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养女苏莲儿
烛伊伊2020-07-04 13:482,278

  喻绯音摸了摸鼻子,眸子深处有些狼狈。

  狼的嗅觉敏锐,指不定就是发现了有新鲜的食物,所以才会奔过去。

  他是挡了路……

  “宿主,还是你的锅噢!”

  小红红不忘提醒。

  喻绯音咬牙切齿的在脑海中回复:“你到底是谁的系统?”

  “你的,但我的心是美男的。”

  “……”

  “也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就好心救你一命,这里有狼,你待在这里只怕会被吃掉。”喻绯音在他面前蹲下了身子,让他上来。

  瞧着喻绯音纤细的背,柔弱的腰肢,虽然已经看到了她杀人,但是就这样压上去……

  男子眸光一闪:“这样不好吧?”

  喻绯音皱眉,抬起身子把他怀里的小老虎抱在怀里,然后又弯下了腰:“一个大男人还磨磨唧唧的,别给我搞男女授受不亲这一套,要不然你就在这儿自生自灭吧。”

  “不是,我是怕你背不动。”男子摸了摸鼻子:“我可经不住摔。”

  “……”

  最终,在喻绯音的威胁之下,他还是爬了上来。

  喻绯音咬牙,的确不轻,可也能忍受。

  山路上,喻绯音怀里抱着一个,背上背着一个,慢慢的往下走。

  她窝着一个毛茸茸的小老虎,只在胸口漏出一簇黄色的毛。

  背上背着的白衣男子嘴角勾笑,若是有人站在面前,定能看到这男子脸上没有丝毫痛苦,甚至还颇为享受。

  如今是正午,村子里的大多户人家都在午睡,喻绯音背着男子来到了村子里,一路上倒是没遇到人。

  “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一直喊你喂吧?”喻绯音问了一句。

  背上的男子懒洋洋的说道:“我的名字么……池景,一池水的池,一池水的景。”

  喻绯音嗤笑:“还真是一个没读过书的,一池水,哪儿来的景?”

  “这你就不懂了,心中风雅的人,看花瓣的纹理那也是美景,一池水自然也是美景。”

  他悠悠的说道,倒不像是一个没读过书的。

  没读过书的可不会这么绕人。

  喻绯音撇了撇嘴,视线随意的往周围一扫,愣了一下。

  从前面一户人家里,走出来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穿着湖水绿色的上衣,下面是粉色的长裙,头上挽着平髻,簪着两朵小粉花,倒是相得益彰。

  在清贫的村子里能穿成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卢有生的养女,苏莲儿。

  卢有生对这个养女极好,还送她上了几年私塾,平日里哪怕从牙缝里省出来银子,也舍得给苏莲儿做一身新衣裳。

  只可惜,卢有生身为村长,虽然迂腐,可对村子里的人是真的好。

  但这个养女,风评也是真的差。

  凭着上了几年私塾,清高自傲,目中无人,也就对卢有生好一些,对别的人总是横看竖看挑刺,像是别人欠她一样。

  有小姐心,奈何没小姐命。

  说的就是苏莲儿了。

  喻绯音脚步一顿,记忆里的苏莲儿,像是一个刺猬,不对,是刺猬炮,随时都在发射尖刺。

  果然,喻绯音只是背着一个男子路过,苏莲儿就不屑的出声道:“光天化日之下就做这种事情,真的是不知羞耻。”

  “你说谁不知羞耻?”喻绯音脚步一顿,转头看着苏莲儿冷冷开口。

  别的人会因为卢有生包容苏莲儿,她可不会。

  哪儿惯的臭脾气,欠削。

  “谁接话我就说谁。”苏莲儿一愣,似是没想到喻绯音居然还敢接,当即不屑的冷哼一声。

  “他受伤了,我救人,你说我不知羞耻?”

  喻绯音把池景放到地上,扶着他让他站好,然后伸手指着池景的腿:“我救人你说我不知羞耻?我行事光明磊落,倒是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不分长幼尊卑,我年纪比你大,辈分比你高,谁给你的脸让你指着长辈说不知羞耻?教书先生教了几年,教出一个这么玩意儿?”

  池景本来低着头,听到喻绯音这样骂人,抿了抿唇,莫名感觉到有些爽。

  “你,谁说你是我长辈?一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女子,也不晓得有没有丈夫,还有一个儿子,哪配当我的长辈?”苏莲儿气的脸通红,本来秀美的面貌变得狰狞。

  “你也说我不是你的长辈,那你凭什么指责我?教书先生教你不分青红皂白指责旁人?”喻绯音知道,苏莲儿就是凭着自己上了几年私塾才持才傲物,目中无人,所以每一句话都踩着她的痛脚。

  苏莲儿气得胸前剧烈起伏,呼吸急促:“我爹都没有说我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不是只有你有爹。”喻绯音怜悯的看了她一眼:“不过你爹的确把你教坏了,长成了一个什么玩意儿。”

  说完,喻绯音蹲下身子,池景又趴在喻绯音的身上,让喻绯音背着他。

  见喻绯音要走,苏莲儿当即上前一步拦住了喻绯音:“光天化日之下,你背着一个男子,本就违背了祖宗礼法,没有一条礼法是允许男女之间拉拉扯扯的,你若真的想要救人的话,为何不去喊人来拉?”

  喻绯音翻了个白眼:“有一条祖宗立法说是让陌生人管人闲事的吗?你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见人的事就管,到底你爹是村长,还是你是村长?”

  “我记得,村长这个职位不是世袭的吧?”

  喻绯音笑盈盈的问道。

  世袭一般说的是京城的那些大官,一般是当朝大臣才有此殊荣,而且还必须是立有大功才会被皇上如此奖赏,可以世袭爵位。

  苏莲儿读过书,自然晓得这个道理。

  一个小山村的村长,又怎么敢世袭。

  她说的,是苏莲儿多管闲事。

  苏莲儿指着喻绯音,说不出一句话,只能瞪大了眼在那里不停的你你你。

  “够了。”池景转头,冷冷的看着苏莲儿,一双眸子如一汪湖水,深邃又含着冰冷。

  “妇言,你可背了?又有哪一位女子是如你一般斤斤计较?在大街上指着旁人说三道四的?这不是乡间的长舌妇才会做的事情吗?你若真是读书多年,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得?”

  一句反问,让苏莲儿哑口无言,她的视线转到了池景身上,看到池景的相貌,心中一动,一句话也说不出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喻绯音背着池景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娘亲:有田有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娘亲:有田有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