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往生崖(上)
酌酒2020-04-22 16:322,870

  “看来这些年,总有些不自量力的。”钟舍打量四周,没有前因后果的感慨了这么一句。

  “帝君你的意思是这之前也有人来过?”逐鹿听钟舍的意思应该是如此。

  “嗯,你看着崖口的脚印还挺新鲜,但看样子恐怕是有去无回的系列,已经给那几个凶兽当了口粮。”钟舍弯下腰查看了一番很是确信说道。

  “死了?”卯兔星君紧张的哆里哆嗦,惊恐的看着钟舍,

  “那自然是,不过也得感谢这几位好汉,这凶兽吃饱喝足或许能给我们行个方便,不至于与我们缠斗太久。”钟舍数了数地上的脚印,看来是来了一小队人马想必也是有六七个人。

  卯兔星君颤颤巍巍的往悬崖底下看去,万丈深渊完全看不到底,一阵妖风伴随着凶兽的嘶吼从崖底冲上崖口。

  卯兔星君一个哆嗦,往后一退往逐鹿身后一躲:“这这这……”

  “不过是妖兽吼一声嗓子,你不会以为他们是个哑巴吧,毕竟我这强大气场‘魅力’四射的一定是会感受到了危险。”钟舍十分自恋的自我表扬了一番,那昂着头鼻子朝上秀儿的气质十足,与其那妖娆的美颜放在一起还真是别有一番韵味……。

  “卯兔星君,要不你还是留在这牙口吧,这里相对安全。”逐鹿见其那恐惧的样子轻声问询。

  卯兔星君摇头:“不,我很你们一起下去。”

  “确定?”钟舍挑眉,好像是一副是看好戏的样子。

  “帝君,你就莫要在拿卯兔星君开玩笑了,卯兔星君是文官哪里见过这样的凶兽,下去我会将其看护好。”

  “好吧,好吧只要不给我拖后腿就行,不然万一挂了彩,我还得和那老东西解释,不免还要被你家东华嘲笑。我可不想看到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着实可恨。也不知道他那一把年岁了怎么还跟个稚子一般。亏得他还是曾经的天地共主扶桑大帝……”钟舍小声嘀咕,最后摆摆手,表示准备下去吧。

  “直接跳?”卯兔星君不可思议的看着钟舍,心想着这难道不需要准备一下吗?

  “不然?你以为好需要找个绳子?或者穿一身铠甲?”钟舍一副好笑的样子看了一眼卯兔星君,说完便纵身一跃。

  卯兔星君当场傻眼,而逐鹿更是一把抓着卯兔星君跟着一跃朝往生崖底飞去。

  “啊!!”卯兔星君一副忘了自己是神仙的事情,如同自由落体在空中嗷嗷叫唤。

  钟舍抬头看着那不远处的卯兔星君忍不住内心一阵小乌鸦飞过,这还真是……

  “卯兔星君,我还是建议你安静些,别嗷嗷乱叫小心一下去就引起那几只凶兽的注意追着你跑!”钟舍提醒着,见其恐惧中瞪着大眼睛头朝下往崖底冲,心想天上的十二星宿莫不个个都是个傻子?

  逐鹿见卯兔星君那般样子,着实无奈只能用力加快下降的速度追上卯兔星君:“卯兔星君,你这转过来腾云下降就好了。”边说着逐鹿边一把将卯兔星君从倒立的模样正了过来。

  卯兔星君那紧张的瞪的大大眼睛,见自己被逐鹿抓着才逐渐稳定下来,常常的缓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刺激……”卯兔星君羞愧难当,心里恨不得此时就找个地缝钻起来。这实在是太丢人了,自己好歹也是个神仙,如今这番模样还是真给天族丢人。

  “帝君,这往生崖有多深?我们这已经下降了快半柱香的时间怎么还不见底?”逐鹿微微皱眉,对这往生崖的深度感到了震惊。

  “往生崖?有多深?九重天的诛仙台有深吗?”钟舍反问。

  “这哪里知道,毕竟除了犯错被推下去的,谁也不会测量。”逐鹿回应着钟舍的话,明白了钟舍话中的意思,显然这往生崖也是一样没得人闲得无聊在此测量这往生崖到底有多深。

  随着三人越来越接近谷底,这逆向的风也越来越大,偶尔还能闻到一股血腥的气味,卯兔星君抓紧了逐鹿的衣服,惊恐的看着四周。

  钟舍则闭上眼睛,在不断降落的过程中,听着四周细微的声音。

  “注意些,这几头凶兽,有时候可不乖会在接近崖底的峭壁上等食物,莫要贴着崖壁太近。”钟舍提醒着,却猛的瞪大眼睛,果然如他所料这些凶兽都是不老实的。

  伴随着一声凶手的嘶吼,一直巨大得浑身长满狮毛的怪物,面部狰狞四肢细长如蜘蛛一般趴在不远处的崖壁上。

  “躲开!”钟舍对着上方的二人一声喊,自己则飞一般的速度超那凶兽袭去。

  “就让你们这些凶兽,看看我冥府帝君的厉害。”凶兽感受到了强大的冲击,张开血盆大口向其发动了攻击。

  “当年东华不知道与你战况如何,但我冥府帝君可不会输给那个老东西!”说着冥府帝君手中出现一把硕大的刀,泛着黑色的雾气伴随着似乎是地狱里亡魂的哀怨叫喊声朝凶兽袭击而去。

  逐鹿和卯兔星君朝下继续降落,看到钟舍那把两米有余,带着强烈怨灵的刀器心中一惊,这不会就是传说中,历任冥府帝君的法器吧,这着实有些骇人。这来自地府最深处灵魂挣扎的声音,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钟舍在上方和凶兽斗的热闹,逐鹿看着似乎觉得自己和卯兔星君下来有些多余,因为这钟舍与凶兽的缠斗到有几分在遛狗玩儿意思。钟舍的表情带着戏谑,满足。

  “你们别站着,赶紧的下面还有一只等着呢,我看那个不是很凶,或许你们可以陪她玩玩,毕竟这些凶兽也都是上了岁数的现在也腿脚不太好,差不多拿到东西就走吧,我先在上面陪这只“小可爱”好好玩玩儿。”说着钟舍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好像这次到往生崖是让他发泄来的一样。

  逐鹿听着有些汗颜,心想这冥府帝君不会是再跟他们逗乐吧,怎么看这样子他是经常来玩呢?逐鹿带着卯兔星君一直向下终是看到了另外一只,浑身通红,带着巨长无比白胡须的凶兽,身形如虎头有牛角,面部说不出具体像个什么。

  “这凶兽是不是安静的有点过分?”卯兔星君看诧异的看着他们二人对面的凶兽,那凶兽似乎是不打算搭理他们。

  逐鹿也是不解,准备发动共计,赶紧速战速决时一个声音想了,凶兽竟然会说话!。

  “你们要啥?我懒得动懒得打架,这都几十万年了怎么没完没了得,我也上岁数了能不能让我养个老。”

  卯兔星君和逐鹿闻声,傻傻的愣在原地。

  “你你你你,你会说话!”卯兔星君不可以思议的看着那红色凶兽,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小东西,我们好歹也是天地所造,你也太没见识了。怎么还真打算变成老夫的口粮,才觉得合适?”说着凶兽张卡血盆大口打了个哈气,一股来自其嘴中的臭味让逐鹿和卯兔星君一阵晕乎。

  卯兔星君慌乱的摇头:“不是不是……只是……”

  “小子,闻你身上的味道想必是东华身边的,东华那个老东西可还好?”凶兽换了个姿势,眨巴了一下自己那满是皱纹的眼睛。

  “额……他老人家挺好的。”

  “祸害活千年,转告他有空来看看老朋友,最好多带些肉!”

  卯兔星君被这凶兽闹得有些稀里糊涂,感觉这与之前所听到有些差别大的过分。

  “小兔子,别以为我这里好混,下面那三只老家伙就会答应,哼那几个可都是贪吃的,做好准备。”说完二话不说用粗笨的爪子,在自己令一条臂膀上画出一条小口子。

  “愣着干嘛!瓶子!”

  卯兔星君闻声,这才急急忙忙的拿出那小小的陶瓷罐,放到凶兽那细小的伤口处。

  “行了你们继续去找那几个不讲理的打架吧,我打盹。你一定要转告东华那个祸害,我等着他呢。”说完便趴下继续睡了。

  逐鹿有些汗颜,而卯兔星君则抱着那小罐子,傻傻的眨巴着眼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