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不应该那样和你说话
流欢2020-04-28 10:392,314

  和沐心用完早餐,白酒酒上楼换了一件白衬衫和牛仔裤,头发也扎起来,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

  化妆的时候,楼下的沐心喊道:“酒酒,我先去车上等你。”

  “好——”

  原身不常化妆,但该有的化妆品却不缺,白酒酒从没见过,更别提用过这些工具了,虽然有原身的记忆,但白酒酒还是上网找了个美妆教程,对照着视频里的人学习,一步一步来。

  眼线?

  太难了,不化了。

  睫毛膏?

  不用了,她睫毛够长也卷翘。

  画眉?

  不会,还是算了吧。

  …

  等最后,也不过抹了粉,涂了个唇釉。

  白酒酒对着镜子细看,除了眼底有些黛色外,整个人气色还不错。

  她满意极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人,总希望对外面的人展示最美好的形象。

  白酒酒收拾好自己,背了个小包,走下楼时,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人——叶璟。

  他和沐心斜对面站着。

  听到白酒酒的脚步声,两人同时回头,又同时开口。

  “酒酒。”

  “酒酒。”

  叶璟怎么过来了?

  白酒酒扶着楼梯扶手,淡雅的眉梢轻挑。

  沐心上前挽住白酒酒的胳膊,表忠心道:“酒酒,叶璟可不是我放进来的。”

  白酒酒看向叶璟,等他的解释。

  今天的叶璟穿着深蓝色的西装,全身上下,整洁又干净。

  “你……”

  她刚准备开口,叶璟却流畅地说完:“我是来道歉的。”

  白酒酒神色诧异。

  叶璟却很正经,清俊的脸上写满了认真“二字”。

  “我昨天不该说那样的话,酒酒,我…”

  沐心往两人中间一拦,秀眉微蹙,“停!”

  “行了行了,我们还有事呢,你道完歉就走吧。是不是,酒酒?”

  沐心倒不是不待见叶璟,只是担心白酒酒受委屈。

  两人之间明显发生了什么事,否则的话,叶璟不会一大早亲自找上门来道歉。

  “叶璟,昨天的事我也做的不错,你不用向我道歉。”

  白酒酒抽开被白酒酒挽住的胳膊,上前一步,朝叶璟深深鞠躬。

  行的是标准又郑重的道歉礼,她语气诚恳真挚,“很抱歉,我不应该对你说那样的话。”

  “现在,我们算两清了吗?”

  空气有过一瞬间的凝滞。

  叶璟往后退了一步,黑曜石般的眼底深邃,他嘴唇发颤,“你……”

  “你非要和我分的这么清吗?”

  白酒酒直起身扬颈,说得风轻云淡,“不然呢?未、婚、夫。”

  未婚夫吗?

  为什么要这样称呼他呢?

  他有名字啊。

  叶璟眸色幽深,有些郁闷,“你我既然是未婚夫妻,为什么要这么客气?”

  白酒酒红唇轻勾,“名存实亡。”

  “只是一个名头而已,你不用因为这个身份就忍耐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用强求。我们过各自的生活,一直都好好的,不是吗?都不要越线。”

  像学生时期画的三八线,同桌两人不可越过线。

  她和叶璟中间,也隔着一道无法言说的距离。

  白酒酒眼神和叶璟对上,喟叹:“如果你遇到真爱,可以不用顾忌我,也不用顾忌白家。想解除婚姻,随时都可以。我不会介意的,你放心。”

  “白酒酒!”

  他骤然扬声,默了两三秒,语气又放轻,“酒酒。”

  “你不用说这些话气我了。”

  “小心气坏了身子,我先走了。”

  “……”

  沐心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

  直到白酒酒拽了拽她的袖子她才回神,指着叶璟的远去的背影,结结巴巴:“他、他怎么……”

  又看向白酒酒,“你……”

  “你们……”

  惊得语无伦次。

  白酒酒漫不经心地走到门口,“已经不早了,不是说去爬山吗?还去不去?”

  “去!”

  ——

  “哎…”沐心想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酒酒啊,你和叶璟,你们两人,怎么回事?”

  白酒酒把目光放到车窗外,双眼放空,“你不都看到了?”

  沐心急道:“不应该啊,叶璟什么人我也算清楚,怎么可能会好声好气地给你道歉?”

  “道歉也就算了,姿态还那么……”

  沐心绞尽脑汁,想了一个词,“卑…微…”

  白酒酒见她不好好开车,提醒道:“好好开车。”

  又将话题转到沐心身上,“昨天你为什么哭?”

  “……”

  一提这事,沐心整个人僵住,“不、不是吧?酒酒,好好的问这干嘛?”

  “又和程净有关?”

  白酒酒试探地问。

  沐心轻叹,老老实实地承认,“是啊,我又为了他买醉,为了他哭。你说我是不是好傻?我和他明明已经分手三年了,他都要结婚了,我却还是忘不了他。”

  “也许他当初说得对,我啊,活该单身一辈子的。”

  白酒酒见她丧气的样子,语气有些不好,甚至是有些恼。

  “瞎说什么?你可是沐心,你都能单身?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

  “不过,酒酒你放心。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不爱他了,彻彻底底地放下他,至少这样,我还可以带着笑容去他的婚宴对他说声祝福。”

  沐心和程净在一起的时候,曾许诺:若二人步入婚姻,要相互尊重和珍惜;若二人止于恋情,要衷心祝对方安好。

  她是时候,放下他了。

  “你能这样想,那就没事了。”白酒酒看着沐心释然的笑容,也跟着轻轻一笑。

  “酒酒,我也希望你和叶璟能这样。”

  “会的。”白酒酒应的有气无力。

  会吗?

  其实并不能吧。

  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而他也不属于她。

  他是这个世界白酒酒的未婚夫,不是她这个郡主的夫君。

  他会有心悦的人。

  她本就有心上人。

  毫无关联。

  眼前一排排树在飞快地倒退,耳畔是风吹得呼呼声。

  沐心和白酒酒各自想着心事,一路没了话。

  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目的地。

  车停在停车位上。

  白酒酒从车上下来,环顾四周,看向沐心,问:“这是哪?”

  “哎呀跟我来。”

  沐心一边说,一边拉着白酒酒往前走,“很快你就知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不配被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