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九千岁傅译禾
阿由2020-10-07 20:531,691

  见着来人,沐覃面色一变,那双眼里满满的寒意。

  “哎呦呵,侯爷莫不是今早吞了苍蝇了,怎的脸色这么难看。”

  听着这人这般嚣张的话语,沐遥倒是有些好奇了,缓缓抬起头,就看见他深紫色绣四爪九蟒的衣袍,沐遥一直是个识货的,这位的这一身衣服从用料到图样每个都是顶好的,这一身算下来可真真值千金。

  顺着一直往上看,那人的脸也露了出来,她不由一怔,她该如何形容这个男人,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这个世间没有一个词能够准确形容他的貌美。

  他有着如同被神明精雕细琢过的脸,剑眉之下凤眼狭长,眼尾眼睑处还用那朱红的胭脂添了一道,给他多添了几分妖娆邪肆之气。

  他的眸子黑若墨玉,透过这眼,她好像看到了九幽地狱,让她不寒而栗,那双眼里面还有着极致的玩味和致命的危险,让人不敢直视,只觉得理应跪伏在他脚前。

  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点点红,看得出也是被胭脂点过的,这更是让他雌雄难辨。

  但就是这么一个可谓绝色的人,浑身上下竟然散发着阴冷森然之气,让人即使隔着百步都觉得背脊发凉。

  “九千岁。”

  沐覃从牙齿里蹦出这一句,“九千岁怎么有空来微臣家中。”

  听了沐覃这话,沐遥心里一惊,这人竟是这大魏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宦官九千岁傅译禾!

  她的记忆里有这个人,一提起他的名字,那就是和阴谋、暴虐、残忍挂钩的。

  他是宦官,却能在新皇登基后得封九千岁,并赐千岁府可住在宫外。

  他执掌皇帝印信,代皇帝处理国家大事,甚至太和大殿的龙椅旁都特设了他的位置。

  他参与朝政,只手遮天,他的话便是圣旨,不容更改。

  他统率司礼监,监察百官,只要觉得不顺眼了轻则斩首重则灭门,而且大魏十二监都以他为尊,对他俯首帖耳。

  三年前,他曾三日之内屠灭五家重臣满门,杀尽三四百人,听闻当时跨进屋子血都可以把鞋子浸湿。

  两年前,他下令寻天下美人,不管男女,最后选了二十七人收入府中,至此,这二十七人再无音信。

  一年前,七位两朝元老看不下去他的罪行,纷纷以死相逼让皇帝杀他,结果七人全被他当场拖下去杀了不说,连他们的家人都遭了难,几百号人一个都没讨到好。

  这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关于他的劣迹,恐怕说上七天七夜都说不完。

  因为他的存在,整个王朝就像是被一片名叫傅译禾的阴云笼罩,提起他的名字,便是让人无尽的胆寒,朝臣们更是对他恨得牙痒,但却无可奈何。

  不过就这样一个人,今日为何会来到定远侯府,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他身后那五六个端着吃食茶饮等物的小太监,望着这阵仗到像是有备而来,沐遥有些不解。

  那双凤眼轻扫过眼前众人,就见着他身边面色凶恶的太监捏着兰花指指着阮姨娘母女两道:“见到千岁爷竟然不跪,好大的胆子!”

  这一声显然是惊醒了阮姨娘和沐以柔,她们二人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道:“妾身/臣女……”

  话音才出就见傅译禾修长的食指抵在唇边,轻声道:“嘘,闭嘴,听你们说话简直是污了本督的耳朵。”

  沐以柔听见这幽冷的声音,吓得抖了个机灵,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因为太过害怕而发出声音。

  傅译禾抬起脚大步往厅里走去,径直地坐上主坐,他身后随侍的四个十几岁上下面容姣好的小太监快速上前,撤走了原来桌上的青瓷杯,在桌上铺好一寸百两的墨云缎帕子,再放上一盏白玉茶杯,一碟瓜果一碟核桃仁。

  伸出他那比女子还要白皙细嫩的手无比优雅地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傅译禾浅笑着看着底下的人,“今儿个本督刚好路过一个医馆,听着侯爷家正在唱戏,本督觉得十分有趣,便也来听听,顺便给你们捎来两个角儿。”

  话落,就见外面有一男一女两人被压着进来。

  湘筠!见到她,沐遥心里一跳,她怎么会遇着这九千岁!

  视线移向湘筠身旁的中年男子,这是前久给她诊病的大夫,她今日本是派湘筠去办事儿,怎的他们二人都被九千岁抓了。

  一时间摸不透这人的想法,沐遥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等着那位爷发话。

  就见他骨节分明的手抓起一把核桃凤眼慢悠悠的扫过众人,“好了,人都来齐了,接着唱吧,唱好了本督重重有赏。”

  说着,他一侧的小太监熟练地趴在他脚前当起了人凳,他也抬起自己修长的腿搭在了这小太监的背上。

  沐覃双眼含怒地看着傅译禾,冷声道:“千岁爷想看戏怕是来错地方了,这里可是本侯的府邸。”

  傅译禾吃着核桃,淡淡地道:“是啊,就知道这是你的宅子在唱戏本督才来的,刚刚那出庶压嫡演得极好,继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