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物是人非事事不休
云云兮2020-04-10 17:092,344

  黎朝三百二十二年秋,太子大婚,封护国公嫡女苏玥为太子妃,举国同庆,大赦天下。然太子梧蓄谋已久,于正殿之上发动宫变,红鸾飘飘,血流成河。

  由册封之喜,宫内守卫皆驻守于百米之外,事发突然又有叛乱贼子混入其中,故正殿之上文武百官、婢侍奴仆四处逃窜,仅有七八名皇子与御前侍卫抵御护驾,太子梧趁乱攻入其中,直奔殿前,未到跟前却被人从右侧突袭一脚踢中了手腕,回神之际已被人用短匕抵住了喉咙。

  “别乱动,刀剑无情。”

  恰是此时,从正殿两侧跑来守将将太子梧团团围住,那人才肯放下匕首,转身作揖。

  “臣等护驾来迟。”

  “苏玥……”太子梧满是诧异地看着面前这个红妆霞帔的女子,再看向坐在殿前那个万般从容的男人。

  中计了……

  苏玥转过身,脱下那妖娆的长摆嫁衣,伸手取下沉重的头饰,盘起的长发倾涌低垂,花容月貌出水芙蓉。太子梧与她双双对视,薄唇轻启,欲语还休。只听得她叹了一口气,随手将长发束成马尾,拾起他落在地上的长剑,向殿外走去。

  黎朝三百二十二年秋,太子梧败于宫变,废其称位,永囚于离安寺,未经圣命不可自命生死;皇后杨氏教养无方,纵容其子,罚于长春宫闭门思过,吃斋念佛以净其罪恶,未经圣命不得离宫半寸。

  “这天下早晚都是你的,为何还要冒险?”苏玥靠在狱门边满了一杯酒。

  “我怕是等不到他死的那天,还不如赌一把。”怀南梧抢过她手里的酒一饮而下,“身为禁军的你不是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黎朝禁军独立于六军之外,自幼培养,不分男女,自统帅至侍卫皆为国密,不受任何人调遣,只效忠于圣命。此次婚事为皇帝亲赐,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就是阴谋。

  “毕竟是父子……”

  “对他而言,血缘亲子不如天下江山。”

  怀南梧轻哼一声,如今这不得生不得死的境地怎是一个父亲能做的出来的?

  “拜你所赐,我要去梦羌接二殿下回朝了。”苏玥皱着眉头,谁人不知那以质子身份住在梦羌的二皇子实际上就是皇帝春宵一刻之后被遗忘的弃子,他自出生于梦羌十几载,黎朝对他不闻不问,如今若接不回来又不知会是什么罪名落给苏家。

  “平定宫变未得恩赏?”

  “我是禁军……朝堂之上我只不过是苏家嫡女……受你牵连,理应领罚。”

  怀南梧轻笑,伸手揉了揉苏玥的头,苏家凭兵权在江南一代势力正强,苏家嫡女又是禁军统帅,他太清楚他父亲忌惮着什么。如今因宫变一事不仅查杀了狼子野心的权臣,也给他母家杨氏以及苏家重重一击,不得不说,这一计用的漂亮。

  “大婚之前我给你的东西你务必妥善保管,伴君如伴虎,早晚有一天你用得上。”

  “你……”苏玥咬了咬嘴唇,“那我走了。”

  “放心我会在这离安寺好好活着,等某一天,你来接我。”怀南梧举起酒壶一饮而尽,倚靠在一旁的草垛上,“就不送了。”

  怀南梧微眯着双眼目送她离去,清酒醉人,恍惚间似是回到了那年初雨,她一袭白衫站在东宫殿前,清浅一笑,将伞递到了他的手中,低头迎贺:

  “恭喜殿下荣封太子。”

  ……

  这一年,东宫破败,权臣倒戈,物是人非,皇城内外,清潇致冷;这一年,梦羌微冷,大设宴席,新歌妙舞,美酒佳酿,迎接远道而来的使臣。苏玥打了个寒颤,从往事的回忆里回到现实,猛喝一口烈酒暖了暖身子,直起身棉袍再系的紧一点,轻拍了拍身边的人示意离场。自苏家一行到达梦羌已有数日了,可连这二皇子的面都没见着,梦羌国主虽然表面热情但对于此事还是过于敷衍,估计很难将他带回去复命了。苏玥撇了撇嘴,想着回去要不要主动将兵权上交,解甲归田回江南老家做个待字闺中的大小姐。

  “将军,二殿下要见你。”阿央跑过来顺手给她换了件更厚点的棉袍。

  苏玥点点头,得,江南水乡的梦还没做就不得不醒了。

  那是苏玥第一次见到二殿下,他坐在院中央的枯树下似乎等待多时。刚踏入庭院便感受到彻骨的冷,那股寒意从面前人的身上散发出来,带着孤独,带着苦怨,也带着浓浓的恨意。

  “臣苏玥,奉命带殿下回家。”

  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将面前的一杯温酒推了过来,刚好天空飘下了雪,雪花悠悠飘落融在酒中,苏玥摇摇头,再喝下去恐怕又会贪杯,醉意之下总是能想起大婚之前的废太子,她只好缓缓坐在他面前看着他,等着对方开口。

  “我以为,他早就把我忘了。”

  登基十几年,并未与梦羌断了联系,甚至常派使臣来往,却对自己的孩子不闻不问,实在难以理解。就算苏玥平时再怎么能言善辩,此时此刻,她也不想胡诌些什么,只能低下头沉默。

  “你不替他辩解?”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臣与殿下年龄相仿,当年往事无法解释。”

  “眼见为实?那你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臣看到寒冷中一孩童,对父亲的思念与渴望……”

  “他呢?”

  苏玥趁他还未说完,便直接打断,抬起头看着面前人,只淡淡地说:“圣上之心,臣子怎敢随意揣测。”

  “你连骗都不愿意骗我。”他冷哼一声,随即苦笑,“若我不愿意与你回去,后果如何?”

  “身为臣下办事不利,自会领罚。”

  以苏家的势力和她的身份,若想在皇权争斗中全身而退,恐怕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苏玥巴不得他不回去。

  “梦羌气候怪异,你若不时常酌上几口,怕是会冻僵了你。”

  他抬了抬手,命人换了一壶温酒,苏玥无奈皱着眉头低头细饮,却发现这酒与梦羌别的酒不同,温和香醇,回味之中带着微甜。抬眼看向面前人,他以不再那么冰冷,面容温和,像是手中的这杯酒。那一夜雪越下越大,院中的两个人喝的酒也一弹接着一坛,两个人也没有再多说一句,似是想说的话如同那雪花一般融进了酒里,流进了心里。

  夜更深时,苏玥被阿央搀扶着回去,身后的人轻声唤她,命她不要再称他为殿下。雪落之下,她仅知道了他的名字:怀念明,却不知道他那满脸温柔的轻轻一笑,成为了很多年后常伴着她的噩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