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恶人先告状
我爱流星雨2020-05-01 15:582,309

  被他打翻的三个黄毛,慌忙挣扎着相互搀扶,一瘸一拐的走出门,都不敢看他,灰溜溜的下楼了。

  他拿起扫帚,把洒落一地的面条汤汁打扫干净,好好一碗方面便,还有两根火腿肠,就这么白瞎了,不过也值,狠狠砸了史胖子一脸,让他感到很爽。

  他身上也挨了十多记拳脚,还疼的很,没心情继续泡面了,干脆抓起几根火腿,撕开肠衣吃了起来。

  这次突然发生的打架,多亏了他右眼放慢速度的能力,还有老爹从小教的那套五禽拳,要不然人多打他一个,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他。

  “没想到老爸教的那套拳,还挺管用,以后我得继续练下去。”

  所谓五禽拳,出自三国华佗的五禽戏,是一门古拳法,现在被视为养生拳路,不知多少人练。叶涛小时候便学会,当时很自豪,还一直做长大以后练成一个武林高手的梦。但等他大了,明白其来历之后,不由哑然失笑,要不是父亲严厉,他早不练了。

  可今天第一次实战,让他觉得,自己似乎低估这门拳法了。

  吃了三根火腿肠,喝了半碗白开水,他站起来,拉开拳架,说练便重新练了起来。史雷这个家伙吃了亏,肯定还会来找茬的,他得捡起丢掉的拳路,多熟悉熟悉。

  猿跃,鹿腿,熊撞,虎扑,鹤亮翅。

  他一遍遍的练着,渐渐心静了下来。

  忘情练拳之下,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又有敲门声!

  难道那死胖子,又率人来了?

  叶涛收拳,右眼一跳,透视到了门外,心不由得一沉。

  门外,并肩站着两个警察。

  无缘无故,警察来找我干什么?

  虽莫名其妙,叶涛还是立刻去开门,笑着问道:“两位是不是敲错门了?我可没报过警。”

  “你是叶涛?”一个高个警察打量了他一下问道。

  “我是叶涛,你们……是来找我的?”叶涛笑不下去了。

  “当然是来找你的。”那高个警察面无表情的的道:“叶涛,有人报警,说你涉嫌装病诈骗钱财,还逞凶打伤好几个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叶涛顿时明白了,忙辩解道:“是史雷那个家伙诬告我的吧?你们听我说,我在他工地出了工伤,一只眼睛差点瞎了,幸好医生医术高,让我保住了眼睛,结果史雷就到处嚷嚷我装伤骗钱,先是带人把我朋友王小宝打的住院了,今天又带人打到我家里,我是自卫,哪是逞凶伤人……”

  透视是他的秘密,他不想告诉任何人,所以他把眼睛好了的原因,推到医生医术高上,也算是个完美解释。

  那高个警察一听,冷笑道:“这都是你一面之词,你要是真理直气壮,坏人打到你家门,为何你不报警,反而是史雷告你呢?”

  “我在我家里,正当自卫,没吃亏,为何要报警?还有,史雷要是真有理,他带好几个黄毛混混私闯我这个守法公民的家干什么?”叶涛气的反驳起来。

  “所以我们对你进行了传唤,谁是谁非,到所里再说。给我拷上!”高个警察挥手道。

  另一个警察掏出一副手铐,咔嚓就把叶涛给拷上了,叶涛见状,只好举起拷上的双手,把门带上,然后跟着他俩下楼,钻入一辆警车。

  很快,他便被带到了长江路派出所,被关进一间审讯室里,身上的手机,钱包等物品,也被搜走了。

  一会儿后,一个年轻警官,慢腾腾的走了进来,坐在叶涛的对面,突然把手重重一拍桌子,喝道:“你小子,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赚钱,不学好,装病讹钱,还敢逞凶打伤人,老老实实交代你的罪行吧!”

  叶涛咧嘴一笑,并未被他的气势吓住,他觉得自己有理,怕什么,认真的答道:“我没罪,第一,我真的是在工地上出了工伤,医院有病档记录,请你们去查,去看;第二,我是在自己家,正当自卫,你们要想追究,就得先把私闯民宅的史雷等人抓起来审问才对。”

  “胡说八道!”那年轻警官一听,又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以示震慑,给他心理压力:“你要是眼睛出了工伤,为什么一点红肿的痕迹都没有?分明是在说谎!还有,告你打人的那几个年轻人,他们身上的伤,触目惊心,可谓是证据确凿,事实俱在,你还敢狡辩?”

  “那他们没说,为啥个原因,在我家被我打的吗?”叶涛还真没法解释他眼睛快速痊愈的原因,便一口咬住打人一事辩解道:“我在家吃饭,他们踹开房门硬闯进来要打我,我是被迫自卫的,不然的话,无缘无故,我也不认识他们,为何会打他们呢?警官,凡事都有个前因后果对吧,不能说史雷是个老板,就硬往我头上扣罪名吧?”

  “你闭嘴!”那年轻警官斥道,“这件事,是别人告的你,有人证,有伤情,跟是不是老板,没一点关系。小心你的言辞!”

  叶涛点头道:“好,咱就事论事,告我的史雷他们,凭什么私闯我的家想打我?请先查清这一点,抓起那几个家伙,行不行?我是正当自卫,没有罪,这才是事实!”

  “还敢不老实?你若不是装病骗钱,怎么解释你的眼当天住院,当天痊愈?”那年轻警官冷笑一声,“别张口闭口别人私闯你的家,据史雷说,你小子一贯蛮横,他怕你不认账,所以找了几个人保护他,然后去找你理论的,结果你果然凶狂,把他们一行人打的那么严重,哼,你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你吗?我劝你老实交代吧,一味狡辩,是掩饰不住真相的。”

  叶涛心头一沉,看这样子,史雷那个龟孙子,玩黑的打不过他,就想猪八戒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还把自己摘的那么清白无辜,什么玩意?

  他盯着年轻警察的胸牌看了下,此人叫做林武,然后又朝审讯室的墙壁上望去,精神一个集中,视线便穿透墙壁,看到另一个屋的景象,只见一个穿警服的中年男子,坐在桌后,而室内的沙发上,坐的正是报警告他的史雷。

  哼,可恶的死胖子,是在等审讯结果吧?

  现在的局面对他不利,第一,他没法解释要瞎的伤眼,为何突然痊愈;第二,那几个黄毛身上有他打的伤!

  这可如何是好?

  叶涛收回视线,在心里暗暗盘算。

  这件事他理直气壮,无论怎么样,决不能低头。

  不然恐怕会吃大亏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透视民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透视民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