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征
阿瑛2020-03-02 15:581,829

  临行那一日,院里开了送别会。

  “战必胜!”

  宣誓的时候所有人明明是慷慨激昂的,可一旁的几位负责人眼眶全都红了。

  第一批虽然只有三十五个队员,但豪情浩浩汤汤。

  载着他们的班车,满载的都是希望。

  “茹姝,我们科就这一个大宝贝儿,你可要把这个小弟弟平平安安的带回来!”

  护士长紧紧抱住茹姝,又转头向商尚嘱咐道:“照顾好你茹姐,也照顾好自己。”

  商尚赶紧离护士长大远,死活不让护士长抱他。他最见不得这煽情的场面了,逃似的跑上了车。

  “要平安!”

  “一个都不准少!”

  “我爱你,我爱你。”

  大巴车下面站着送行的亲属、同事,很多都是泣不成声,却还是倔强的冲他们喊着。

  一个小伙子捧着一束鲜花,泪流了一脸,大声冲着一个呼吸科的护士喊道:“我爱你,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

  一直到大巴车发车走,那小伙子还在后面追着车跑,冲大巴车挥手。

  而这个护士愣是撑着没回头去看。

  茹姝和商尚正巧和她坐在一排,只隔了个过道。

  茹姝轻轻握住了她的手,“等回来了去参加你们的婚礼!”

  她回握住了茹姝的手,“那你们必须都要来,一个都不准少!”

  茹姝点了点头。

  临行前茹姝写了两封信,其中一封给勒靳的,托付给了科里一个关系不错的同事——文楚楚。

  如果她真的没回来,有一天勒靳要是想起她突然问起,文楚楚会把信给他。

  信上寥寥数句话。

  “一别两宽,勿念。此生与你无憾,只是要对你和楚楚说声抱歉。祝你们幸福。”

  但他若打开,自然就明白她的用心了。

  不一会儿便到了机场,和市里其他医院的人汇合,市里的领导前来送行。

  大家第一次觉得领导的讲话很可爱,句句都是质朴的关心。

  结尾那句“一个不少的全都回来,早日凯旋”,也是他们最大的信念。

  又一次宣完誓,队长跟市领导承诺,等回来了再在这个机场照一张相,这张在机场合照里的人,一个都不会少的。

  两个小时后,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一起落地在了C市机场。

  下了飞机后每个人迅速列队。根据统一安排,三十五个队员会被分在几个不同的医院。

  很幸运的是,茹姝和商尚被分到了同一个医院,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县医院。

  但是他们并不孤单,也不是孤军奋战。

  因为他们知道,所有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所有C市的百姓,全国人民都是他们的兄弟姐妹!

  大家各自取上自己的行李和物资,乘车分别前往了自己所在的医院。

  做出选择的那一刻,战斗的号角就已经吹响了。

  另一边,麒麟集团。

  勒靳盯着桌上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他已经连续很多天都没有回家,陪着生产车间的员工们一起加班加点,现在他后脑勺“突突”地疼。

  勒家的麒麟集团在上半年刚收购了一个医药公司,既搞药品研发生物科技之类的,也搞医疗器械生产制造。

  现在特殊时期,勒靳作为总经理,第一时间陪着所有员工复工,快马加鞭的生产试剂盒。然后改造出几条新的生产线,集中力量先生产防护用品。

  就在半个小时前,第一批加班加点生产出的试剂盒和口罩防护服全部都捐了出去。

  他亲眼看着货品装好车出发,才返回办公室。谁知道一回去,助理帮他签收的快递就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拨通了茹姝律师的电话,

  “嘉桦,茹姝她性子倔,有时候爱闹。怎么还陪着她当真?”

  “勒总,您是在质疑我的专业性?”

  对方的语气显然有些不悦,微微上挑的语调略带几分嘲讽。

  下午两人视频的时候律师显然没有什么好脸色,转达的茹姝态度是十分决绝了,这和他平日里工作风格不是很相像。

  “这件事情茹姝真的考虑好了吗?我觉得我还需要和她商量一下。”

  律师冷下来了一下,“你应该知道,你根本联系不上她。”

  这句话让勒靳不由自主的又攥紧了桌上新换的手机,他忍住,“嘉桦,大家同学一场,帮我也劝劝她,离婚不能冲动。”

  “勒总让我劝她的话,我怕两位要法庭上见了。像她这么傻的明明不是婚姻过错方还净身出户的,怕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吧。是吧,勒总?”

  “嘉桦,你这话什么意思?”

  “勒总这是气急败坏吗?!”

  两人的谈话不欢而散。

  勒靳态度也很坚决,要离婚,最起码也要让茹姝亲自来见他谈。可他怎么问茹姝的下落都问不出来,联系也联系不上。

  他想还是过几天去医院找茹姝一趟。

  想到医院,他给秘书安排了工作:“对了,市里有些医院最近也缺物资,前线的捐过去之后下一批给市里的医院。”

继续阅读:特殊的团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