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意思就是,跟过来
新茶2020-03-25 17:233,109

  走在街上,宁蜜桃松了一口气。

  刚才真的是太险了,自己还以为会睡过去呢,好在意志力足够强大,硬生生的给挺过来了。她低头看看手里的菜,心里想着,为了庆祝今天打败了“困意小恶魔”,她应该更用心的对待做饭,不如土豆就不要清炒了,干脆盐焗吧。

  盐焗的更美味一些。

  下了公车,您蜜桃又走了十分钟的路才到家,她从口袋里摸出来钥匙,抬头发现院子的门竟然开着,而靳雪风的车子也正好出来。

  她跑上前去问:“靳设计师,袁叶成,你们去哪儿啊?”袁叶成可没告诉他靳雪风现在就回来啊,可现在他分明就坐在后座上。

  车窗降下,露出来的是靳雪风那张一贯冷漠的脸,他问:“宁蜜桃,你的手机呢?”

  “手机?”她从口袋里拿出来,这才看到上面的数个未接来电。袁叶成打给她三个,而伯格工作室那边,则是五个……

  她想起来了,自己在超市那会儿听见的铃声是真的,并不是幻觉。

  “我……手机不小心调静音了,我不知道……”她胡乱编了个借口。

  袁叶成也着急了:“宁蜜桃啊,你手机怎么能静音呢,真是差点耽误了大事了!”

  因为她没接电话,错过了最佳的约定时间,而靳雪风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换上病号就得赶过去,资料还得在路上准备。

  车子旁边,宁蜜桃拎着两袋子菜不知所措,心里愧疚又自责,看起来无助极了。

  袁叶成又着急道:“你快把菜放下吧,我们现在就得过去!快上去换衣服啊!”

  “啊?哦……好好!”蔬菜落在地上,她转身要往房子里跑,身后忽然传来靳雪风的一声:“不用了。”

  宁蜜桃停下动作,缓缓侧身看着他:“靳设计师,这是什么意思啊?”

  靳雪风没回答她,而是对袁叶成命令一句:“时间有限,我们现在就过去。”

  “那宁蜜桃怎么办?”宁蜜桃的主要工作是记录,若是她不在,那后期的记录谁来完成?

  “她不用去了。”

  “可是……”

  “开车。“

  袁叶成为难的看了一眼宁蜜桃,还是将车子开出去了。

  “靳设计师,您等等……”宁蜜桃跟着车子追出去,可车子越开越快,直到将她彻底甩远。

  车里的靳雪风皱了皱眉,手抓住贴近胃部的衬衣。袁叶成从后视镜看见了,问:“靳设计师,您没事吧?”

  靳雪风的手放下:“没事。”

  伯格工作室立于田野中,是一个素白简洁的小楼。看起来不像是工作的地方,反而像极了歇脚的茶屋。这种纯净的色调,在夜中显的更加醒目。

  靳雪风坐在凳子上,透过圆形的窗户看向外面的草地,和伯格老师交谈。而袁叶成则拿着相机楼上楼下,楼里楼外的跑,用相机将大体的情况拍下来,之后再随着靳雪风去做具体的细节记录。

  站楼梯拐角处,他大喘了一口气,道:“靳设计师这哪里是惩罚宁蜜桃啊,这分明就是折腾我啊!”

  虽然伯格工作室整体是简单色调,但内部的设计色彩明亮,且伯格老师喜欢用灯来打造舒适的睡觉氛围,在他大部分的床具上,皆有一盏灯。

  袁叶成怕耽误了一些信息,所以一直用手机录音。

  伯格老师需要继续给学徒指导作品,在一个小时候之后才有空闲时间。

  在这个时间里,靳雪风顺着周边的田野散散步。袁叶成喜欢这个房子的建筑,和靳雪风打了声招呼,自己跑到天台上观光去了。

  靳雪风仰头看了会儿夜空,手机就响了,是宁蜜桃打来的。

  他接起,电话那头紧张道:“靳设计师,我现在马上就要到了,您别急。”

  她竟然到这里了?

  他还没回答,宁蜜桃又说:“您现在身体……”

  “宁蜜桃。”他打断宁蜜桃接下来的话。

  “怎么了?”

  “我会尽快让公司接你回去,关于这次出差任务,我觉得你有必要提前结束。”

  “别啊!”宁蜜桃握紧了手机:“靳设计师我下次一定会改,这次是我的失误,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还是孩子吗?”他冷不丁问了一句,把宁蜜桃问愣了。

  他紧接着又说:“既然不是孩子,是不是需要独自承担失误后的代价?宁蜜桃,我为什么包容你的错误?”

  “靳设计师您说的对,只是这次出差对我来说很重要,您能不能别让我结束,我这次的错误,我会在别的方面多做弥补!”她说的格外诚恳。

  手机紧紧的贴在耳朵上,她仔细听,好像手机越近,就越是能听见靳雪风话语里隐藏的情绪,会不会心软,会不会有所动容。

  然而那边却平静的来了一句:“在让你过来这件事上,我挺后悔的。”

  宁蜜桃本还在赶路,听到在这句话止住了步子,她的头低了下来,紧咬着唇看着鞋子一言不发。而后,靳雪风那边挂断了电话。

  整个田野都安静极了。

  她始终没有动,好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很久,而后她果断的抬起头来,迈开腿继续往前跑。

  其实宁蜜桃极其反感跑步,跑的久了会让她很累,有轻微的眩晕感,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靳雪风坐在草地上,一双长腿自然的往前伸着,他抬手看了下时间,发现自己在外面差不多二十分钟了,所以想再去工作室里面看看。

  身侧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宁蜜桃的喊声:“靳设计师!”

  他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看见正狂奔过来的宁蜜桃。

  很快的,宁蜜桃就站在靳雪风面前了。

  她俯视坐在草地上的靳雪风,弯下腰气喘吁吁道:“靳设计师,我总算找过来了,这个地真的太偏了。”

  “不是不让你来了?”说着,他要起身离开,肩膀忽然被宁蜜桃的手按住,身体本起来一些又彻底坐了回去。

  他不悦:“你干什么?”

  “等一下。”宁蜜桃盘腿坐在靳雪风的对面,将背包取下来一阵翻找。

  靳雪风觉得此时自己只剩下最后一点耐心,因为宁蜜桃坐在自己面前,他这才看见她满头的汗水。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浸湿了一大块衣服。

  她本来皮肤是白白的,大抵是因为跑步的缘故,借着灯光,他看见她红的像个苹果一般的脸。即便已经坐在地上,她还是喘的厉害,还时不时的伴随着一两下干咳。

  靳雪风想到,宁蜜桃还是第一次来爱尔兰,对这边完全不熟悉,语言不通。伯格工作室距离很远,具体位置十分难找。她此时能找到这里,不知道费了多少精力。

  宁蜜桃还在包里一阵翻找,双肩包里因为有很多东西,所以在翻找时会有各种物体碰撞的声音,靳雪风听了心烦,也看了心烦,索性起身。

  他的腿站直,宁蜜桃却急了,她扑上去一把抓住靳雪风的衣服:“靳设计师,您再等一下!”

  “放手。”靳雪风低头。

  手松开,在她的手心,多出来一个药盒。她灿然一笑:“我找到了!”

  她也随之站了起来,将包里的保温杯和一次性水杯一并拿出来,道:“靳设计师,您快吃药吧,医生让您按时吃药,我生怕误了时辰,好在我跑的够快,时间刚刚好!”

  她的呼吸声仍然很重,吹的碎发轻轻摆动,不经意的扫过她细嫩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靳雪风感觉嗓子有些干,好像刚才也随着宁蜜桃一起跑来的一般。

  他问:“所以,你过来是让我吃药。”

  宁蜜桃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啊,您的身体可不能儿戏。”

  他的喉咙上下滚动一下,眼中仿佛映进了淡淡的光,只不过在看向宁蜜桃的时候,星光尽敛。

  而后,他还是转身。

  宁蜜桃前进一步:“靳设计师,您必须得吃药啊!”她本想再次抓住靳雪风的衣服,却不想他微微转了下身体,步子也放缓了……

  她这次不小心抓住的是靳雪风有力的手肘,她小小的手下滑,滑到了手腕处,停住了。

  靳雪风背脊一僵。

  他的手腕很凉,而她的手心却滚烫滚烫的。仅停顿了一秒,她迅速将手放下。

  自己这次……好像又闯祸了!

  本以为靳雪风会大发雷霆,结果他只是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在外面吃药。”

  宁蜜桃视线正好落在他的肩膀上,由于神经此时高度紧张,她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他的脸,弱弱问道:“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他回头淡淡的瞥了一眼宁蜜桃:“跟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做好拥抱我的准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做好拥抱我的准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