次抬起头来时眼眸里噙着泪水。

  看着小女儿泪汪汪的模样,沐覃八尺高的男儿也有些慌乱,赶忙道:“柔儿不哭,爹给你做主,定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说罢他扭头看着沐遥,冰冷的道:“逆女,你可还有什么话说!”

  沐遥身子轻轻一颤,眼底满是害怕,但心里却是冰冷一片,就这么一个拙劣的计谋,竟然让这丫头白白送了命,这些人可真是狠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