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不是你的错 一码归一码
夜欢欢2020-08-10 16:192,086

  叶蔓微脑海里嗡嗡作响,拖着虚软的脚步,一步一步往前挪,连怎么走进重症手术室的都不知道。

  倒还记得套上白色厚重的消毒服,戴上口罩和手套,全副武装。

  进门后,灯光隐隐绰绰,不甚明亮。

  那个她熟悉到骨子里的男人,单膝跪在地上,寂静地握着兰芳芳的手,雕塑般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听见了她进门的动静,还是没有听到,对周围的一切,漠不关心。

  叶蔓微沉默地看着他的背影,想起白瑶说的那番话,眼神逐渐复杂。

  半晌后,她迈步慢慢的朝他走过去。

  走到他身后,苍白的唇抿了又抿,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温宏伟是她的亲生父亲,她无法选择。

  昨天晚上她被冷子琳算计,傅止深离开医院,偏偏就被温宏伟逮到机会,丧心病狂地对病重的兰芳芳下毒手。

  严格说来,兰芳芳的猝死,与她有很大的关系。

  而这么一件事,对傅止深的打击究竟有多大,她更清楚。

  叶蔓微脑海里一片苍苍茫茫,看着他胡子拉碴的面容,沉沉地低下头,“对不起。”

  他抬起头,双眼皮的纹路很深,眼圈泛红,以往清俊的模样,变得很疲惫憔悴。

  “这件事,是温宏伟做的,与你无关。

  你是你,他是他,一码归一码,知道吗?

  蔓微,你是我老婆,你没有任何错,更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事到如今,他再痛苦,也还在耐着性子安慰她。

  叶蔓微隐忍了很久的泪水,瞬间喷涌而出。

  “傅止深,如果可以,我真的不希望他是我的父亲。

  但亲子鉴定书上面,写的明明白白,我也没有办法,更没有想到,他跟着郑振军做了那么多恶事,到如今还不打算收手。

  事已至此,我没有想过给他求情。

  我只是想告诉你,兰姨就这样孤零零地离世了,我真的很难过。

  温宏伟杀人潜逃,法院该怎么给他定罪,就怎么定罪,我毫无怨言。”

  纤长的眼睫毛一颤,泪水顺着眼角,断线的珍珠一般,簌簌滑落。

  他撕心裂肺心脏流血寸寸裂痛,她也不比他好受多少。

  男人闭上眼,再缓缓睁开,修长的手指,握着兰芳芳已经微凉的手,保持僵立不动的姿势。

  “我想再静静的陪兰姨一会儿。”

  他轻声开口。

  这话,叶蔓微一听就明白。

  介于温宏伟是她的亲生父亲,他此刻的心情震荡,不太想见到她。

  看到她,就在所难免的,想起了那个心肠歹毒杀害兰姨的凶手。

  “那,我去给你做点面条,秦主任说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

  “不用。”他摇头,背影挺直,把脸偏回原来的位置,静默了许久,才轻声说道,“半个小时前,我交代了纪恒去把温然接来,兰姨毕竟与她有牵扯不断的血缘关系。”

  闻言,叶蔓微垂在身侧的双手,晃动,再晃动,然后说了一个字。

  “好。”

  他都决定好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自从认清楚温然的真面目,他就厌恶上了温然,避之不及。

  为了能让兰姨走得安心,他居然主动吩咐纪恒把温然接来医院,可见兰姨突然去世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有多么的沉重。

  叶蔓微想清楚这点,内心茫然得很,却抿紧唇瓣,黯然不语,转身走了出去。

  她没有回头,便不知道,身后的男人,转头久久地盯着她纤瘦的背影,一点点隐没在房门后面,修长手指无声地攥紧。

  狠狠抹了把脸,傅止深站起身,打了个电话给秦主任。

  很快,对方安排了三四个医护人员,把兰芳芳送进了负一层的太平间。

  冷气逼人的空间,被清了场,四周空荡荡。

  大概五十分钟左右,专门给去世之人美容的化妆师,为兰芳芳化好妆,让她看起来和生前没什么两样,除了脸色更苍白些。

  眼看着兰姨被收拾妥当,傅止深摆摆手。

  其他人明白他的意思,纷纷鱼贯而出。

  这时,房门被推开。

  温然穿着黑衣黑裙走进来,摘下墨镜,露出一张夹杂不耐烦和隐隐得意的脸庞。

  一双盈盈眸子,凝视男人削瘦了许多的背影,很为他担忧,脑海里却又不断地回味着自己即将坐稳傅氏集团少夫人的舒爽。

  郑振军和温宏伟心狠手辣搞死兰芳芳,以傅止深的性子,肯定不死不休。

  到时候,他们双方斗得两败俱伤,傅强盛和吴刚,就捡到了渔翁之利。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风雨飘摇,傅氏集团所拥有的财富,也必然庞大。

  只要能成为傅氏集团的少夫人,吴刚就吴刚吧,她嫁定了。

  “止深,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

  温然走到男人身旁,盯着他憔悴却依旧俊美的容颜,忍不住心跳加速,手臂绕过男人紧窄的腰身,想抱紧他。

  不料,一阵疾风刮起。

  半空中一条凌劲的长腿,把她瞬间踢飞到墙壁上。

  “啊。”

  温然惨叫一声,痛到咝咝发抖,妆容精致的面颊,被坚固的墙面摩擦撞破,鲜血横流。

  她抬起颤抖的指尖,摸到流血的伤口,眼睛一闭,一睁,顿时落了泪。

  “止深,她死了,你心里难过,我理解。

  可是——”

  温然缩在墙角,痛的要死,还不忘挑拨离间,“杀死她的人,是温宏伟,是叶蔓微的亲生父亲,不是我啊!!!好端端的,你对我动手,有什么用?你就是踹死我,也挽不回兰姨的命。

  而罪魁祸首,却因为叶蔓微的关系,活得好好的,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她的在天之灵,也将死不甘心。”

  “兰姨死了,你听起来很开心?”

  背光的男人,缓缓回过头,锋锐眸光,盯着温然,嗓音天山冰雪般冷绝。

  “……没、没有,我没有。”

  温然被男人漠冷的气场给惊得肝颤,眼球欲裂,拼命摇着头,“她是我妈,亲妈,我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

  杀害她的,是温宏伟,亚蔓微她爸,这笔账,我还没她们算。

  对,报警,必须马上报警。”

  温然咬唇,从包里拿出手机,正要拨打,刚赶到门口的秦放却猛地冲进来,皱眉一把夺走手机,连同温然一起,往外面狠狠地一扔。

  “草,这里没你的事了,滚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头号旧爱:前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头号旧爱:前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