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感谢初遇(三)
郎君落2020-05-08 11:543,560

  “怎么,很惊讶?”系统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孟容宪不自觉便点了点头。

  “十年前你没有装腿软,他也就没有抱你。你自然不知道他心跳得有多快。”系统的声音里像是有笑意,更多的是一种孟容宪读不懂的欣慰。

  孟容宪不想接话,遂顾左右而言他:“系统,你有情投意合的统姑娘吗?”

  系统:“……没有。”

  孟容宪:“那你怎么好像对感情很懂的样子?”

  系统:“也……也没有很懂。”

  孟容宪眯眼:“系统,我感觉你隐瞒了什么。”

  系统心虚:“没有,我能隐瞒什么?”

  孟容宪:“名字。”

  系统:“……”感情仿佛受到欺骗。

  系统:“我的全名叫作‘为阿宪十里红妆’。”

  祝深:“我的名字叫作祝深。”

  明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声线,在这一刻却有了奇妙的重合,孟容宪从纷杂的思绪里挣脱出来,抬头去看祝深。

  少年微侧着头不敢看他,唇瓣也紧紧抿着,将下颏绷成优美的弧线。似乎只是做个自我介绍,就耗光了他所有的勇气。

  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呢。孟容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作崇拜状:“我在操场上见过你,打篮球很帅!”

  祝深低低地应了一声,耳尖微红。被夸了,有点开心。明知道是假的,可还是忍不住开心。他没有告诉孟容宪,在今天之前,祝深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见孟容宪没有再开口,祝深有点懊恼,他开始暗暗思索,是不是自己上一句的“嗯”不太好接话。

  “孟容宪,容易的容,宪章的宪。”非常常规的回答。

  “嗯,很好听。”同样非常常规的赞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祝深:“……”QAQ,交流好难!

  系统也看不下去了,在脑海里提醒孟容宪:“孟先生,行动起来,你要勾引,勾引哇。”

  孟容宪:“闭嘴,单身狗没有资格说话。”

  系统:“……”委屈,但是不敢说。

  打击完系统,孟容宪的脑子里开始闪过各种“勾引”的剧情,什么青楼卖身不卖艺的妓、女勾引嫖客,皇宫里的令妃德妃淑妃勾引皇帝,还有忍辱负重的军统特务勾引卖国贼……

  似乎,都不是很能用上……孟容宪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决定死马当活马医。

  于是,祝深同学发现,自己怀里抱着的人突然变得不安分了,一会儿蹬蹬腿,一会蹭蹭脸,甚至还挑战他体力似地翻了个身。

  祝深有点担心:“怎么了,不舒服吗?”

  孟容宪眼珠一转,舒服还是舒服的,毕竟祝深同学抱得稳稳当当,丝毫不影响他发挥。可是必要的时候,让自己不舒服也不是不可以。

  孟容宪:“单身狗,在吗?”

  系统:“单身狗不在。”

  孟容宪:“好的单身狗,给我来个体温调节服务。”

  系统:“……1点好感值。”

  孟容宪:“给我把体温调节到三十九度,渐进的那种。”

  系统迟疑:“真调?”

  孟容宪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真调。”

  系统:“体温调节服务使用成功,扣除好感值1点,剩余36点。”

  系统尽职尽责的念完使用提示,又偷偷地给孟容宪消了腹部的淤青,就没再说话了,反倒是祝深,因为一直在注意着怀里的人,很快便发现了他体温的异常。

  现在是夏季,两人都穿着半袖,肌肤相贴之际传递的热度,险些把他烧化。

  祝深没多想,只以为是外面天气太热,便又加快了脚步,想把怀里的人尽快送到家。

  孟容宪注意到,祝深在抱着他的时候,身体是微微前倾的,虽然挡不了多少光,于两人来说,却都是一种慰藉。

  “别担心,我还好。”孟容宪笑着,替祝深擦去了额间的汗渍,滚烫的指尖滑过发迹,那轻微却陌生的触感……

  祝深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僵硬着身子等孟容宪擦完,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寂静的空气里响动着不安分的心跳声,祝深生怕孟容宪看出异样,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唔,我心跳的好快。”孟容宪十分善解人意地把这事往自己身上揽,演技要多浮夸就有多浮夸。两人之间那种无形的暧昧瞬间被挑到了明面上。

  祝深耳朵很红,眼神飘忽着不敢去看孟容宪,他知道自己那点隐秘的小心思彻底暴露了,孟容宪看出来了。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救他是图谋不轨?

  恰好此时,孟家到了。祝深站在房门前,踌躇着不敢敲门。

  “放心,家里没人,就我自己住。”孟容宪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势要把人往地缝里逼。

  祝深这下不只是耳朵,整个人都红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孟容宪,只好低低地嗯了一声。他刚才的确是害怕,怕有人在家,看见自己抱着孟容宪回来。

  好在孟容宪还算有良心,没诓他。这个不大的房间里被摆的很满,绝对算不上空荡,只是罕见活物,一年都不会来一次人。

  “系统,你知道这种地方有什么好处吗?”孟容宪在脑海里问。

  “什么好处?”系统向来跟不上他的脑回路。

  “升温快。”孟容宪勾唇看着祝深,尤其是气氛暧昧的时候,升温更快。

  系统:“……”

  祝深见孟容宪在走神,大着胆子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被早有准备的某人撞了个正着。视线在空中交织……嗯,升温确实很快。

  可是,还没等孟容宪露出点含情脉脉的情绪,祝深就已经慌了神。他看见孟容宪面色绯红,眸含秋水,整个人都散发着惊人的魅惑。

  一看就是生病了!

  祝深赶紧将人放到柔软的*上,伸手去探他的额头,末了,又觉得这样测体温不太准确,便把脑袋贴上去,和孟容宪做了个“顶牛牛”的动作。

  被刻意撩起的发丝上沾染着薄汗,孟容宪微闭着眸子,整个人不安分的扭动了一下。两张脸之间本就接近于无的距离瞬间归零!

  四唇相贴的触感让两个人都颤抖了一下,祝深慌忙抬手去推他,却被孟容宪一把抓住了手腕。

  他似乎一点也不想终止这个稳。祝深从他的行动中读出了这层意思,却又完全不敢相信。

  “孟容宪,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强装平淡的声音里有着压抑不住的颤抖,祝深盯着那人的唇,期待他能吐出些拒绝的话来。

  孟容宪什么都没有说,嫣红的唇瓣轻轻颤抖着,溢出痛苦的呻、吟。

  “祝……深,热……你能不能……靠近……”

  祝深努力的拼凑起这些破碎的音节,又摸了摸自己冰凉的肌肤,他懂了,孟容宪发烧了,所以下意识会去贴近制冷源。

  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吗?祝深无奈地勾了勾唇,却又不忍心那人难受,还是向他靠近了几分。

  谁知,一感受到他的气息,孟容宪就整个人都贴了上来,他揽住他的脖颈,双唇落在他的唇上,贪婪的汲取着他口中冰凉的呼吸。

  系统冷眼旁观,心情复杂到一言难尽。

  “你们演员都这么放的开吗?”

  孟容宪:“对着自己的男朋友有什么放不开?”

  系统:“……他现在还不是你男朋友。”

  孟容宪:“他十年前就是了。”

  系统:“……”这话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孟容宪:“再说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我‘面色绯红,眸若秋水’的看着他,他居然只能想到我病了,都想不到扑上来,这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吗?”

  系统:“一个正常的男人根本就不会想到去扑一个男人吧……”

  孟容宪差点乐出声,好在忍住了,十分鄙视的看了一眼系统:“你说的那不是正常的男人,那是直的男人。”

  恰好,我们都不是。

  系统:“???”

  孟容宪还想再调侃他两句,却被祝深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思绪。

  在某人的百般造作之下,祝深同学终于忍不住了,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整个儿按在*上,翻来覆去的亲了半天。

  一通折腾之后,孟容宪的体温非但没有降下去,反而进一步升高了。祝深愣愣地看着怀里的人,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粗重的喘息声在密闭的空间里越发明显,孟容宪却死命抓着他的手,一点也不想放开。

  系统:“你这是干什么呢?”

  孟容宪:“防止他逃逸啊。”

  系统:“……你看看他现在有可能逃逸吗?”

  孟容宪还真的抬眼去看了,此刻的祝深满脸都是怔忡和无助,感觉后悔得快要哭了。那绝望的小模样,让孟容宪觉得刚才被按着亲了半天的人不是自己。

  难道是……体验不到位?他感觉挺好的啊。

  孟容宪简直一脑袋浆糊,不得已求助系统:“系统系统,刚才好感度上升了没?”

  系统:“上升了,都到五十点了。”

  孟容宪:“那他这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是什么鬼?”

  系统没说话,过了好半天才回答他:“抱歉,孟先生,这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根据系统工作条例第九十九条,我有义务为被攻略人物保守密闭。”

  孟容宪:“……”我真是信了你的鬼话。

  虽然很想知道这人究竟怎么了,可孟容宪目前的设定是发烧烧糊涂了,他又不能开口去问,等祝深自己自己来解释吧,他又呆呆的坐在那一点反应没有。

  孟容宪有点气闷,抓着他的手都松开了。

  可他这个样子,祝深反倒像是松了口气,从一边扯过被子给他盖上,还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睡吧,睡一觉就好了。什么都不要记得……只需要睡一觉。”

  听他来回念叨睡一觉,孟容宪还真就有点困了,不知不觉间意识就陷入了黑暗。

继续阅读:第四章 感谢初遇(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主神不是私生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