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好了伤疤忘了疼
嫦娥小鹅鹅2020-10-15 01:291,928

  常记溪的瞳孔中闪过一丝迷惑,一向冷漠少言的他怎么会这么热心的帮她,实在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李婶问道:“溪溪,你跟陈队长认识?”

   

  常记溪下意识否认,“不认识。”

   

  陈醉虽然与李校长说着话,但是听到这话时眉宇间皱了一下,握在杯上的手指也不禁动了动。

   

  他的细微动作并未引起谁的注意。

   

  李婶见她否认的这般快,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而后又重新扬起笑意。

   

  “常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店吧,我还记得你住的是527房。”他最后的语调微微高扬,嘴角翘起的笑意分外惹眼。

   

  陈醉冷不丁的插了一句话,众人听的是清清楚楚。 

  常记溪不知道他会忽然提起,之前看他的样子都是一副生人勿近,与谁都是划清界限的模样,而且在酒店见面这种话很容易让人产生什么遐想吧!

   

  面对李校长夫妇的注目,她有种被人拆穿的尴尬,双颊泛起桃红,别人以为是喝了酒的缘故,只有常记溪自己知道,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这孩子还瞒婶子。”

   

  常记溪眼神有些闪躲,缓缓道:“陈队长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想起来了,是见过。”

   

  李婶笑眯眯道:“看来你俩还挺有缘分的哈,说说咋认识的?”

   

  常记溪有些心虚,抢先道:“我们就是见过面,但是不熟,不熟。”

   

  陈醉眯了眯眼,常记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飞速的别过眼去,她在心中祈求这位祖宗,千万别把之前的事情说出来。

   

  他抿唇一笑,随之对着李校长夫妇解释道:“对我们不熟,算上这次也就才见过四次面。”

   

  常记溪怎么感觉这话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又好像挑不出毛病。

   

  李婶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紧盯着陈醉问道:“怎么都见过四次面了还不熟?”

   

  她的表情过于专注,就好像在问,都见过这么多次面了怎么还没擦出火花来!

   

  陈醉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她,常记溪坐着有些浑身不自在,只得以吃菜来掩盖。

   

  “李叔,我爷爷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李校长:“怎么,你小子还怕我说你坏话啊?”

   

  陈醉忽然转了话题,李婶便没有再追问,常记溪松了口气,要是她再追问下去,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答了。

   

  一顿饭吃下来,常记溪的额头上出了不少的汗。

   

  李校长一开心就喝的多了,醉醺醺的被陈醉跟李婶扶回了房间。

   

  “你叔儿今天是高兴了,喝的就多了,陈队长真是招待不周了。”

   

  可能是酒精的缘故,陈醉冷硬的下颚线在灯下显得柔和了不少,“打扰婶子了。”

   

  李婶满是褶子的脸堆起了深深的笑意:“陈队长别跟我们客气了,你能来婶高兴!”

   

  常记溪适时道:“婶儿,我先回去了。”

   

  李婶:“嗳好,你小心点啊。”

   

  常记溪应了一声。

   

  她转头道:“陈队长你也喝了不少,要不今晚就在这儿住下了?”

   

  陈醉拒绝了李婶的好意,招呼了一声便也走了。

   

  外面依旧是天寒地冻,夜黑路滑,路灯极力的用着它形同蜡烛的光芒,为行人照亮一寸光明。

   

  有了昨日的前车之鉴,常记溪不敢走快,脚步慢的蜗牛都能赶上了。

   

  她呵出一口热气,寒冷的风毫不留情的灌入了她的口中,不过出来不到两分钟,鼻子就被冻的通红。

   

  可能是方才喝了点酒,身上倒是不觉得冷,刺骨的风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常记溪的目光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脚下,有一个影子出现在她视线中,她原先以为是路人,走了十多步后发现这个人一直跟着她。

   

  她有些奇怪的回过头去,不料身后的那人也学着她看脚下,等他视线里出现一双脚时两人就撞上了。

   

  常记溪愣愣的没有躲,就这样以拥抱的姿势落入了陈醉的怀中。

   

  常记溪根本不敢想他的怀抱温不温暖,连忙抽出身,离他两步远,脸热的温度都可以煮鸡蛋了!

   

  周围死一般沉寂。

   

  他的脸色很难看,黑色的眼珠子亮的瘆人,唇紧紧闭着。

   

  听说这个年代的男女关系都很保守,看他的样子该不会连女孩子都没抱过吧?

   

  常记溪连忙解释道:“我不知道你在后面。”

   

  陈醉瞥了她一眼,冷淡的“嗯”了一声。

   

  好冷!常记溪摸了摸冻僵的鼻子,看人家根本就不在意,那眼神摆明懒得理自己,她还主动往上贴,心中有些懊恼。

   

  但想起他刚刚帮自己挡酒的那一下子,又做不到冷脸转身。

   

  于是她捡了一个不咸不淡的话题:“你回酒店?”

   

  陈醉盯着她的头顶,喉结一滚动:“不是。”

   

  嗯?常记溪明明记得他刚刚说的是回酒店。

   

  陈醉:“刚刚是诓李叔的。”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居然有点怪怪的。

   

  常记溪哦了一声,道:“那我先走了。”

   

  陈醉点点头。

   

  常记溪走了几步,依旧看到他的影子还跟着自己,她皱了皱眉,停下了脚步,扭头问道:“你家也在这个方向?”

   

  陈醉戏虐说道:“对啊,常老师不会以为我是在跟着你吧?”

   

  常记溪脸色红了又白,她蹬了他几眼没好气道:“没有,再见。”

   

  陈醉见那个加快脚步的身影,唇角的笑意渐深。

   

  “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四周安静的只剩下风声,他的声音不轻不重,常记溪听的很清楚,她脸色潮红,脚步慢下许多,但比之前仍然快了不少。

  陈醉则不紧不慢的走着,眼睛盯着那个落荒而逃的影子,心情多了几分愉悦。

   

  常记溪直到走进校门口都没有往后面看一眼。

   

  陈醉亲眼看着她进了校门,脚步没有停下来,因为他家的确是这个方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