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哼哼唧唧小团子
酌酒2020-04-22 16:322,444

  东华抱着受伤的团子,直接回了自己磐夕殿,一路上东华的脸色都算不上好,显然是被那鲛人公主傲慢无礼的气焰给惹恼了。

  东华看着怀里的白团子,伸手抚摸了一番那柔软的皮毛,小东西哼唧了一声却迟迟没有醒,想必这惊吓着实让它有些缓不过神来。

  “顾若槐向来护犊子,知道你在天上受了伤真没准会杀上来与那鲛人族公主理论一番,有可能直接对其宣战。”东华深知顾若槐表面上看上去是个慵懒的没什么脾气的神仙,但实则也是暴躁的,这不发脾气可不代表没脾气往往衙役的越久其爆发的力量也便越吓人。

  “你这小腿,看来是需要找医仙要些好的药材养养,别回头落了疤痕不长毛,顾若槐空是要闹翻天的。”东华看着那小小的一处灼伤,微微皱眉。

  其看着白团子,脑子里浮现出白团子一瘸一拐的往顾若槐身旁蹦跶,然后那老石头一副不可一世剑拔弩张的要跟他理论的模样。东华遥遥头,打算那充满“戏剧性”的场面叹气,感慨:“还是抓紧一些然你活蹦乱的好,毕竟你那个主子,是个谁也招惹不起的主,还真怕他做出些什么事情,惹得四海八荒不得安宁。”

  白团子,迷迷糊糊之中听着以为是在做梦,心想着就那个一脸不正经的神仙?还有这通天本事?

  回了磐夕殿的东华,吩咐人准备了软垫,让人去寻医仙元化来让其给白团子开个方子,准备些膏药,好让其赶紧好转。

  白团子睁了眼,已经过了半个多天时,此时医仙元华已经来了,正在端详这她那被烤焦一块皮毛的小短腿。

  “东华公,这小兔子甚是可爱,老夫看了也十分喜欢。这模样别说,比广寒宫那只确胜不少。”小白团子看其离自己那边的近,就快贴到自己身上,猛地一个激灵就要跑,小腿上剧烈的疼痛让其发出一声吱吱的尖叫。

  “小东西,你可不能乱动,这鲛人族的冷火有毒,你且先安稳着让老夫看看。”说着元化从自己带来的药箱里拿出一根细细的银针,准备给白团子扎上。

  白团子惊恐的看着,想要逃跑,应在了东华眼里。

  “罢了,我将它抱住,你在失针这小东西方才受了惊吓多有些惊恐会乱动。”东华将其抱住按住其小小的身板。

  白团子看着自己被管制住手脚,心里愤怒不安的扭动身体,发出各种警告的声音,显然这方才在鲛人小公主那里感受到的威胁让他对周围的人都带了几分警惕和警醒。

  “小东西,你老实点。”东华出言警告,却一个没抓住被白团子在虎口处狠狠的咬了一口。

  “东华公!”医仙一下子惊了,但有的看着白团子咬着东华的手不松嘴。

  “罢了,也不疼,你就这样给他失针吧,等不疼了也就松嘴了。”东华面无表情的说着,看着那白团子惊恐凶神恶煞的眼神无奈摇头。

  白团子这嘴下力气不小,已经将东华的虎口咬出了血,白团子见其毫无表情,弱弱的有些心虚再加上那少许的血腥气让白团子心中有了几分恐惧,心想面前的人不会生气把自己炖了吧。

  东华一副不痛不痒,只是看着白团子,就白团子制造的那点伤口在东华眼里根本就五官痛痒,最多就是如同在手里扎了个木刺。

  “吱吱……”白团子缓缓地松了嘴,然后抬着头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元化和东华似乎是差不觉不到危险,其蹭了蹭身体往前爬了爬给东华虎头舔弄一番,露出些许愧疚的神色。

  元化见状笑了:“东华公,您别说您这只灵宠,还真是有趣虽然脾气坏了点但还知道认错。”

  东华闻声摇头:“这哪里是我养的,是长白山那块老顽固石头的,他只是暂时养在我这里过些日子是要带回去的。”东华看着白团子怂怂的模样继续说道。

  “顾若槐那个性子,恐过不了多久就能教出一个混世魔王来,等下次见面或许这小东西就修成人形了,到时候就不能这般捧手里把玩了。”

  元化听闻这是顾若槐的灵宠有些吃惊:“都说这顾上神,与东华公是少有联系的交好如此看来还真是,按传言中以那位上神的性子,会将心意的灵宠暂养您这里,必定时您与其深交的关系。”

  东华听着示意元化,手上麻利些:“赶紧医治好,免得他与我算账你老石头坏心眼子多的人,若这小东西留下点伤疤恐我这里的就不得安宁了。”

  元化闻声一笑:“东华公定是与其关系十分好,才会如此,我往日常去长白山才药寻些灵药精元,总是想能拜见他老人家一次可这都万把年过去了,也未曾有幸见过他老人家一次容颜。想必其是位别有仙风道骨的神仙吧,若有幸还真希望能见上一面将长白上一带管理之如此祥和的上神。”元化是医仙,呈现的年纪不小了还在凡间时,就常常来往长白山对长白的草药情有独钟。

  “仙风道骨?”东华摇头,仙风道骨这词是个不错词,但用在顾若槐身上东华觉得有些浪费了毕竟顾若槐平日是个什么德行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难道不是?”元化边说着边,寻了位置在白团子小腿上失针,这针法快准白团子还没反应已经是稳稳的入阵,伴随一阵酥麻白团子已经感受不到来自灼烧的疼痛。

  “等几日,有机会或许你能见到,不过他会不会装的一本正经,我就不知了。还真该让你看看他,日日泡在汤池里浑浑噩噩的样子。”

  元化没有回话,只是继续认真的处理这白团子身上的伤口,将一瓶白色乳膏状的膏药涂抹在了其伤口处。

  “这是愈合冷火所伤的良药,会涂抹上会有些许凉意,相比小东西会舒服些。”说完元化便将手中药罐子放在了桌面上,转身看向东华的虎口。

  “东华公,您的手也还是上些药的好,虽说只是一般牙齿印但总是不美观。”说完便也在给动画留了一瓶药水。

  “这是给它开的药方子,每日虽水一起饮用三次,便可去除冷火所留下的余毒。东华公没有旁氏小仙就退下了。”

  东华点头示意其可以走了,元化退去后东华抱起一旁的白团子感慨。

  “你是真命好,找了个谁也惹不起的老石头当主子。这今日之事也似乎是该去给天帝提个醒,你就陪本座去当了证据。”说完东华便又是一副傲娇不可一世的模样。

  这一人一兔子,白团子警觉地自己高大不少,心想这东华方才的话,难不成自己真的是被一个非常了得人物捡了?

  白团子仰着脖子看看东华,又看看众人的对门行礼,又仔细思索东华每每提到顾若槐,旁人的反应其内心小小的激动了一把,想着自己可能真的抱一条非常可靠的大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