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参加模特比赛
丽群2020-03-31 14:092,200

  这个人,很有趣,陈昀敛下眸子。“走吧。”他看了梁笙一眼,对着林远说道。选拔要开始了,他需要提前进更衣室做好所有准备工作。

  秦睦三言两语将围堵他的众人贬的什么也不是,勾着嘴角往试衣间走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他回头看了一眼,没人?可他明明感觉有人在看他。

  比赛要紧,他没将这事放心上,刚刚主办方将这场比赛的主题定好了——民国乱世的少年军阀与戏子。男性参选者的服装是少年军阀,而女性则是民国戏子,参选者的服装都已经放进了他们专属的试衣间里。

  刚进入后台的时候,一个人慌慌张张的从模特们试衣服的地方跑了出来,不小心撞到了秦睦身上。“抱歉抱歉。”

  那人赶紧道歉,离开的时候他抬头看到秦睦的脸,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恰好被秦睦捕捉到了。有问题,秦睦立即察觉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果然,当他走进自己的那间试衣间时,本该存放于其中的军装却被人换成了女性的那套金蝶探花刺绣红裙,秦睦的眼里闪过一丝嘲弄,以为这样就能让他出丑?天真。他秦睦既然接了这个任务,就一定能让梁笙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大放异彩,这些刁难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儿科。

  比赛进行的很顺利,戏子的位置基本已经定好了是袁佳佳,只待选好少年军阀这次招募会就结束了。袁佳佳看着赛场的入口,她是女子组最后一个,而秦睦则是男子组第一个,想到她吩咐人去办的那件事,袁佳佳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秦睦出来的那一瞬整个会场都安静了。

  少年身着红色绣裙,眼尾一颗小痣似泪珠般半落不落,他半仰起头看向天空,眼里藏着的是浓重的哀伤,开嗓的那一瞬间,惊艳了众人。

  “惊闻噩耗魂飞荡,恰好似万丈高崖坠身汪洋,痛我夫出师未捷身先丧。”他唱的是京剧《杨门女将》,挥袖、转身、遮泪,一个个动作将听闻杨宗保中箭身死后的穆桂英演绎的淋漓尽致。而后是眼神的转变,哀伤变为愤怒、变为家国被辱的不甘、变为那个时代女将的豪气肝胆。

  “你听说西夏吓破胆,我看那王文也等闲。你要求和递降表,我要杀敌保河山。杨家将岂容人信口褒贬?天波府宝剑埋尘锷未残。老太君若是挂了帅,穆桂英就是先行官。抖银枪,出雄关,跃战马,踏狼烟。旌旗指处贼丧胆,管叫那捷报一日三传。”

  陈昀看着站在台上水袖婉转的秦睦,眼里闪过几分赞叹的神色,这才是他心中民国乱世里戏子该有的模样。秦睦演出了乱世里懂得“家国”二字的人应有的风骨,戏子台上三分钟,演的是一个朝代的更迭、一个时代的悲哀,他们当是最懂得亡国悲哀的人。

  这样的人,是不能只在乎情的,袁佳佳的戏子的确很好,有着该有的艳丽与妖娆,但比起秦睦来缺了七分的大气,缺了对国家荒乱的悲哀与自甘献身的无畏。

  秦睦展现给他们的是一只残翅的红蝶,即便自身会燃成灰烬,也毫不犹豫的飞向那场时代洪流中燃起的大火。

  无怨无悔。

  不得不说,秦睦的表演真的是,精彩极了。

  袁佳佳看着台上的秦睦,眼里闪过怨毒的神色,时尚圈对美的追求是无所谓男女的。秦睦的表演比在场的所有女性都要优秀,她这次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前抢合同的事已经发生过一次了,这次的选拔对她至关重要,她不允许有任何人来抢走这个属于她的名额,任何人!

  秦睦站在台上,眼角余光瞟到离开座位的袁佳佳,心下嗤笑,跳梁小丑一个,不值得他高看一眼。但有时候秦睦也不得不承认,古代人民将一些人称为跳梁小丑也是有他们的理由的,别的先不说,至少他们有“跳梁”的本事。

  能力大小另说,却胜在恶心。

  导演将自己手里零分的评分牌扔到秦睦身上:“梁笙先生的表演的确精彩,但是我身为导演要对我的雇主负责,恕我直言您的名声实在不适合参加我们这个节目,毕竟对于一档节目来说风评很重要。”

  秦睦注意到袁佳佳眼里的得意,垂下了眸子,看来这个导演与袁佳佳是一丘之貉。

  会被针对估计也是因为自己碍到了她的路,可她越是针对就说明这个机会对她越是重要。

  既然这样,他又凭什么将这个机会拱手他人:“您说话的确太直了。”秦睦一句话先将导演怼了回去。

  “不知道导演您可曾听闻过一句话‘奸者创造谣言,愚者传播谣言,智者消解谣言’,梁笙以为导演您应当是个智者,所谓清者自清,我是不是做这样事的人您应当是能看出来”秦睦微微一笑,视线转到了袁佳佳身上而后又收了回来,“其次,时尚圈看的从来都是能力,我做的应该不比其他人差,还是说导演你这里另有隐情?”

  隐情当然是有的,但被人这样明晃晃的点出来就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了,导演被秦睦一番话说冷了脸:“出于个人对节目的负责,我依旧希望梁先生能换一个节目去参加,我们这里庙小,估计是盛不下您这尊大佛的。”

  眼见着导演的话越来越过分,陈昀皱起了眉头,打断了导演的话:“他能参加。”

  “您说什么,陈先生?”导演似乎没想到这尊真大佛会开口说话,张嘴的时候声调显然有些上扬。

  “他的表演很完美,如果他没有资格那之前的那些人已经可以滚出这个会场了。”

  导演看了身边的袁佳佳一眼,又看向站在秦睦身边的陈昀,无需过多思考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低头的瞬间他便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您说的是,梁先生的表现简直令人叹服,这样的人能出现在我们节目里简直是我们节目的福气。”

  秦睦挑眉看着导演因为陈昀的两句话就开始改变风向,有些好奇这个导演口中“陈先生”的身份,既然他能压过袁佳佳那别的不说,各个方面综合起来一定比那个李总要强的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我的宿主苏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