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温情
啾啾飞2020-06-24 09:582,149

  俞裕身边坐着一名女子,眉眼精致如画,气质温和典雅,仿佛是哪处仙境里剪下的一段景致,含蓄却光芒万分,让人移不开眼睛。

  那女子手里端着一个洁白的瓷碗,拿着细白的小勺舀着软糯的粥送进俞裕的口中,然后两人相视而笑,情愫在狭小的空间里流转,暧昧不已。

  萧泠泠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笑,那样鲜活生动,和对她的客气疏离截然不同。曾经她以为只要俞裕对她稍微柔和了表情,便是无上的喜悦了,如今对比之下才知道,那看上去柔和的眉角也只是蒙上了一层虚假柔软的冷漠罢了。

  她抱着一块坚硬的面具,心里窃笑,以为自己在融化冰山,以为自己得到了全部,可是实际上,她一无所有。

  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的萧泠泠,感觉自己像个笑话,还是最不堪的那种。

  除了她,仿佛天底下的任何女人都可以让俞裕驻足一笑,只有她不能。

  她不明白。

  但是她不需要明白了,她真切的意识到,她以为的特别,仅仅是俞裕需要她维持后宫的稳定来牵制前朝的重臣罢了。那些给予,其实只是不得已的假象。

  而她像个傻子一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生怕自以为刚刚焐热的心又凉了。

  而现在,俞裕不需要用重视皇后的方式在稳住后宫了,新提上来了一位淑妃——就是面前这位和俞裕恩爱非常的女子,如此高的位份已经足够牵制一些人,加上皇后的影响力,后宫这块地方不再需要俞裕插手了。

  这段日子,只是俞裕为步步为营争取时间罢了。

  而完成了这一切的俞裕,半分的柔情都没再给过萧泠泠,哪怕是假的。

  萧泠泠默默地搬回了凤宁宫,身上的稚气和明艳一瞬间被消磨干净。原本就沉稳的性子已经有了最初母仪天下的轮廓了。

  彼时的她,刚刚十九岁。

  期间俞裕也假模假样的请她去延生殿小住,均被她以不合规矩为由拒绝了,理所当然的没有下一次邀请,俞裕仿佛很满意她的知趣。

  不合规矩,其实是只有她这么做才会不合规矩,延生殿是稍微受点宠爱的嫔妃都去过的地方,唯有她避之不及。

  没有人明白,她心中那个她认为特别而纯净的地方,已经脏污不堪了。

  而现在,居然是在这个地方醒过来。

  萧泠泠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惊愕,愤怒,委屈,难过……好像都有那么一些,但是更多的是平静。

  那么多年了,她早就不是那个在延生殿哭着摔了粥碗和餐盒愤怒离去的新后了。

  她完美的磨平了自己的棱角,让自己完美的像是人偶一样,挑不出一丁点的错误。

  那一次因为举止不合礼仪,冲突了新淑妃,还被俞裕禁足了三个月呢。

  萧泠泠有些酸涩的笑了笑。

  “醒了?”垂着的金色纱幔被撩起来,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脚步充满威严,低沉的嗓音听上去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

  萧泠泠连头都没抬就知道进来的是谁,她垂着双眸行礼,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见过皇上。臣妾有伤在身,还请皇上恕罪。”

  “无妨。”俞裕漫不经心的应着,向前走了几步,坐到了她的面前。

  “伤势如何?可还有哪里不适?”

  “回皇上,臣妾不知。”萧泠泠虽惊讶于俞裕的关心,但是依然回了话。

  “不知?”俞裕重复道,“好一个不知。”他轻笑几声。

  “皇后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连自己的伤势都可以不知。那么,你还知些什么呢?”

  萧泠泠闻言皱紧了眉,伤势是她的没错,但是她并非太医,不知有何过错?俞裕此时前来,就是为了鸡蛋里面挑骨头来找她的错处吗?未免也太清闲了些。

  “皇上不必在臣妾身上费心,伤势能如何?生生死死罢了,何必看得太重?”

  萧泠泠依然是不冷不热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勾的起她的情绪一般。

  俞裕闻言挑眉,很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虚弱却依旧倔强清冷的女人:“皇后的意思是在责怪朕将你放入地牢了吗?还是说朕不调查清楚就平白让你遭受了那么大的冤屈,你在记恨?”

  萧泠泠听见俞裕的话,心中一震,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却依然免不了自己被苛待的命运,是这样吗?

  在阴暗的地下被上官黎那样对待,或者是在凤宁宫就被登堂入室的贵妃踩在脚下,萧泠泠心中都是充满了委屈的,但是那些委屈远远比不上此刻的心情。

  但即便是现在已经心如刀绞一样疼痛到麻木,萧泠泠表面上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微微蹙了眉:“皇上言重了,臣妾全凭皇上吩咐,怎敢有记恨和冤屈呢?”

  “没有吗?”俞裕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什么,似乎就是心情好了过来随意逗弄她几句一样。

  他转身走了几步,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吩咐道:“皇后今后就住在延生殿。”说罢,甩袖而去。

  萧泠泠再次陷入了怔愣,今天的俞裕,很是奇怪,让人捉摸不透。

  午膳和晚膳都是俞裕陪着她用了。她因为伤势行动不便只能勉强从床上坐起来,原本需要侍女来做的活计却让俞裕一手包揽了。

  萧泠泠看着眼前端着细腻的瓷碗一勺一勺轻轻吹凉之后才小心送入自己嘴里的俞裕,感觉非常的不真实。

  她嫁与他十一年,自小便是他的未婚妻,那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俞裕,温柔而小心翼翼,眼底的温柔满的可以溢出来。

  萧泠泠暗暗地在被子里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让她抿紧了嘴,生怕痛呼藏不住。不是做梦啊,但是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呢?

  分明前一天的她还在地牢里奄奄一息,浑身是伤又冷又饿,整个人几乎昏死过去,连知觉都在消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贵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贵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