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里都是穿脱防护服
阿瑛2020-03-02 15:581,239

  茹姝轻轻叹了口气。

  本想打开手机,可是她不敢。

  她不知道要怎么跟科里的领导同事交代,也不知道怎么去开这个口。两个人一起来的,她却没照顾好这个小伙子。

  “我现在一直在想,如果当时能再多陪着他过两遍防护服的穿脱,如果当时能再多嘱咐他两句注意安全,是不是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茹姝盯着黑暗的房间,轻轻地问,是在问林林,还是在问自己,亦或是在问天,她不知道。

  “林林,要是睡不着的话,你要是知道些商尚在你们科的点滴,就跟姐姐讲讲吧。来了这儿,姐姐都没有见过他一面。大年三十那天我是白班,我煮了些速冻饺子去了你们病区,你们那时刚进隔离病房里。他一定还是很乐观,勇敢的吧……”

  林林觉得这是当下很好的一个提议,说出来,或许对于茹姝和她来讲,都能缓一缓。

  “商尚他很勇敢,我们病房采集标本这些风险大的活都是他干的。

  记得第一天见面的时候,他是科里唯一一个男护士,他说他是男孩子,要照顾我们。我们当时还打趣说‘别瞧不起我们’。他交接下一班的同事时,在群里每次交代病人情况的时候真的是事无巨细,特别细心。

  别看我和他不是一个区的,但全科的同事都夸他。而且媒体想来采访他他都是拒绝的,他说没给父母说不敢上镜头。和他一班的同事,有个我的小姐妹正在隔离,经常给我发微信讲他,还说等疫情结束了,一定要问问他是不是单身,我的小姐妹还想追他呢……”

  说着说着,林林鼻头一酸。

  高强度的工作,刚来那几日防护物资短缺到防护服都不敢一次性穿,在他们进隔离病房的那一刻,都清楚自己面临多大的风险。

  起初商尚主动请求一天两个班,因为科里还有个孕六月的护士,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一个孕妇置身于危险中超负荷工作。

  他们科里的病人数量多,病情严重,两个班中间只隔了三四个小时,这期间他要吃饭、休息、去卫生间、洗澡等等,睡觉就直接在病房一个走廊的角落里铺上被褥。

  后来人手渐渐多了,他才能有回床上睡会儿的时间。

  或许是因为连日来高强度的工作,饮食和休息得不到什么保障,身体抵抗力差了许多不慎感染;也或许是是因为刚来的日子防护物资严重匮乏只能反复穿、防护力度不足感染;亦或是因为那天他刚下班出隔离病房,去世的患者的家属围着他大哭大叫,而那个患者家属后来被诊断出是无症状的病毒携带者……

  谁也不知道商尚具体是为什么会感染。

  但大家也知道,自己或许也会成为下一个商尚,不过没有一个人退缩。

  担心害怕吗?

  大家都是普普通通的血肉之躯,都有着情感和放不下的牵挂,肯定都会害怕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每个人都要迎着恐惧,凭着一腔热血的信念和勇气直上。这才是真正的战士,才能对得起这身白袍。

  这个夜晚,商尚的很多同事,隔离的、没被隔离的,连梦里都是又过了很多很多遍防护服的穿脱。

  讲着讲着,林林的声音越来越小了,茹姝知道,是困了。

  “睡吧林林,明天又是战斗的一天。养好精神。晚安。”

  林林的确是很困了,迷迷糊糊地也回了一句晚安,一会儿便睡着了。

继续阅读:你保护大家我保护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