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看什么看
嫦娥小鹅鹅2021-03-13 00:252,066

  “来客人了?”

   

  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男人脚步虚浮的走了进来。

   

  徐母闻着声音,忙跑去搀扶那个踉跄的男人,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怎么又跑去喝酒了?”

   

  男人手上还拿着酒瓶中,酒气熏人,嘟囔指着常记溪问:“你是谁啊。”

   

  徐母歉意向她介绍道:“常老师让你见笑了,他就是徐然的爸爸。”

   

  徐父一听这个称谓,神经瞬间绷紧,“老师?什么老师,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老师了!”

   

  徐然悄悄的拉了一下她的袖子,常记溪朝他微微点头,随后站了起身,大大方方自我介绍道:“徐然爸爸你好,我是徐然的老师,姓常。”

   

  徐父凑上前,嘴里吐出轻浮的话:“哟,这老师还长得挺漂亮的。”

   

  徐母大力将他拽了下去,责备说道:“怎么跟常老师说话的!”

   

  徐父翻过脸,忽然大力推了她一把,好在常记溪眼疾手快将她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他指着徐母的鼻子破口大骂:“你算什么东西!小贱蹄子,我迟早打死你!”

  这一幕对这个家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徐母早就麻木了,徐然躲在身后,冲着他咆哮道:“别打我妈!”

   

  常记溪看不下去了,挺身上前:“徐然爸爸,你想干什么。”

   

  徐父看了她一眼,阴阳怪气问:“常老师是吧,我还没问你来我家想干什么。”

   

  常记溪板着一张脸,冷冰冰道:“我来是想了解一下徐然退学的情况。”

   

  徐父就像是被点燃的爆竹,声高了几个音:“不上了,老子都说不上了你还来干什么!” 

   

  常记溪努力的劝说他:“徐然的成绩很好,为什么不让他上学,照他的成绩下去他以后可以上大学的。”

   

  徐父听到上大学三个字立马就炸了,他眼睛看到桌上的试卷,狠狠将它撕碎泄愤,他眼睛瞪大吼道:“上大学,上什么大学,想甩掉老子进城享福?想都别想!”

   

  “你就一辈子老老实实给我呆在农村里!等我老了给我养老送终!”

   

  徐母与徐然抱作一团哭泣。

   

  他手指着常记溪吼道:“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出去!”

   

  面对一个耍酒疯的醉汉常记溪并没有感到害怕。

   

  “徐然爸爸,你的这种做法很自私,你害怕徐然出息不养你而中断了他大好的前程,你知不知道读书有多重要?”

   

  徐父恼羞成怒,将酒瓶狠狠的砸在桌上,“去你娘的读书,就是读书才教出你们这群人!吃饱喝足拍拍屁股就走人!”

   

  徐母脸色大变,哭了出声。

   

  “哭哭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晦气东西!老子祖宗十八代的脸都给你们母子丢尽了!”

   

  常记溪的气一下就提了上来,怪不得周老师会劝她不要来,眼前这个人“出口成脏”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球!

   

  她强压下心头的怒气,极力平静劝说道:“徐然爸爸,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老师有这么深的成见,但是一码归一码,现在我说的是徐然上学的问题。”

   

  徐母上前拉住她,哭的话音颤抖,“常老师,他现在喝醉了耍酒疯,谁的话都不会听的,你还是回去吧。”

   

  “你娘的!说谁耍酒疯!”

   

  他手中的瓶子狠狠打了下来,常记溪飞快的推开了徐然妈妈,瓶子打在她身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徐母大叫,徐然哭着抱住了她。

   

  “老师你没事吧!?”

   

  徐父丢下了瓶子,气势落了下去,“叫你走不走,活该。”

   

  常记溪咬牙,肩头是火辣辣的痛。

   

  徐父将他们母子拉到一边,推着常记溪出去,“走走走!”

   

  徐母哭骂道:“做什么呀你!”

   

  常记溪被他推了出门,他堵在门口,恶狠狠道:“以后别再来了。”

   

  肩胛上的痛让她怒火倍增,她原本想好言好语的劝解,却不想他动了手。

   

  她看着徐父脸上的酒气,看来跟一个醉酒的人的确没法沟通。

   

  常记溪扫到大门口放着的两大缸水,上面还飘着些冰渣子,她立即转身走过去。

  徐然爸爸见她灰溜溜的背影,不禁得意。

   

  村民听到他家的动静,想到肯定是徐混子又喝醉了打媳妇,正好手里没活,不少人都聚前来看。

   

  陈醉看到浑身狼狈的常记溪,眼中闪过一丝惊愕,眉紧着皱了一下。

   

  常记溪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格外显眼的陈醉。

  ……

  不会这么倒霉吧,在这里也能遇到他?

   

  陈醉的视线与她相撞,常记溪瞪了他一眼,暗恨咬牙,看什么看,没看过家访啊!

   

  常记溪神情冷傲,身上的柔弱消散无影,端着满满的一盆水折返回去,对着徐父的脸毫不犹豫泼了上去。

   

  男人显然懵了,聚在外面看热闹的人也愣住了。

   

  她冷冷的讥讽问:“还没醒?”

   

  于是她趁着他发懵的时间,又装了一盆冷水,对着他的脸又是一下。

   

  “这下醒了没有。”

   

  两盆夹带着冰渣子的冷水下来,再醉的人都醒了,徐父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面目狰狞骂道:“你敢用水泼我!”

   

  常记溪丢了脸盆,动作散漫的掏出素白的手绢擦手,“我只是想好好跟您说话,没有别的意思。”

  她的动作极具挑衅,冷冽漫不经心的语气甚至带着几分匪气。

   

  徐父是出了名的混子,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女人打脸怎么过得去?

   

  看戏的乡亲交头接耳,“这女的谁啊?”

   

  “不知道啊,刚刚好像听见什么老师的。”

   

  “徐混子不是不让他便宜儿子上学吗,估计是学校里来的呗。”

   

  “这女的挺猛啊,竟然敢拿水泼徐混子。”

   

  “嘿,我刚刚听见里面动静挺大,好像是徐混子拿酒瓶砸了这老师,估计是气不过吧。”

   

  “嗳!好好的管他们家什么事啊,这村里谁不知道徐混子是接盘的,娶了人家知青丢下的老婆孩子。”

  男人说完话手蹭了蹭脖子,嘟囔道:“怎么寒飕飕的。”

   

  徐母一把抱住他,嘶吼道:“常老师你快走!”

   

  他轻易挣扎开来,怒火中烧:“他娘的,胳膊肘往外拐,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你只会打女人吗?”常记溪的冷嘲热讽成功刺激他停住了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