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他再也不是我的了
流欢2020-04-28 10:392,564

  元齐国

  郊外,墓碑前

  傍晚的霞光照在叶璟一身墨绿色的长袍上,他的双手轻轻搭在墓碑上,缓缓移动,停留在刻着“慕颜”二字的地方。

  这块墓碑设计的十分精致,却不似平常墓碑,仅刻着“慕颜之墓”四字,选址也十分隐秘,周围郁郁葱葱的大树,遮住了不少光。

  白酒酒站在他的身后,一个动作也没有,一句话也不说,只静静地看着叶璟。

  直到看他用手抚摸“慕颜”二字时,目光微闪。

  等了一会,不见叶璟有多余动作,白酒酒上前两步,蹲下来对他说:“阿璟,时候不早了,我们下山吧。”

  说完,又看了一眼“慕颜”。

  慕颜本人白酒酒并没有见过,不过她对这个名字却是十分熟悉。

  无关其他,与叶璟有关的人和事,她都知道。

  “皇兄到底是怎么想的?”叶璟没有将白酒酒的话放在心上,反而说了一句话,语气中带着怒意。

  “这荒郊野岭的,怎么能够让颜颜在这!”

  白酒酒搂住叶璟的胳膊,用力拽着他站起来,“阿璟,你先起来吧,有什么事,等会去皇宫说。”

  “你放手!”叶璟一下子推开白酒酒,朝她大吼,“你又懂什么?”

  白酒酒一个踉跄,放开了他的胳膊,被他气红了眼,大声道:“叶璟,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你以为你是谁?你能比得上颜颜吗?”叶璟退后了一步,清澈的眼眸变得异常深邃,周身散发着凌厉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

  白酒酒浑身一震,瞳孔猛地一缩,眼前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光明。“你再说什么糊涂话?我是你的谁,你不清楚吗?”

  很多时候,提起慕颜这名字时,叶璟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白酒酒知道慕颜在他心中的位置,也从没有想取代的意思,所以让自己小心翼翼的,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叶璟似乎也知道她的想法,所以二人对此不谋而合。

  只是这一次,叶璟过于激动了。

  白酒酒看着叶璟一言不发背过身,冷嗤,“你说,你是我的什么人?你说啊——”

  “你说过,慕颜是你的过去,而我白酒酒,是你的将来。”

  “你说好的,不会骗我。”

  那些经历,终究,只是梦一场吗?

  一场梦醒。

  白酒酒睁开双眼。

  梦中的场景是她和叶璟的一次激烈争吵。

  她跟着他到元齐国之后,一切本是好好的。可是,当他知道了慕颜去世的消息后,就变了一个人。

  眼里,心里,再也没有她了。

  甚至,在找到慕颜的墓之后,与她发生了争吵。

  “系统,为什么给我做这个梦?”

  【宿主,系统给你的梦境都是宿主亲生经历的,可能在宿主心中,这是最难忘的记忆。】

  “早知道就不让你实现愿望了。”

  【…系统很无辜…】

  床边柜子上手机屏幕一闪一闪,在漆黑的夜里亮得刺眼。

  白酒酒开了灯,闭眼缓了缓,才适应了光明。

  未接电话有二十多个。

  全是沐心的。

  记忆里的沐心喝醉的次数不少,却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

  一开始见面她说的话就莫名其妙,现在三更半夜又一直给她打电话,更不对劲了。

  沐心是怎么了?

  白酒酒回拨过去,电话秒接。

  “沐心…”她刚要问,就被沐心打断,“他要结婚了,呜呜呜…”

  “他怎么离开我转身就去结婚了呢?”

  “酒酒,他真的,真的不是我的了。再也不是!”

  电话那头,沐心哭得很厉害,声音已经十分沙哑。

  “他就是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白酒酒整理着她话里的信息,在脑海里翻出一个人名——程净。

  程净是沐心的前男友。

  沐心和程净在一起时,白酒酒见过他。

  而白酒酒之所以记得程净,不完全是因为沐心。

  程净和叶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

  文华公司是程家的产业。

  据她所知,沐心是程净的初恋。

  程净在和沐心分手后,这几年一直保持单身。

  看着似乎没有从和沐心的感情中走出来。

  白酒酒不禁问:“程净要跟谁结婚?”

  她以为是圈里常见的家族联姻,这样,至少不是程净主动的。

  沐心最后一点的清明神志给了白酒酒。

  她哽咽着回答:“一个女明星,和叶璟传绯闻的那个薛茵。”

  文华公司的艺人薛茵?

  白酒酒一时犹豫,不知如何安慰沐心。

  倘若不是家族联姻,就是遇到了真爱吗?

  “酒酒,他说得对,我这样霸道的人不配拥有爱情…”

  她的声音渐渐弱了,没一会,绵长的呼吸声传进白酒酒耳中。

  电话还没有挂断,沐心却睡着了。

  白酒酒担心她,就一直保持着通话,顺便给叶璟发了一条V信。

  [程净要结婚的事你知道吗?——白酒酒]

  C国已经凌晨两点了,L国才晚上十点。

  叶璟收到白酒酒的V信时刚从浴室出来。

  他挑眉,将短信一个字一个字读了一遍。

  这还是白酒酒前世今生第一次给他发v信。

  他琢磨着她的话。

  她为什么要找他问程净的事?

  [为什么问我?——叶璟。]

  白酒酒几乎是发完V信就后悔了,以至于收到叶璟的信息后更加烦闷。

  [沐心她…]刚打了几个字,她又全部删掉了。

  [程净…]

  [你知道薛茵…]

  她想了很多,却不知如何开口问他。

  要不,还是算了吧。

  明天查一查就知道了。

  白酒酒这样想着,就没再回。

  叶璟看着“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好奇她怎么回答。

  等了一会,那字样就消失了。

  可是,她还没有回他的问题。

  她怎么了?

  到底要对他说什么?

  叶璟盯着手机,一夜未眠。

  白酒酒睡得香甜,对此一无所知。

  等白酒酒一觉醒来,已经早晨七点了。

  晨光透过窗帘照进卧室,干净纯白的天花板,嵌着的灯,白色的的床帐子…

  一切,熟悉又陌生。

  白酒酒揉了揉头,觉得脑子有点沉重。

  站在卫生间的全身镜前,白酒酒望着镜中的“自己”。

  灵魂穿进这个身体,她还没有好好看“自己”。

  镜子很平很亮,她看得很清楚。

  凑近些,能看到她的毛孔。

  晚上没有敷面膜,早上也没有化妆。

  皮肤有些暗沉,微黄。

  本是熬夜猝死的,加上白酒酒来了以后也没有花很多时间休息。

  皮肤没有好好保养,头发是醒后的蓬松,还穿着睡裙。

  状态并不好。

  “系统,我决定好好休息两天。”

  【哦。】

  系统很冷漠。

  【宿主早该有这样的自觉。】

  “那我就在这里玩几天吧。”

  【宿主,你忘了今天下午还有考核的事吗?】

  “…”

  这么一说,她仿佛还得工作一天才能放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