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红眸2020-03-24 20:001,708

  1925年,民国十四年春。

  入夜时分。寒潮袭人。街道上行人一个个都裹紧了衣衫匆匆而行,商铺已经打烊上板。昏黄的路灯下显得略有些萧索。然而,聂宅却此时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留声机播放着欢快的舞曲,穿着体面的红男绿女觥筹交错,歌舞升平,热闹异常。

  在聂宅二楼楼梯上,何鲲手忙脚乱地招呼着喝醉的陈秋生慢点走,一面又嘱咐搀扶着陈秋生的两个保镖道搀好他。眼见到了卫生间门口,他拖着一条瘸腿抢先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只是,当卫生间的门一推开,何鲲就愣住了。他这些年跟在陈秋生身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可是把卫生间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镜子倒是第一次见,咋一看让人感觉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诡异氛围。

  酒气上涌的陈秋生倒是见怪不怪,他挣开了阿龙阿虎踉踉跄跄地一边走,一边解自己的裤腰带。何鲲和保镖识相地守在了门口没进去。阿龙擦了擦头上的汗,掏出了烟递给了何鲲一根,又抽出一根递给了孪生弟弟阿虎。给何鲲点上后这才给自己点上抽了一口,猛吸了一口,朝着卫生间瞅了一眼问道:“鲲哥,这厕所装这么多镜子干啥用啊?尿尿的时候不觉得别扭啊?”

  何鲲朝着楼下的聂府大厅看了一眼。此时宴会还在继续,他幽幽地喷出了一口烟雾白了阿虎一眼道:“这十里洋场的怪事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

  阿龙又问道:“被我们扔出去的那个瘪三真是沙逊的人啊?”

  何鲲点头道:“那个路垚是沙逊先生的人。只不过那个瘪三也不看看咱们是那个道上的?敢这么大摇大摆的来要账,真是活腻歪了。”

  阿虎愣了一下问道:“鲲哥,老大欠沙逊的那笔钱,真想赖啊?”

  何鲲无奈地看着他们兄弟俩,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货色。不耐烦地道:“聊呗,还钱是肯定的,还多少还得谈判!”

  阿龙一听,忧心忡忡地问道:“可是,沙逊在租界横着走,得罪他,不会出事吧?”

  何鲲心不在焉地说道:“怕啥?惹急了就拔刀相见,谁怕谁?咱哥几个又不是吓大的!”此时他听到卫生间有动静,赶忙朝着卫生间看了一眼。发现陈秋生已经系好裤腰带踉踉跄跄地走到了洗手台前面,正对着镜子整理头发和衣服。于是他狠狠的嘬了两口烟道:“老大快出来了,咱们准备走。”阿龙阿虎向卫生间也瞅了一眼,纷纷把手里的烟按灭。

  这个时候,突然卫生间传来一声惨叫。站在门口的何鲲一愣,赶忙堵在门口向里望去,只看到陈秋生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对面的镜子踉踉跄跄地倒在地上。

  阿龙阿虎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地朝着卫生间挤去。何鲲被他们两个人挤进了卫生间。回过神来才看到陈秋生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鲜血已经染红了他身上的西装。

  “快去搜,把这瘪三给我找出来!”气急败坏的何鲲喊了一句,赶忙蹲下去看陈秋生的伤势。阿龙阿虎两个人挨个踹开了卫生间的格子间,结果里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而这里又没有窗户,他们又一直守在门口,从未见人进出,一时间都愣住了。

  阿龙听到外面何鲲一个劲的喊陈秋生的名字,马上跑了出去,此时看到陈秋生已经口吐鲜血,只有出气,没进气的份。那把匕首刺进去的位置正好在心窝上,恐怕凶多吉少,他一下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人呢?”满头大汗的何鲲抬头吼道。

  “没,没人。”

  阿虎也跑出来喊道:“连个鬼影都没。”

  此时,陈秋生挣扎了几下后突然不再动弹。三个人一时间都有些手足无措。何鲲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环视着四周心如擂鼓一般。虽然他生逢乱世,自己又在道上打打杀杀这么多年,死人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这次完全不一样,因为倒在地上的这个人,是他的老大。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们三个人就守在门口,而这里又是密封的,他们老大怎么可能突然被人杀死?这么诡异的事情,说出去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

  片刻后,何鲲突然想起来什么起身盯着面前的镜子,刹那间他的脸惨白如纸,豆大的冷汗从他的额头滑落到了肩头。他哆哆嗦嗦的指着面前的镜子,战战兢兢地问道:“刚,刚才。你们看到没?”

  阿龙阿虎一脸茫然地摇摇头。

  何鲲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说道:“刚才镜子里有个人,伸手一刀插进了老大的胸口。”

  阿龙和阿虎听完似乎也突然回想起来什么,只觉得不寒而栗,两个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