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鬼手(上)
程十三2020-04-10 17:093,413

  一夜无话。

  隔天,没见到俞桑君。

  萧和不是喜欢到处乱逛的人,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大多都是自己在画室里画想画的东西。

  大约是因为俞桑君这么个活神仙来到家里了的原因,萧和破天荒的不想画景色了,他画了个人。

  人是俊美的人,长发及腰,长袍加身,姿态慵懒的在一棵覆满霜雪的树上朝下俯视,神情清冷,容颜绝世——正是萧和第一次见俞桑君时候的情景。

  这一幅画,便整整用了三天才完成。

  萧和也是整整三天没见到俞桑君的人影。

  萧和也知道俞桑君作为一个神仙,来到人界肯定有要事要办,一定忙的很,但不知道为什么,往常一个人待惯的画室,这个时候却莫名的觉得空荡了起来。

  说来也怪,俞桑君才来了不几天,可他居然就这么适应那个人了。

  忽然电话响起,对面传来孟安娜笑嘻嘻的声音。

  “萧和萧和,你来我家里玩啊,我男朋友听说我有一个画家朋友,很想见见你吃个饭呢,顺便给你看看他送给我的新玩意儿。”

  萧和便想,闲着也是闲着,去看看也没什么。

  但他又想起了一个问题。

  “你不怕你男朋友吃醋吗?居然邀请我一个大男人去你家?”

  “哎呦,不怕,我已经跟他说你是gay啦。”

  “……”

  这种借口真的……太伤人了点吧?

  萧和欲哭无泪,答应了下来,随即便动了身。

  毕竟不光是去看孟安娜,也是去拜访另一个收藏家,礼节还是要注意的,萧和买了一些价值不菲的礼品便开车上了门。

  孟安娜现在住在艺术家的家里,那是一栋有着欧洲中世纪风格的小别墅,庭院里有一个罗马战士的雕像,外面的铁门上也雕刻着造型精致的八十世纪上海流行的太阳花,可以看出艺术家是真的很喜爱这些古旧的元素。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萧和总觉得这个房子有些怪,又说不出哪里怪。

  明明走了一路,都是清朗的天气,偏偏一进入到这院子里,就感觉天气变了,透着几分阴沉。

  萧和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不出所料是孟安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一会儿功夫心情明显不怎么好,似乎在生闷气。

  萧和问道:“怎么了?不开心?”

  孟安娜的确不开心了。

  “还不是宋阳,他前几天让我请你来交流艺术的,我选在今天,给你打电话之后告诉了他,但他居然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怎么都不出来了,几个意思嘛,一点面子也不给我留。”

  孟安娜看起来真的挺生气的,萧和顿时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于是便想找个借口离开,却没想到孟安娜一把将他拽了进去。

  “算了,我们不理他,我带你去看那把刀。”

  “刀?”

  “是啊,我没告诉你吗,宋阳他带回来的那件艺术品是一把刀,特别特别帅的刀,我相信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造第二把出来。”

  孟安娜说着说着,语气就开始激动了。

  萧和却觉得很不舒服。

  不是因为孟安娜,也不知道她的话,而是因为这个房子。

  一进来便能让人感觉到,很压抑,压抑到让人觉得胸闷气短。

  萧和忍不住道:“安娜,你这房子,应该开窗透气了,有些闷。”

  孟安娜却没觉得。

  “大冬天的开什么窗,冻死人啦,再说了,哪里闷,我觉得挺好的。”

  萧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感觉这么难受,他跟着孟安娜踩上去二楼的楼梯,忽然脚底踩到了什么东西,冷不丁的一个踉跄,萧和忽然就在楼梯扶手的缝隙处看到楼下有一个孩子。

  那是个七八岁大小的男孩子,正蹲在地上抬头看他,他脸色有些白,五官看起来像是外国人。

  萧和刚才踩到的那东西是一颗弹珠,看起来正是那孩子的。

  他便将那弹珠扔下了楼,小男孩刚好接住,捧在手里看了看,继而摆在地上玩了起来。

  萧和注意到那个孩子没有右边的小腿。

  那个位置空荡荡的,而那孩子居然能一直稳稳地用单腿来支撑整个身子蹲下来,真是奇迹。

  “那是谁家的孩子啊?”萧和顺口问道。

  孟安娜随口便答:“哪来的孩子?我和宋阳都不喜欢小孩子的。”

  萧和一愣,再看向楼下的位置,那里空荡荡的,的确没什么孩子的影子。

  萧和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懵,孟安娜也没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把他拽上了楼。

  “我去叫宋阳,你在那边的沙发上等我哈,我今天非把他弄出来不可!”

  孟安娜去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外一阵猛敲,萧和瞅着她居然有一种“雪姨”的架势。

  “开门啊!开门啊!你把我朋友给叫来了你倒是露个面啊!有你这样待客的嘛你!你再不出来我就冲进去了啊!”

  孟安娜敲了半天门,书房里也没有半点动静,倒是萧和坐的很是尴尬,琢磨着自己要么还是走吧,也许今天来的不是时候。

  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看到厨房那边有个女人的影子一晃而过。

  是一个看起来有点憔悴的年轻妇人,瘦骨嶙峋,脊背佝偻,穿着欧洲中世纪的长裙,裙角黑漆漆的不知道沾了什么。

  萧和注意到她的右边袖口下空荡荡的,竟是没有右手的。

  保姆?佣人?

  萧和一头雾水,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孟安娜那边还没有敲开书房的门,她很愤怒,抬脚便准备踹,也就是这个时候,书房里忽然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说的是外语,腔调很端正,只是模糊不清,让人听不懂里面的人在说什么。

  孟安娜更愤怒了。

  “宋阳你干嘛呢?说什么鸟语,你请的客人来了你倒是快点出来招呼啊!”

  书房内又恢复了寂静,一丝声音也无。

  萧和更尴尬了,上前道:“哪个……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不许回!”孟安娜上了脾气了:“宋阳让我叫你来的,他今天必须出来说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然老娘立马踹了他,不就是男人嘛,老娘这么美,哪还找不到下一个啊?”

  “……”

  莫名成为了导火索的萧和尴尬到满头冷汗了。

  孟安娜的暴脾气向来难解,怎么也推不开门的她干脆往后退了几步,猛地撞了上去。

  萧和看的眼皮直抽筋,连忙拉住她。

  “宋先生应该是在忙,还是不要打扰了,我先回去,等哪天宋先生有空的时候我再来,你看这样好不好?”

  “不好!”孟安娜板着一张脸咬牙切齿:“在忙?鬼才信!他前段时间刚从国外回来,指不定又勾搭了几个外国胸大屁股翘的女人呢,这会工夫没准儿在里面泡妞煲电话粥,姑奶奶一定要搞清楚他究竟又给我戴了几顶绿帽子!”

  萧和眉毛都忍不住跳起来了,又忽然担心起来。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犯了什么病?”

  孟安娜一想,觉得也有这个可能。

  萧和将孟安娜拉到一旁。

  “我来撞开门,你拿着手机,发现不好立马打120。”

  孟安娜点点头,神情也凝重起来,她看着萧和倒退两步,狠撞到门上,又后退,再撞过去。

  男人到底比女人有力量,几下之后,门锁便松动了。

  萧和捂着撞疼的肩膀,一脚狠踹到门上。

  门应声打开,里面的场景却让门外的两个人都呆住了。

  宋阳面对两个人站立,微微低头,往上翻的眼睛看着前方,脸色有些发青,神情木然,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塑。

  孟安娜朝着宋阳跑了过去。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魔怔了?还是梦游?”

  孟安娜刚跑到宋阳身边,宋阳突然间有了动作,他忽然抬手狠狠的推了申苛儿一把,力道之大让孟安娜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萧和连忙扶住倒飞出来的孟安娜,两个人都惊呆了。

  孟安娜一脸的不可置信,伸手指了指自己:“你推我?”

  宋阳木然看着她,唇角忽然微勾成了一个令人感觉诡异的弧度。

  孟安娜又惊又怒。

  “宋阳你是不是犯精神病了,你居然敢推我?”

  眼看孟安娜又要发飙,另一边宋阳的情况又如此诡异,萧和不由得拉住又准备冲上去的孟安娜,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后。

  “等下,不太对。”

  门一被踹开的那一刹那,萧和便感觉呼吸一窒,那是一股让人无法形容的难受感,看不见的力量从宋阳身上散发出来,让他难以抑制的头痛起来。

  遇见过神仙又在灵界到此一游的萧和下意识的便觉得这件事不简单,他当即拿出电话,拨打了俞桑君的号码。

  给俞桑君买了电话,自然是要用来联系的,只是听着那边响了好长时间也没被接通,倒是宋阳忽然抬起了头,朝着两人缓缓走过来了。

  两人顿时同时往后退去。

  因为他们都发现了,宋阳正握着一只手。

  确切地说,是一只手骨。

  那手骨保持着伸展开的形状,手指的部位正被宋杨握在手里,指骨很长很细,可以看出,那只手的主人是一名女子。

  手骨的腕部却连着一把锋利的刀。

  是一把骨刃,刀口锋利,弧度圆滑,其上刻着密密麻麻让人看不懂的符号。整把刀泛着陈旧的褐色,像是被打磨了很多遍,看上去有着一股子浓厚的沧桑的味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