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狗狗惊呆呆不能回神神了
飞雪泥2020-05-26 00:183,717

  不知不觉,雪卿又走到了飞雪宫的宫门处,看着紧闭的大门,她忍不住伸手去拉了拉,嗯,还像以前一样纹丝不动。

  唉,雪卿叹了口气,失望地转过头。

  “啊——”洛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在她的“啊”即将从喉咙跑出嘴边的时候反手捂住了她的嘴,牵着她的手在玉桌旁坐下。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雪卿对洛轩的突然出现既意外又惊喜,清纯如雪的面上挂着恬淡的笑容,托着腮睁大眼睛瞧着洛轩,姿态在俏皮中又带了温婉,足以满足男子对梦中神女的一切想象。

  洛轩刮了刮雪卿的鼻子,嘴角微微扬起:“怎么这么晚不睡?”

  雪卿有些不好意思,不看洛轩了,低头绞着袖子:“还不是那梅花糕太好吃了,睡不着嘛……”

  她的话让洛轩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层,他看上去心情不错,缓缓而道:“三月后是母后生辰,母后想见你。”

  “帝后娘娘?”雪卿感到自己像一条小狗狗惊呆呆不能回神神了。

  帝后娘娘长啥样?是方是圆还是扁?性子咋样?会不会像雨蝶说的那些人间话本子那样,婆婆看不惯儿媳妇然后来个什么宅斗宫斗搞得鸡飞狗跳?或者还没等到鸡飞狗跳她就被赶出飞雪宫?赶出天界?赶出天界后她要去哪里呢?对了,就是人间!她一定要到人间,吃遍天下美味!

  洛轩看着雪卿一张有趣的小脸五颜六色变化多端,殊不知她已经立下了一个伟大的理想。

  “母后性子温和,十分好相处,雪儿莫慌。”洛轩拍了拍雪卿的头。

  “好!”雪卿乖顺地应着。

  洛轩揽她入怀,一股清淡的幽香扑入鼻中:“还有,雪儿好好练法术,练成之后也好将我们的婚事提上日程。”

  三万年过去了,他一心与那人明争暗斗,多少神女秋波暗送,他都未曾上心。

  偏偏,那日的雪,将她送来。原本他将她留下只是为与那人斗争增加筹码,怎料她一脸的纯净无邪,到后来的天真烂漫,让他在一百年间不知不觉上了心。

  未遇见她之前,他从未如此渴望有个大婚之日。

  只是……她似乎还无知无邪。无碍,他可以慢慢来。

  另一边,雪卿感到被洛轩这样抱着倒是十二分的不适应,但是金主爸爸手握重权,一个不从那可是断粮的问题呐!没办法,她只能委委屈屈生生硬硬地被他揽着,想着他什么时候能放开她。

  她对婚事不婚事的倒没有啥概念,反正看了那么多的书,听了雨蝶说的八卦不也就这样,天天黏在一起呀之类的,没啥新鲜,只不过成亲时排场大一些能见的神多一些罢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飞雪宫呀?”

  洛轩把她打横抱起,吓了她一跳:“时候不早了,雪儿快回去休息,明日还要练习。”

  雪卿生硬地被他抱着,一路上穿过稀稀疏疏几个巡逻宫人的八卦目光,感到内心忿忿。但毕竟也是累了,一沾床就差不多入眠了。

  九重天的夜如白昼,洛轩站在床前深深望了她一眼,还是转身出了寝殿,在寝殿外的玉桌待至天明。

  次日,雪卿方醒,便瞧见雨蝶一张八卦而兴奋的脸:“公主公主,昨晚你和太子殿下……发生了什么呀?”

  雪卿呆愣愣地看着雨蝶发光的眼和发光的脸:“啊?发生了什么?”

  雨蝶有点恨铁不成钢:“昨夜巡逻的杜若、木叶和紫坛她们都见着了,现在飞雪宫上下都知道了,太子殿下昨夜抱着您进的寝殿呢!还有,太子殿下好像一夜未归,一大早就在殿外坐着了,还说没什么!”

  “他在殿外了!”雪卿听到这个重点,倒是十万分的惊恐。

  之前因为十分爱赖床,老是让洛轩等到正午才懒洋洋地跑出来,还要洛轩等她吃完午饭才开始学东西,终于令洛轩给她下了一道死命令:万一他已到殿外,她还未起,那她需在三日内抄一部经典,若未完成,断她十年额外粮食。

  抄完了整部《诗经》《楚辞》《道德经》《周易》《春秋》《尚书》《孝经》《礼记》《尔雅》的她欲哭无泪,断了二十年人间吃食的惨痛经验让她学会早睡早起。

  当然,洛轩也没有太为难她,不会太早来。

  但今儿个是怎么了!

  雪卿来不及细想,火速准备妥帖,飞出了寝殿。

  “嗨,早呀!”雪卿见洛轩正好整以暇地看着有些狼狈的她,一股尴尬之情油然而生,忙慌不择言地打了个招呼。

  “昨夜晚了,我思忖着回去也费工夫,便在这殿外坐着了,”洛轩的眉目含笑,倒是让跟出来的雨蝶忍不住犯花痴,“况且,雪儿是我的太子妃,今日就不罚了吧。”

  我滴天,太子妃有这个特权?雪卿瞠目结舌:那勉为其难地做这个太子妃也不错嘛,说不定金主爸爸哪天一高兴还带她去人间转一转呢!

  怀揣着吃遍人间的伟大理想,雪卿接下来的三个月学习法术异常认真,原本磨洋工磨了三年还没学完的基础法术,这三个月内基本上都学完了,这令洛轩十分满意。

  “洛轩洛轩,明日帝后娘娘的生辰宴结束后,你带我去人间转一转好不好?”雪卿收了法术,有些累地蹲在洛轩座位下,这已是她第一百二十一次央求洛轩了,要是他再不答应……那她就再烦他!

  洛轩摸摸她的脑袋:九重天的大场面的生辰宴哪有一日结束的道理!但知她学业有成,又见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心软了一大片:“母后的生辰宴将持续三月,不过明日我可以抽空带你去转转。”

  “好耶!太好啦!”一日的疲惫一扫而空,雪卿兴奋地跳起来转了个圈,粉面上挂着至纯的笑意,雪白的流苏裙摆划出完美的弧度,哪怕是人称心如止水的洛轩,也有片刻的失神。

  雪卿没有留意到洛轩的神色,她整颗心想的都是:啊!她很快就可以吃遍人间无敌手了!她的梦想就快可以实现了!她就快要成为神生赢家啦!

  “雪儿。”

  “诶?”雪卿回过头,见洛轩目光灼灼,竟也没有上心,“咋啦?”

  “人间之行不太安全……”

  “不不不!我一定保护好自己,紧紧地跟着你,绝对不会出问题!”雪卿赶紧表明忠心。

  洛轩宠溺地揉了揉雪卿柔顺的乌发:他似乎从未失信于她吧,怎令她如此害怕?

  “我相信雪儿,但安全起见,我还是再渡你五百年修为,以防万一。”

  “好呀好呀!”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谁不捡是傻子!雪卿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我们可不可以这样渡。”洛轩把雪卿揽入怀中,雪卿的身形瞬间又僵硬起来。

  为什么老是搞这些有的没的,好好渡个灵力不好吗?雪卿腹诽着,但身子却不敢乱动。

  “要怎样?”雪卿瞪大了眼,眸子里流出一丝丝的惊恐。

  “闭眼。”

  我不!雪卿在心里喊着,但还是不情愿地闭上了双眼。

  “张嘴。”

  “哈?”雪卿霎时又睁大了双眼,这回连身子都差点弹出去,幸亏洛轩抱得牢,“你要那个我?”

  “你已是我的太子妃,这个又有何不可?”洛轩一挑眉,面色已是不善。

  “这……是不是太早了?”

  “雪儿若是不能接受,那便晚些再说吧。”自雪卿越来越知人事,就越来越不爱与他有肢体接触了。

  想当年,他是不让她靠近他来着,如今却是她不愿他近身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风水轮流转吧!

  雪卿察觉到了洛轩不加掩饰的失意,又觉得歉意满满:“没关系吧,你想那个就那个吧,我闭眼张嘴就是了。”

  那可是金主爸爸呀!怎么能惹金主爸爸生气,问题很大,要慌。

  雪卿紧紧闭了眼,将原本一张樱桃小嘴张成血盆大口的模样,等了许久,不见动静,正要睁眼,却感到一股清凉的感觉从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交握的手上传来。

  “洛轩?”雪卿还是感到很愧疚,这种愧疚痒痒的,一直挠着她的全身,让她如坐针毡般难受。

  “雪儿不必愧疚,我可以等。”洛轩用拇指扫了扫雪卿翘翘的睫毛,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大步流星地转身而去了。

  “洛轩!”

  他没有回头,应该是真的不高兴了。雪卿感到胸口闷闷的,这是雨蝶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是夜,洛轩还是派人送来了从人间带上来的猪肚鸡。

  雪卿用舌头去试试汤温,被烫得龇牙咧嘴,她左顾右盼,洛轩这次真的没有来,心里不免有些空落落的。

  “公主也想着太子殿下了?”雨蝶一眼便看出雪卿的心思,在旁揶揄她。

  “才没有!”雪卿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雨蝶,拍了拍面前的空位,那是洛轩常坐的,“他送来的东西我才不吃,雨蝶,你快点把它吃了!”

  雨蝶是个有眼力的,慌忙一弹三尺远:“别别别,公主你可别折煞我,太子殿下知道了非解决掉我不可。”

  但是她的眼神里明显流露出对猪肚鸡的渴望、吞了一口口水的那是什么模样?

  “那你住哪里呀?我们拿去你住处吃吧!”

  “好呀好呀!”雨蝶也丝毫不客气,笑嘻嘻地将猪肚鸡收拾好,提着食盒到了飞雪宫的灵芜苑,这是宫人的住所。

  毕竟是洛轩的手笔,灵芜苑的装潢虽说比不上雪卿的寝殿,倒也称得上是大雅之房,比一般宫人的住所不知舒适了多少。每个宫人独享一格房屋,雪卿跟着雨蝶前往她的住处时,正是宫人们三三两两在屋外玩耍闲聊的时间,见雪卿来都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忙都要行礼。

  “免礼免礼,没有外人哪用那么客气嘛。”雪卿慌忙摆摆手,她只是专门来吃猪肚鸡的。

  虽然外界疯传雪卿如何如何高冷,但通过雨蝶,宫人们也知晓雪卿实际上没架子,只是比较怕生和内向,别人不主动她绝对不主动。

  不然一百年过去了,在这偌大的飞雪宫,她怎么才只和雨蝶一仙熟络起来呢!

  “公主来灵芜苑干嘛呀?”有些大胆的宫人跑上来问雪卿。

  雪卿第二次被那么多双眼睛围观着,不免有些紧张,露出一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职业傻笑:“我……嘿嘿,我和雨蝶来吃猪肚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