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兴师问罪(下)
酌酒2020-04-22 16:322,825

  大殿之上气氛十分紧张天帝坐在龙椅上,俯视众人,东华一副闭目养神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几个鲛人族的将领怒不可解,可不论怎么闹腾不论天帝还是东华都一副不爱搭理的模样,等着天兵将星曦殿那位请来。

  星曦殿门前,几个天兵粗暴的推开门,就要带走这鲛人族的麻烦小公主。

  “你们要干什么!给我住手!”之间这鲛人族公主,见这天兵上来拉扯他,愤怒便要发动攻击。

  “星曦上仙,请您配合天帝陛下请您去大殿,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请您不要为难小的们。”这天兵算是这一队人马中管事的,简单交代就要带其走。

  “你给我放开,你们算什么东西。既然是天帝陛下请我去大殿,你们做好放尊重点,不然有你们好受的。可别忘了我姐姐是天帝最宠爱的天妃,就连天后见了她都要谦让,怎么你们几个小小的天兵就干如此粗暴的对待我?小心我让我姐姐跟天帝说让你们跳诛仙台。”

  多么恶毒话,诛仙台是什么地方,那里是只有犯了不可饶恕错误的天族神仙才会被推下去的地方,说白了凡是从诛仙台下去,基本上不能活着就算活着也是要损了仙脉,贬入轮回的。

  “上仙,我劝你还是快些陛下今日大殿上不太愉快,所以请不要再耽误时间一面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天兵忍着怒善意提醒。

  其听天兵如此说,方想不久前他与东华公那翻争执,心中有些嘀咕不会是其到天帝哪里高了自己一桩吧,可心想不过就是伤了只不起眼的兔子,至于吗?

  顾若槐怎么不就是那长白山的山神,除了年岁大了点从未有过功绩,难不成天帝会为了他与自己交恶?她可是鲛人族的公主,天族可是靠着他们才享受着四海短暂的太平。

  “那也且等我换身衣服,这样去见天帝不觉得有失体统?”其从高处昂着头俯视这台阶下的天兵,依旧是一副不可一世。

  “星曦上神,天帝陛下说了请你立刻,马上到大殿不得有误。您如此不配合,也休怪小的们对您动粗。”天兵说着,已经展开了要发动共计的动作。

  “你们可想清楚了,我可是鲛人族的公主,你们天族可是靠着我的族人才控制住四海的稳定,若此时得罪了不怕与我们反目?”眼下她搬出了自己身份,警告众人也是要挟,心想你们几个小喽喽不怕为此被天帝惩罚。

  “既然公主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就请自重您终究只是鲛人族的公主,并非天族的公主您现在所有的特权也是天帝陛下所赐,您若还懂的分寸应该赶紧与去大殿与天帝陛下将清除而非在此处与我们周旋。”天兵们早就对鲛人族忍耐多时,鲛人族仗着自己四海的那点功劳没少给他们天族的士兵脸色,甚至对它们十分恶劣,平日鲛人族其言嚣张让他们这些天族的士兵糟了多少罪?

  “是谁给你这么大胆子,敢与我如此讲话!”其叫嚣着,手中的冷火准备聚集天兵们见状皱起眉毛从手中变化出金色的捆仙锁。

  “小殿下,多有得罪您既然如此,那也休怪尔等捷越。”说完天兵手中的捆仙锁便全部朝其扔去。

  “放肆!你们赶紧给我放开,你信不信我鲛人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捆仙锁,任何仙法都是破坏不了的,除非有拥有其主人亲自打开,或者本身被困住的人拥有极高的法力,上神级别的法力才能将其挣脱。

  眼下这位鲛人族的小公主显然是没有这样的法力和本事的,一个修行不到家的鲛人族小公主不过是靠着族群的优待才有了眼下上仙的位置,论本事还不如一般的仙子。

  天兵没有给她任何的好脸色,使劲儿将那捆仙锁收紧:“小殿下,这捆仙锁您越是想要挣脱,只会越困越紧您若是想早些脱离这罪受最好还是不要无畏反抗的好。”说着这领头天兵便挥挥手,大声一喊:“带走!”

  就这样其被几个天兵,用捆仙锁绑着,生拉硬拽的往大殿拖去。这鲛人族的小殿下哪里经历过这样的羞辱,气愤一场脸色及其难看,嘴上不停的交换。

  “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

  而天兵们呢?自然是装作压根没听到,一副随你叫喊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您若是有本事就自己挣脱跑去大殿告状。

  这一路上,仙娥仙童们看着这前所未有的架势,纷纷震惊窃窃私语,而路过见状的各路神仙也是十分诧异,这个在天宫肆意妄为的鲛人族小公主怎么会被天帝的亲卫天兵绑着就往大殿拖。

  那种异样的眼光,让这位小公主十分羞耻,仿佛收到了极大侮辱,嘴里骂骂咧咧的样子全然不是一个公主该有的。

  而有些原本就早已看不惯,鲛人族在天族肆意妄为仙者就显得高兴地多,心想总算是恶有恶报,这样在天宫闹事儿的人版就该早早的了断。

  “我告诉你们,我可是鲛人族的公主,就算我有错天帝也不可能真的对我怎么样,我告诉你们您们这样一轮,羞辱我一定会付出代价,我一定要千倍万倍的讨回来,我要你们死!”恶毒的言语,难听至极一路上闻声的仙者都对其投去厌恶和同情的目光。

  厌恶她的行为,同情她的无知与愚蠢。

  鲛人族公主又如何?不过就是四海一个小小部族统领的女儿,若不是仗着自己这些年在四海有些战功还能猖狂到今日,速滑说的清楚明白,任何事情都是有好有坏的,一定要有自知之明不可狂背。

  天帝可以给他们荣耀,那自然也是可以将这一切化为乌有,鲛人族有功又如何?这些年他们那些功绩早就被自己作没了。

  如今数来,鲛人族哪里还有什么功劳,倒是搞得各处怨声载道,这个小公主顶着九重天星曦上仙的职务可几乎是一点正事都没干过。

  自作孽不可活,况且今日她对东华公那毫无礼法,狂妄自大言论早就通过小仙娥、小仙童们传了个七七八八,这天上地下有几个敢对他老人家口出狂言的,恐她是第一人。

  东华公掌管神仙仙籍,且负责晋升等一切事物,若当初不是天帝非要东华给他个面子,这星曦上仙的位置哪里轮得上她。

  一炷香的时间都快过去了,大殿里还没有鲛人族小公主身影,天帝的怒气越发的大了,重重的怒拍桌案。

  “这是请不动?鲛人族好大的面子,是要本座亲自去请吗?”

  东华闻声,只是淡淡的长长的呼气:“天帝,你急什么不过是一炷香,我们等着相比是小殿下女孩子事多总要打点一番才能来。”东华这话算是火上浇油,毕竟天帝可是天上最大的神仙,哪怕他在敬重东华但最终许多事也是要天帝说了算的。

  一个小小的上仙,一个不过部族统领的小女儿,都算不上正经公主竟然给天帝脸色看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好一个打点,让你我如此等,这里哪一个不是她的长辈竟如此不知深浅,我看是该送回鲛人族好好调教。”天帝的脸色难看的厉害,鲛人族的将领们虽然傲慢无礼,但这显然不在自己地盘且不知道天帝和东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也不好继续争执,只有方才那年轻将领一副不耐烦。

  “你们天族的女人出门况且要打点一番,怎么我们小殿下就得呼之来招之去?”

  东华闻声,睁开眼睛:“哦?那以你的话意思是?在鲛人族你们子女也都如此?还是你们的都如此对待你们统领?我怎么记得鲛人族统领胡梳理特别讨厌等人呢?”东华便说便做起身子,想着几个天兵带着捆仙锁一路拖着捆来也差不多了,便再次强迫症属性的抖了抖衣袖端坐起来。

  “小团子,你有好戏看了。”东华小声的对白团子说了一声,露出以骇人的笑容这显然东华是要整治人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