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小年纪,便识打脸神功
飞雪泥2020-05-26 00:243,175

  冷,铭心刻骨的冷;白,一望无际的白。

  一池清澈见底的寒水,浸没了一双白衣眷侣,徒留一个啼哭的婴孩在冰冷坚硬的冰石地板上啼哭。待那一袭黑衣的男子赶到时,那婴孩已几乎没了气息,娇嫩的嘴唇泛着紫,看上去命不久矣。

  黑衣男子身后跟了一个白衣侍从,他皱眉瞧着黑衣男子抱起婴孩,不无担忧地请示道:“宫主,小圣女……”

  “我自有安排。”黑衣男子斩钉截铁地打断侍从的话,他那张覆盖全脸的漆黑面具反射着满室雪光,冰冷而骇人。

  婴孩被安置到一潭不深也不阔的清湖上,用花座盛放着,被氤氲的暖气缓缓包围。这处湖泊所处的位置,是整座冰宫中唯一有暖气的地方,也是清雪山中唯一没有冰雪的山洞。

  可婴孩双眼紧闭,仍然是没有醒过来。

  黑衣男子皱了眉,端着一碗鸡汤,飞身坐到花座上,试图喂婴孩吃下。这婴孩太小太弱,又太犟,灵丹妙药吃不了,传输灵力运不起,奶娘抚喂坚决不张口。听说人间的鸡汤最补,他们主仆二人便寻了一碗来,好让这婴孩别饿死。

  一匙鸡汤灌入婴孩口中,她便有了动静,闭着一双长睫毛的眼,咧开没牙的小嘴哇哇大哭起来,那双手在空中挥舞,无意识地将黑衣男子的面具抓下,砸到自己脸上,结果哭得更大声了,简直形成了一阵又一阵的声浪。

  若是仔细聆听,可以听到那婴孩的哭声仿佛在呼唤:“雪……娘……”

  小小年纪,便已会说话,当真是个有灵气的小东西。黑衣男子望着婴孩的哭脸,粗糙的手轻轻抚摩那毛发稀少的头颅,想让她安静下来,却无济于事。

  侍从心中紧张,正要走上前去,被黑衣男子制止了。

  除去那张冰冷的面具,男子刀削一般轮廓分明的脸清瘦中透着冷峻,惊为天人的五官安排得当,衬得那清雪寒霜的气质更为突出,堪称六界之内绝无仅有的冷面俊公子。

  看着婴孩将鸡汤吐了出来,雪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一向沉稳的黑衣男子也手足无措,抬眸问那侍从:“你当真确定鸡汤有效?”

  侍从同样眉头紧皱,摇摇头道:“恕属下不知,属下对婴孩之道知之甚微……”

  “罢了。”黑衣男子将婴孩轻手轻脚地放回花座,那娃娃本想哭,却没有力气,干脆撇着嘴睡去了。

  这娃娃,还真有几分可爱。黑衣男子飞落清湖岸边,望着花座的方向,画了个远古图腾,悬在花座之上,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那是续命诀,来自于天地初开之时的虚幻之法,能让尚有气息的生灵不吃不喝也可维系性命,只是无法让她长大和增进修为。这续命诀极其稳定,只有遇到天摇地动的大事件才会失效,可是对施术之人的身体与灵力消耗都极其巨大,非一般的神明妖魔能承受得起。

  侍从看清了主子的动作,心下清明如水。

  他们还有多重身份,除了安抚这清雪山众雪灵的情绪,处理圣女与圣夫东海龙太子的后事,还要去一面迎战那多次挑事的九重天,一面与众魔头在殿堂上抗衡,若错过了最佳时机,结果可是千差万别,实在抽不出功夫再寻他法维持小圣女的性命。

  侍从望了重新戴上面具的主子一眼,那身材清瘦而颀长,令他心里有些酸涩。说实话,他心疼主子。

  他是地地道道的清雪山雪灵,生在清雪山的灵医世家,可数千年前的一场浩劫,将这一切摧毁得一干二净。

  原是那魔界中,有老魔头不服后来居上的魔君与两位护法,后者锐意治乱,前者便蓄意捣乱,竟不知为何寻上清雪山这片清净之地,大开杀戒,以示挑衅。清雪山雪族族长在这场杀戮中以死谢罪,他的父母也成了刀下亡魂,只有他外出采药,侥幸躲过一劫。

  他犹记得那日白雪茫茫,那人踏雪而来,面容清冷,背起跪坐在深雪中几欲昏迷的他,领着群龙无首的雪族,开辟出进入清雪山内部的通道,建成一座清雪宫。从此,众雪灵在遇到危险之时便有了藏身之处,那些老魔头再来,都没能得逞。

  自那日起,清雪山雪族再无族长,只有宫主。

  可如今,九重天硬是诬陷雪族勾连魔界之人,派了神兵来剿灭雪族。这场纷争已持续百年,宫主早在初战之时,便将清雪宫潜入了清雪山内部。九重天寻不着雪灵,便自以为是地凯旋而归,集中精力与魔界相斗。

  内忧外患,都压在他一人身上,怎能叫人不心疼?

  数百年过去了,神与魔之间的斗争仍未停歇。

  这日,皑皑山中雪,皎皎云间月,一支不足千人的神兵在寒风凛冽的雪山中艰难地行进,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银甲的俊逸男子——九重天的太子,北辰洛轩。

  这是天界和魔界旷日持久的一场鏖战,也是他和魔界那人的一场硬战,他身上的战甲已经数月未曾脱下,沾满了鲜血与汗水,握着利刃的手随处可见伤痕。而且,他的唇色苍白,似乎已经岌岌不可支。

  “殿下,好像快下雪了。”身后的副将好心提醒。

  他抬头望向天,晦暗厚重的阴云并不比这支号称“六界无敌”的神兵压抑。是他一时大意,低估了那人的实力,即使未曾露面,便以绝对数量的魔兵将他们逼上这清雪山,原来声势浩大的上万神兵已折损得不成样子。

  他已向父皇请求支援,而神兵中的精英已被他全数带出,此地距离九重天甚远,援兵一时半会也难以到达。

  “天之骄子,你逃不掉了。”蓦然平地一声大笑,魔兵的将领带着黑瘴缭绕的魔兵大军从前中后三个方向滚滚压来,而后面,是紧紧追来的另一支魔兵军队。

  “殿下,我们拼了!”身后的副将与神兵仍然一脸坚毅,但那视死如归的悲壮亦显而易见。

  “嗯。”洛轩面容清淡,身为九重天的神话,即使面对这样的场景,他亦无所畏惧。

  这漫漫神生三万载,遗憾的不过是最终没斗赢魔界那人罢了。

  魔军将领见洛轩一行气数将尽,也不多废话,一声令下,魔界的千军万马躁动起来,狰狞可怖的魔物纷纷化出原形,涌向那渺小的一小支神兵。

  “轰隆隆——”阴云突然炸开一声惊雷,苍白的闪电触击到雪山,有魔物被击中,惨叫着倒下,散成一缕缕浑浊的幽烟。

  这是异象。神兵还以为援军已至,而浓厚的阴云上空无一神。

  下雪了。洛轩望着阴云之上,片片清淡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一阵一阵、一片一片、一重一重,雪花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密,越来越刺骨的北风让两边军队都陷入困境。

  尤其是魔军,长期生活在极炎之地,被雪花触碰后,法力低微些的瞬间结成冰块,法术稍高强些的行动能力大大受阻,从原本有优势的一方,反而变成了被动的一方。

  “雪有奇效,突围!”洛轩高喊,朗朗乾坤音,激起众神势。

  拖着疲惫的躯壳,红了眼睛的众神兵奋起反抗,魔军一开始还勉强能抵抗,但无奈军心大动,后来竟节节败退,溃不成样。

  “撤退!撤退!”魔军将领见势不妙,原本浩浩荡荡的军阵如今七零八落,不成气候,连忙撤军。无奈为时已晚,神兵已经杀红了眼,不断有魔物被消灭的幽烟冒起,弥散在这浩渺无边的清雪山中,再不见一个“清”字。

  在魔军仓皇而逃之后,洛轩收回法术,面色苍白得可怕,但眼神中透露着的不再是沉重之色。

  “殿下英明!我们胜了!”尽管疲惫,尽管雪花还越降越大,神兵们却情不自禁欢呼起来。

  忽然,在雪花最密集之处,一阵带着冷香的寒风旋起,众神立马进入戒备状态,如临大敌。

  不料,当旋风渐渐消下去、雪花渐渐变小时,雪中竟出现一名赤身女子。其肤白如雪,双目如星,绝色容颜竟比“六界第一绝色”的昭月公主还要震人心魄。

  唯一让众神困惑的是,这女子面上的表情比他们还困惑,似是不知道为何自己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到无法想象的鏖战。

  “捂眼!”洛轩贵为九重天太子,遇事比其他武神反应镇定得多,他飞身到女子身旁,解下披风披在她身上。

  众神知道此时闲人不宜,纷纷背转身去。

  洛轩望着那女子,轻轻弯了腰,虽已是万分疲惫,但依旧气质尊贵、眼神温和:“敢问姑娘是何方神圣?为何独身在此?”

  那女子一脸迷茫地看着他,半晌才道:“我不知道。”

  怕不是刚刚化灵、初有灵识的雪灵!只是初有灵识便化人形,并且能助他们击退魔军一臂之力,这确实闻所未闻。

  洛轩缓缓直起身,望了女子一眼,正欲转身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