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让你也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
夜欢欢2020-08-12 11:462,119

  叶蔓微手里还拿着给傅止深做的青菜鸡蛋面条,抬手抵挡来不及,只得冷着眸子往后退。

  温然一巴掌甩在空气中,气得鼻子都歪了。

  憋着满腔怨恨,两步冲上去,抬起手臂,再次要打叶蔓微的耳光。

  刚扬起手,眼前突然黑影闪过。

  一道矫健昂藏的男性身影,西装黑裤,朝温然闪电般扑过来,凌厉的一脚飞起——

  “啊……!”

  温然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人被踹倒半空中,断线的风筝似的,狠狠地砸在坚固的大理石地板上,口吐鲜血。

  本以为行凶的男人是秦放,可等她缓慢又艰难地扭过头,发现自己猜想错了。

  刚才飞起的一脚的男人,居然是傅止深。

  此刻,他站在叶蔓微身边,一手接过她手里的面条,一手搂着她的腰,嘴里说着温柔的话。

  哪里有什么冷淡?!

  就算温宏伟弄死了他最敬爱的兰芳芳,他对叶蔓微,依旧深情款款。

  怎么会这样?

  温宏伟是叶蔓微的父亲,叶蔓微是温宏伟的亲生女儿。

  贱人的父亲杀害了兰芳芳,为什么他就一点都不怪罪叶蔓微?

  这到底是为什么?

  温然想不通,脸色骤然惨白,又骤然扭曲,蜷躺在地上,双手攥紧,骨节狰狞,指甲深深陷进柔嫩的掌心里。

  那边,傅止深眸光狠戾,警告地钉了温然一眼,转而看向叶蔓微,眷恋地闻着她身上身上淡淡的幽香。

  那香味,清雅似兰,如湖水一般温柔抚慰他伤痛的心脏。

  这时候只有她的味道,能让他很好地控制住想要杀人的冲动。

  叶蔓微感受到他心情很差,也就没有提到温然刚才对自己的挑衅,抿了抿嘴角,把泛着热气的面条,放在他手里。

  “你两天没吃东西,吃点面条压压胃。”

  “嗯。”

  傅止深点头,确实也饿了,没有拒绝,牵着她走到另一边,捞起碗筷,优雅地吃了起来。

  温然远远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嫉火中烧,死死地盯着叶蔓微的背影,恨不得一把火烧死贱人。

  秦放疾步走出来,触目所及之处,是温然嫉恨的眼神,讥诮地挑了挑眉,点开手机里存储的一个视频,放大后,懒洋洋递到温然眼前。

  “温莲婊,听说你很快就要嫁给吴刚和傅氏集团?

  呵呵,如果被他们看到了你和郑琅翻云覆雨的激情画面,你说,吴刚还会不会娶你?”

  “你?”

  温然看着屏幕中发出浪声浪语的自己,脸色惨白,气得血压疯狂飙升,差点脑溢血。

  只要这些视频被吴刚看到,她嫁给豪门的希望,必定落空。

  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头上顶着一片绿色大草原,吴刚也是男人,也不例外。

  “堂堂秦少,居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有意思吗?

  当初我答应不再算计止深,你们就同意了销毁所有视频,包括最原始的视频。

  可为什么你还保存在手机里面?

  你到底想干什么,直接说吧,我都听着。”

  “同意了又怎样?你三番五次的,算计止深和小嫂子,可从来没想过收手,老子又为什么不能复制备份?

  对付你这种心肠歹毒又没脸没皮的女人,就应该出尔反尔反套路,让你也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

  秦放慵懒地耸了耸肩膀,接着冷声说道,“以后你再敢对小嫂子和其他人动手,老子就把这些视频发布全网,看看是你牛逼,还是老子牛逼。

  跟老子撕斗的人,坟头草都长到了三尺高。

  你不信邪,那就试试呗。”

  只要有这些东西在手,就能让温然忌惮万分。

  折磨贱人,就要慢慢地磨,要她日夜煎熬,活得生不如死。

  温然没想到秦放竟然对她这么防备,背脊陡然冒出一层层冷汗,暂时没有心思想着对付叶蔓微,只想着如何才能把那些迷乱的视频统统销毁。

  反正有冷子琳那个疯女人对付叶蔓微,也轮不到她出手。

  想到这里,温然心思一定,双手撑着墙壁,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

  拢了拢凌乱的头发,冲着面目森冷的秦放嫣然一笑。

  “秦少,你说笑了,我马上要嫁给吴刚,开始新的生活。

  而以前的过往种种,对我来说,宛如烟云罢了。

  我也早就放下了止深,也慢慢的尝试着不再那么深爱他。

  我和叶蔓微再也没有丝毫的利益冲突,我又怎么可能再次算计她呢?

  我知道,介于以前的我错过太多糊涂事,怎么保证秦少你都不可能相信。

  没关系的,日久见人心,你以后就能看得到,我说过的话,是不是都能做得到。”

  “你爱做不做,老子压根没兴趣。”秦放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脸色说不出的痞坏,“反正视频在手,你再不老老实实做个人,死的就是你。”

  温然听了,顿时打了个哆嗦。

  她有这么大的把柄落在秦放手中,再怎么恨毒了叶蔓微,也没办法。

  咬了咬牙,只能转身含恨离去。

  叶蔓微冷眼旁观着温然被秦放三言两语刺走,抿着淡白的唇,只觉得荒谬又悲凉。

  兰芳芳是温然的亲生母亲,就因为是傅家的女佣,身份也低微,就一直不为温然所承认。

  相反,造成所有罪恶之事的郑振军,有权势有地位,很快就吸引住了温然,口口声声爸前爸后的。

  而八年前的自己,居然被这么个俗透了的女人玩弄在鼓掌中,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叶蔓微心底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正在喝最后一口面汤的男人,轻声问道,“兰姨的丧事,你想好了怎么办吗,隆重操办还是?”

  “不,简单点。”

  傅止深摇头,“兰姨爱清净,从来都不喜欢热闹,所以,她走的时候,我打算也让她安安静静的走。”

  *

  时间一晃而过,到了兰芳芳死去的第七天。

  即使停放在冰棺里,气味也已经实在不好闻。

  入殓的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哪怕傅止深再如何舍不得,最后还是不得不同意秦放把冰块都保存不住的兰芳芳送去火葬场火化,墓园安葬。

  倾盆大雨,送行的人,不多。

  叶蔓微和白棠带上小宝小贝,都来了。

  只有叶全和小乖身体虚弱,一老一小没来。

  傅止深黑衣黑裤,黑眉锁紧形销骨立,站在最前面。

  小小骨灰盒放进去的一刹那,他再也撑不住,轰隆倒在泥泞的路面,失去意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头号旧爱:前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头号旧爱:前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