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夫妻缘分
斐离2020-07-27 17:543,228

  多日不见,紫云宫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除了门口高高悬挂的红绸能看出几分喜气,当真是没什么人气。

  小仙娥虽然因为常年侍候白泽神君,所以对待澄锦没有一般仙人的嫌恶,但是实际想法看来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见目的地已经到了,便客套了一句:“紫云宫就在前方,奴婢还有事情要忙,便不陪姑娘了。”便转身调转云头,回瑞泽殿去了。

  好在澄锦也并不在意这些,那小仙娥不陪着,她便自己去,还恰好和刚出门的月老撞了个正着。

  “算你有良心,知道先来看看老夫。”月老一双狐狸眼笑得都眯了起来,看的出来是真的开心,“怎么样,昨晚在瑞泽殿,睡得还好吗?”

  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瑞泽殿睡了一晚了,况且白泽神君对自己不仅没有敌意,看起来似乎还挺照顾她,澄锦笑了笑,道:“神清气爽,休息得再好不过。”

  “那就好。”月老满意的点点头,又道,“听虞渊说,现在能跟你有所接触了是吗?”

  澄锦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玉坠,大大方方的张开双臂,“当然可以了。”

  月老果然马上扑了上来。

  “哎呀,几百年了,可想死老夫了。”他拍了拍澄锦的背,“早饭吃了吗?瑞泽殿什么都好,就是有些不食人间烟火,整日里仙气飘飘的,却连点食物香气都没有,简直浪费了大好人生!实在是太无趣了。”

  澄锦回抱住他,没说按照神话传说里的描写,天界的仙人不食人间烟火才是人间常态,明明紫云宫才是天界的奇葩的事情。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月老放开她,拉着她的手就往紫云宫里面走,“缘矶应该也差不多弄好了,咱们一起吃一顿好的。”

  进了大门,事物的香气果然便慢慢飘了出来。缘矶正将一盘烤鸡往桌子上放,看见月老拉着澄锦进来,道:“还差一道叫花鸡,你们先等一等。”

  “又是全鸡宴啊。”澄锦扫了一眼桌面上摆的满满当当的碗碟,“不做点别的吗?”

  月老理所当然的反驳:“咱们都是狐狸,狐狸不吃鸡吃什么?”

  缘矶端着最后一碟菜出来,正好听见他这一句,没什么情绪的反驳了一句:“义父怎么老是记错,儿子就不是狐狸。”

  “谁说你不是狐狸的?”月老跳脚道,“我说你是狐狸,你就是狐狸!”

  缘矶叹了口气,拉着他到桌边坐下,给他撕了一只烤鸡腿,“是是是,您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这其中显然有隐情,澄锦带着满肚子疑问跟着坐下,又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缘矶。

  “这是你从前最喜欢吃的,你尝尝看现在还喜不喜欢。”月老还有些生气,给澄锦夹菜的时候脸色还有些不好看。

  这种情况随便想都知道不是解答自己的疑惑的时机,澄锦只好将这点疑惑暂时先抛在脑后,夹起来尝了一口。

  不得不说,狐族爱吃鸡肉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对于鸡肉的烹饪方法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这几百年来,她不是没吃过鸡肉,但是像是这么好吃的却还是第一次。

  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月老夹给她的这块鸡肉几乎入口即化,肉质鲜嫩绵软,可是鸡肉的鲜香却丝毫不减,甚至也没有什么调料的味道。

  “好吃吧。”月老看着澄锦享受的表情,满意的道,“上次你跟虞渊过来,老夫也没什么准备。这次知道你过来,我可是让缘矶从昨天晚上就准备上了的,精心熬制了一晚上。”

  如此用心,别说东西是真的好吃,就算味道一般,澄锦也做不到说一句不好,“这是我这几百年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月老又笑眯眯的给她夹了一块。

  其乐融融的吃过东西,澄锦又被拽着一起帮着月老给花名册穿红线。感知到红线上面的东西,澄锦又想起了之前在云梦泽的时候,感应到的王显和程璧身上的东西,便道:“美人叔叔,你这红线上面的这种东西,你知不知道是什么?”

  “仙灵之气啊。”月老对着面前的花名册,心不在焉的道。

  “不是仙灵之气。”澄锦微微摇头,将月老手里的花名册拿出来,让他仔细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红线,“是除了仙灵之气以外的东西。我上次就隐约感觉到了,这次过来,好像又强了一点点。”

  虽然这一点点很是微弱,但是因为她天生对这些东西的敏感性,她还是能分辨的出来的。

  “还有别的东西?”月老自己显然也很疑惑,“这么许多年,我都是直接给这些红线注入灵力,然后再将其连接在两个有情人身上的,从未采用其他手段,还能有些什么东西?”

  澄锦捡了一截红线塞到月老手里:“你自己看看。”

  月老将信将疑的先将灵气抽掉,然后才闭上眼睛仔细查探了一番。

  良久,他自己也满脸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居然真的有。”

  缘矶没说话,也自己默默的试了试,半晌,也点了点头,道:“虽然很微弱,但是真的能感觉到,不像是仙灵之气,但是也没有感觉到有恶意。”

  澄锦道:“别的神仙身上,或者法器上面,会有这些?”

  月老和缘矶同时摇头:“法器这种东西,任何人都不可能给别人随便研究的。更何况,老夫跟那些人也并不熟悉。”

  他的话音刚落,门外便有人通报,说是露浓过来了。

  “她不是忙着查案吗?怎的会有空在这时候过来。”月老嘀咕了一句,但还是迎了出去。

  虽然露浓对自己从来没有表现过敌意,但是考虑到她到底是太巳仙人的女儿,澄锦还是觉得自己需要回避一下,正想询问缘矶这紫云宫什么地方适合藏人,露浓却已经进来了。

  “方才我去了白泽神君的瑞泽殿,听仙娥们说你来了月老的紫云宫,便来了这里。”露浓却并没有回避澄锦的意思,看样子好像就是冲着她来的,“你从前也很喜欢来紫云宫找月老玩,现在可有想起些什么?”

  避无可避,澄锦只好重新坐好,摇摇头道:“往事不可追,忘了就忘了吧。”

  只要她一天变不回九尾天狐,和虞渊就不可能有未来。如今无相果的消息半点也无,从白泽神君和狮羊的言谈间,也知道能找到无相果的希望无比渺茫,澄锦没有给自己找虐的爱好。至少在自己还是九尾玄狐的一天,便对过去没太大的兴趣。

  露浓道:“我知道你为何这么说,但是陛下不可能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父亲的态度,其实你不用顾虑那么多的。”

  澄锦心道:一个人的态度可以不顾虑,但是太巳仙人所代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至少从见面开始,他对她的排斥就表现的明明白白,甚至一直都在拉帮结派,带着一堆人一起讨厌她想要杀了她是事实。她就算再怎么洒脱,也还没心大到那种程度。

  露浓道:“其实……我这次过来,是代我父亲,跟你道歉的。父亲他过去……”她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很不愉快的记忆,并且直到现在也依旧不想提及,“总之,他这么偏执是有原因的,你不要怪他。有我拦着他,他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实际伤害,陛下他很喜欢你,从你失踪后就一直在找你,从未曾停止,你不要辜负他。”

  澄锦定定的看着她,良久,直接下结论:“你喜欢虞渊。”

  月老在一边没眼看的捂脸。

  露浓也没否认:“陛下喜欢的人是你,若是你介意,我以后会离陛下远远的,除了公事,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别。”澄锦道,“你这样你爹不是更要恨死我。”天后的位置何等尊贵,露浓自己又出身高贵,只要虞渊愿意,露浓当天后这件事情相信将会是整个天界都喜闻乐见的。她现在在天界已经很招人恨了,可不想再让太巳仙人多一个不放过她的理由。

  虽然,澄锦心虚的看了一眼露浓,貌似现在这个理由其实已经存在了。但是她识相自己退出,和不知好歹明知道自己没资格还一心一意想要插进去,区别还是有的。

  露浓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月老。

  “话也不是这么说。”月老抹了把脸,只好出来救场,“两个人要不要在一起,那必须是双方都愿意的。露浓是很好,但是他俩没有夫妻缘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澄锦道:“若是这么说,那我现在跟谁都不可能有夫妻缘分呐。”说完,她拿了一个灵果握在手里,就好像上次虞渊放了一只灵鸟在她手上的时候一般,暗示的意味已经很明显。

  以她现在的状况,虞渊要跟她在一起,那跟寻死也没什么区别,她就更不可能是什么良配了。

  “澄锦姑娘。”露浓还不知道澄锦现在的真实状况,只以为她是说自己已经失忆不记得的事情,安慰道,“你从前也是很喜欢陛下的,等你的记忆恢复,你就不会再说这些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族天后出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族天后出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